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短篇小说
上世纪90年代,心地单纯的小刘大学毕业分配到镇政府当文员,因为先人一步拿到驾照,公务中有时也兼司机角色过把开车瘾。一天,镇上要传达上级关于整顿机关作风,加强效能管理会议精神。于是镇委龚书记交代说:小刘呵,明天有个会议。今天下午你开上面包车去接回单镇长。一锤敲两处,其他在城里住的同志,方便的话你也接一接吧。
想起了那洪荒的故事。那是极高之灭劫前,我与我兄长自极高界的宇宙作为圣王的左右护法跟随圣王下世。
周六过去了,期盼可口的羊膻味在滚热大锅上混合浓烈药香沁人心脾,空气中弥漫着许多欢声笑语的日子到了。大义星期天一大早拾掇齐整,在家等著办公室的通知。快到中午了,却还不见动静。
风雷激荡的年月终于将斌叔“海一样的烦忧”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改革开放年代的斌叔混职于水产部门,爱岗敬业、与时俱进且颇有几分古文功底的他颇得人缘。劳动之余,斌叔信手拈来的打油诗、脱口而出的小幽默,简直就是大伙免费的精神调味剂。
秃笔一支舞春秋。仅以我近十年陆续创作的十则微型小说,献给我苦难故土和故土上梦想纷飞的人们,还有我逐渐成长的心灵......
(shown)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时的菜儿最对味,花儿最娇美,竹笋子也正是肥嫩的时候。村哥哥们就从山上一路采摘下来。敏儿一面说着,只见一群汉子从前面山脚下向溪边奔了过来,雄浑歌声跟着一圈圈扩大…
(shown)恍惚中听到了一串小调儿,老者才从晕眩里醒转过来,发觉已进了一个村庄里,只见眼前红墙白瓦,村人悠闲来去,天空仍然稀疏下着细雪,也不沾身子,却有片片粉红梅花残瓣在空中飞舞,煞是好看,抬头望去,原来那屋后小山坡上植著一排梅树…
(shown)可我一生飘泊江湖,拉琴卖唱只是求个糊口,真为的是寻访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欢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奥妙之处,岂知这正法大道才是人间至宝…
(shown)小箭子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粒碎银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掷去,海二叔急忙叫着:“不要胡闹。”只见那碎银子已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击上了拉琴的老者,还是软绵绵的坠了下来,看得海二叔惊呆了,手里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里念著:“这是那门子功夫,这趟路可没白跑了。”…
雷雨交加的白天,像夜晚一样黑,树猛烈的摇摆,雷声、雨声、风的呼叫、树沙沙的哭泣,混合成悲愤的交响乐。
程玉明的家,远远看去,橘黄色的灯光透过白底花格的窗帘,还带着往日温馨的气息。程嫂坐在床头看《转法轮》,可是她的心并不静,不时地看看门口。突然,传来两下敲门声。程嫂欣喜起身开门。
哦,对了,资料统计出来了,咱们区里有大小炼功点130个,每个炼功点都有专门的负责人,全区共有炼功人员8千多人。
奥迪轿车后面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色刹车线,驾驶位置上坐的人是吕颊善,他愣了,嘴张得老大,双手在发抖。
天濛濛亮,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晨炼完,纷纷离开了。程玉明忙着收拾答录机和法轮功条幅。
程玉明捧著《转法轮》念,虽然念得不那么流利,但态度非常认真。程嫂坐着听,她的病好像已经痊愈了,脸上流露着幸福的笑容。儿子正在写作业,却停下来,侧着耳朵听,点默默地点点头,好像他也听懂了似的。
程玉明怀惴著钱和罗刚给的东西,低着头,加快脚步往家走,撕破的裤子在风里一飘一飘。一不小心撞一个路人。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程玉明坐在后坐上,摸了摸浅色座椅和豪华的装饰,眼里流露出羡幕的神色,随即变得紧张,两只手交叉的摩挲著。
