现代短篇小说
这时,李强用坚定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同学们。那目光是在说:我们一定要坚持战斗,决不能失去来之不易的自由。 于是学子们抖擞精神,再次奋战。
我在一旁看到,关键的时刻已经到来。生死一念之间。如果失败,我们来之不易的自由将付之东流,我们将要再次过上那暗无天日的填鸭生活。此刻,一定要有人顶上去的。我当然得顶上去,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由此,学子们告别了洗脑的岁月,进入了一新的纪元。我们要走向社会,自己弄一口饭吃,同时,将那中止的革命继续下去。可是我们很快发现,社会也是一个大监狱,一个洗脑大本营,一个资产阶级作威作福,无产阶级做牛做马的世界。
老师完全被震住了,她小心的问道:“他们可都是代表当今的先进思潮的耶,反动的话怎么可能进到那样高级的地方去呢?” 同学们也都被我的发问点燃了兴趣,从那死气沉沉的课堂气氛中解脱出来。每个人都试图发表一些意见。
他孱弱的心灵还生出一种幻觉:不活也好,不活就用不着挣命活了,不必逃难了,不必挨刺刀了,不必口朝黄土背朝天了——不活也就不吃苦了,埋在土里多舒展,多自在!谁说死亡不是一场盛大的聚会而生存只是苦难的放逐呢?
喜鹊和乌鸦是平原上最寻常的聒噪者,它们长得像一把小型的黑雨伞,或者一把利落的匕首,油黑发亮地在空中飞过,同样,乌鸦也长得那样,黑黑的长尾巴,尖著嘴巴,一路嘎嘎嘎地惨叫,从我们的眼前得意地飞远。
她懵懵懂懂地,不知绕了多少的冤枉路。她刚刚与一桩奇遇相逢又永别,她的土布衫在春风里细细地发着抖。似乎只有竹篮是认识路的,挎在肘上在茫茫平野里指引着她往家走。
门板上那个女人,缓缓睁开眼睛,她望一望头顶的天空,天上漂著一絮一絮的彩云,云朵的边缘是蓝色的。她望着,而后微笑了,少女菊呆呆地望着那朵微笑,仿佛风里飘来的蒲公英,柔柔地触了她一下。
那是我五岁的时候。 那是正月里的最后几天。 祖父带着我去走亲戚。
“还有另一种,是周期循环式发展。也就是经过一圈的发展后又回到起点。如果用图形来表示的话自然是一个圈。”于是他转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圈。“你们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直线发展还是循环发展呢?”
梅姑瞧见了,抓准了空儿,嗓音一点一滴,从舒缓到急促,似一阵风打草绿大地连天拔起,老者指头细细拨著琴弦,催著琤琤琮琮的弦音绕着场子,流过每个茶客心湖…
父亲经常在餐桌旁对两个儿子说:“你两个给我听好!我再嘱咐你们一次,千万不要吸毒。那鬼东西是沾不得的呀,家有万贯,养不起吸毒汉。”
安宁路地处城区边缘地段,名称来源无可稽考,据说沿袭了二三百多年之久。原先是个偏僻的去处,人烟稀疏,安谧宁静。如今城市日益扩张膨大,己演变为一条车水马龙、商店林立的热闹繁华街道,昔日的安宁景象早己荡然无存。
这场景,如果发生在人民大会堂,一定会在七点钟的新闻联播上停留至少一分钟吧,目睹这一幕的狱警这样想。当然,这里不是人民大会堂,而是中国最神秘的秦城监狱…
这场景,如果发生在人民大会堂,一定会在七点钟的新闻联播上停留至少一分钟吧,目睹这一幕的狱警这样想。当然,这里不是人民大会堂,而是中国最神秘的秦城监狱…
往山下瞧去,原野里错落着屋舍、树木、麦田,那条溪流在村子边上画了一道弧线,溪边一排红色的枫树隐约可见,归德乡果然尽在眼底…
(shown)原来那月牙儿已移到了屋前,照得驴厩里一片雪亮,远远的可以看见那黄鬃驴儿正偏著头沉沉睡着。这驴儿模样我还记着,懂事后,海二叔就赶着驴儿,带着我驾着驴车穿江越岭,九村十八镇的奔波,输运归德乡方圆几十里山川间的农产事物…
在洁的印象中,奶奶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一个人常常在夜色浸透大地以后,周围再也听不到一丝丝声响和屋子里再也见不到一点点光亮的时候,悄悄的拉开窗帘,透过窗户久久的仰望着深邃的夜空,仿佛在与夜空诉说着什么,也仿佛在期盼着甚么。
(shown)忽地,听见旷野里传来一声唱曲儿,觉著熟悉,再仔细听去,像是梅姑的腔调儿,唱得可字正腔圆:“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
(shown)橘黄色的太阳已染成了紫红色,眼看就要坠入山坳里了,小箭子一时想着这世界甚是奥妙,觉著自己一路走来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
没有哪个国家的公民,在该国政府管辖下的土地上居住,还要办理暂住证,中国大陆例外。以下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一笑而过。
宇宙的中心有一颗美丽的星球叫“蓝星”,蓝星上的人都是神之子。亿万年来,邪王红魔一心想霸占蓝星。在宇宙面临毁灭的世纪末,它趁机带领红魔军攻占了蓝星上的“天朝国”,并把天朝国改名为“红朝国”,立蛤蟆精变成的人形当假国王。蛤蟆精暴戾无比,杀人无数,并且对天朝国内的修炼人赶尽杀绝。
不久,波特医生带来先进的医疗仪器,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结果都是摇头叹息,妈妈突然情绪失控,立刻起身转头过去,面向黑漆漆的窗外,泪水决堤而下,却正好面对着佩姬。
认识他是在一次文友们的聚会上。他个子不高,有点拘谨木讷,不起眼的样子像他朴素的衣着,黝黑的面孔嵌著一双慈善的眼睛。农民?修理工?生意人?猜不出他的年龄和职业。
坐在湖边石凳上,看着粼粼湖水跌满霓虹摇曳的光影,渐渐变幻成水姐妩媚的脸蛋扭曲著漫过来,破碎了,又漫过来,又破碎了……九叔感到有点好笑,同时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
这天,儿子放学后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空白信纸,说是园长让家长提意见的,写好明天交。呵,教书育人,虚怀若谷,确是名校名园作风。我颇欣慰儿子就读于这所小有名气的私立幼儿园。
当一群小学生吱吱喳喳地雀跃在村路时,李奀已经准时地出现在王老七的家门口了,他抱膝坐下来,他一言不发。这是第五天了。王老七儿子背著书包出来,瞥了李奀一眼,慌忙拉上了门。王老七的老婆出门买菜,啐了一口痰,悻悻地瞪了他一眼。李奀是来替母亲讨债的。
婚礼很快传遍整个水獭世界,道贺的亲友络绎不绝,把水獭先生的家挤的水泄不通,水獭先生为了炫耀娶到美娇娘,便请人在水中孤岛盖了一座华丽雄伟的宫殿,其实是座囚禁新娘的地牢。
老人颤巍巍、喜滋滋地拎着猪肉边走边喃喃自语:哟,到底还是亲儿好啰,要不这肉就买不成了。养儿没白养哪!——她惦著一个多日不见的老姐妹。
像往常一样,她又背着冰棍箱出门了。巷口木棉树上的蝉儿“呱呱呱”地鼓噪著,仿佛在解读她心底的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