一阵狂风吹进,长长的落地窗帘随风乱舞,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朝窗外看了看,把窗关小了些,他的背影身形矫健,转过身,只见面容方正,神态祥和,他坐回书桌前。桌上亮着一盏清灯,灯前一份稿件,纸已经略略发旧,旧得卷了角,稿件的题目:一个屡次犯罪入监人的新生,标题下面的署名:程玉明。
鸣芝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从大海逆急流而上,到淡水河的河段产卵的鲑鱼,去产卵地好比和秦毅川结婚,巨大冲刷而下致使伤痕累累的流水好比陆叔的怜爱。赵鸣芝的心身觉得疲倦,作为一个纯洁的少女,她无力在两个男人的爱的激流中往返自如,游刃有余。跳出去?她同样无能为力。拒绝陆叔?这是她心里的愿望,可是,面对这个拯救了父亲、情人的可亲的叔父一般的男人,这个似乎没老婆的可怜人把满腔的爱如瀑布般倾泻在自己身上,而却如此彬彬有礼…
在大酒店法国大餐的餐厅,赵鸣芝惊讶的发现,所谓的生日酒会,其实只是自己和陆家寿俩个人的烛光晚宴。陆家寿很有礼貌的为赵鸣芝搬开椅子,自己也在对面坐下。今晚陆书记穿得像个体面的绅士,柔软紫黑西装加白领紫夹白条纹领带,稳重而又活力。
奇怪,市委书记陆家寿最近一直没来电话。在美国纽约一所公寓,刚摘取中国古典舞大赛桂冠的赵鸣芝拨通了薛书记的手机。几分钟后赵鸣芝放下电话,心里喜哀交融,善恶有报的庆幸如清澈的小溪流淌在青山绿野,像盛夏山麓间吹来的凉丝丝微风,让人喜悦清爽;而柔弱和婉的心灵天空自然又为不幸人儿的苦难飘过一片怅然若失的乌云,短暂遮挡了生机盎然的大地上灿烂的阳光。
我看到松林里不像是此时的夏日,而是春朝,我耳边满是灵鸟的歌声,它们喧哗自恣,而我却是一位古装高髻的士大夫,虽是古之大夫,人也有些老态了,我不知道我是谁,而地上遍是三色、五色、七色甚至是九色的鲜花,空气里荡漾著一种如霓霞的光影…
没等七然爷开口,那树下的老和尚已低着眉说话了:七然兄心里的事老衲知晓,您一向行事方正乡里尽知,既有老少英雄相助,就不必过虑了,人生戏梦一场,散戏前自会真相大白,恩怨也应了结。…
小二一脸紧张,把一个手指挡在了嘴前,两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压底了声音,指了指对门的围墙道:“那里就是孙二娘的所在,她早就不卖人肉包子了,现在专卖下水。”
我惊奇的发现,每一幅画都在发出金黄色的光彩,里面的人物和景色好像都活动起来。我看到真、善、忍和法轮大法这几个字,这也是你教会我认的几个中国字。于是我费力的念出声来,我记起了画展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的一句话: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就念起来,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感觉在念这句话时,心里的恐惧消失了…
欣子结婚了,2012年12月30日,她和东京都政府职员本田俊树走进了东京圣玛利亚主教座堂。唐瑞受邀出席婚礼,他看到小阿兰做了欣子的婚礼小天使,穿着天使的翅膀,欢天喜地,循规蹈矩,显得乖巧可爱。看到这熟悉的一幕,他不禁想起六年前和缇娜走进教堂的情景…
人们感觉身体消失了,腿消失了,手也消失了,随着念下去,连大脑也消失了,只剩下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那为镭射晶石加持能量,心里充满安宁、喜悦和正念,这是人类这辈子,第一次以博大的善良无私的正义之意念,第一次以正义的整体呼唤天地的安宁…
整个世界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指挥,秩序井然,人类好像一夜间成熟起来,洗去调皮的粗鲁,没有了平日的喧嚣杂乱。人们的心里有着对死亡降临前不可知的几分害怕,有等待灾祸来临时的几分静默,有逃避毁灭命运的一分侥幸,有奇迹突然出现的一分希望,有世界末日是否已到的一点怀疑,有对另外死后世界的一些盼望。
同时我还要宣布。‘月球净化紧急动员计划’第二步仍必须按原定计划施行,也就是今晚2012年12月21日23时54分到59分,全球的志愿者同时发出纯净正义的正念,加持镭射晶石,为月球更新补充能量,净化月球。镭射晶石已经安装在自由女神像顶部冠冕的镭射器上。
中国“月球净化紧急动员计划”在联合国和世界人民的空前努力下,以惊人的速度在往前推进。第二个星期结束时,已经登记合格的人数为1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