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英雄人物——圣皇唐太宗
中日文化交流《群书治要》名传日本影响深远。唐太宗令集《群书治要》博采六经、历代诸子百家著作,“务乎政术,存乎劝戒”。贞观之治,彰明先王之治,发扬光大。可惜宋代以...
作为中国神传文化鼎盛期的唐代,其繁荣文化就世界而言,可称得上无与伦比。
太宗征战,并非只靠一己之勇。太宗治军之严谨,布阵之精准,临敌之应变,料敌之如神,用兵之出奇,战术之多样,战略之高超,将将之贴切,更兼天意使然,遂使其百战百胜,开创大唐王朝。太宗熟读兵法,用乎于心,审时度势,无往不胜,战功卓著,然只留下极少兵法论著。成吉思汗所言之《唐宗兵法》即为后世所传《唐太宗李卫公问对》。
唐太宗东征重创高丽,战事旷日持久,最终未能灭亡高丽。但此战意义重大,是自三国时期毋丘俭攻破高丽屠王城以来数百年,中原军队第一次真正战胜高丽人,收复了今天辽宁一带很多南北朝时期被高丽夺取土地,为后来唐朝彻底征服高丽打下基础。
松赞干布生于雅鲁藏布江南岸泽当,从小受良好家庭教育及严格训练,成为精通骑射、角力、击剑而武艺出众,又善歌唱吟诗文武全才之王子;十三岁时继任赞普(王),率部南征北战,正式建立统一吐蕃王朝,其疆域在今青藏高原地域。藏族之民本源于古羌族,为华夏民族之先民,与中原华夏子民有着千丝万缕之关联。
这一刻,文武百官和四夷君长皆山呼万岁。自此,太宗对四夷君长颁发诏书时,一律自称“天可汗”,“是后以玺书赐西北君长,皆称皇帝天可汗”。天可汗顾名思义为可汗之可汗,为天下最大之可汗。此亦是天意,中土神州,皇在王上,皇可封王,君临天下。此时,众望所归,唯大唐太宗马首是瞻。
大唐乃中国历史上一个最风云激荡、意气勃发的时代。太宗不光将中原皇朝建成当时世界上最强盛国度,也念念不忘周边国家、民族,因为他们也都是上古圣王后裔;及各个前皇朝在中原结缘、演绎完毕离开中土之众生、民族。
凌烟阁原本皇宫内三清殿旁一座小楼,贞观十七年二月,太宗为怀念当初一同打天下之众位功臣(当时已有数位辞世,尚存者也多已老迈),命阎立本在凌烟阁内描绘二十四位功臣图像,褚遂良题字,皆真人大小,并时常前往怀旧。
公元627年阴历正月初一,大唐帝国改元贞观。正月初三,太宗在宫中大宴群臣,命乐工即席演奏大气磅礡、震人心魄之《秦王破阵乐》。其中之舞蹈部分,亦将“武”、“舞”结合,将沙场征战之“武”融入宫廷之“舞”,使男子阳刚之气尽显在中国传统古典舞中,被后世誉为中国古典舞经典之作。
太宗不但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杰出帝王,在中国书法史上,也取得非凡成就。太宗从小就受翰墨熏陶,虽然半生戎马倥偬,但只要有机会就会挥毫作书。他尤爱王羲之书法,谓之“尽善尽美”,曾下诏重金征求羲之遗墨,并自撰《王羲之传》。太宗书法深得王羲之神髓,笔划爽利,激越跌宕而又浑然天成。其所书《晋祠铭》不仅开行书于碑先河,而且也是难得之书法名碑。
唐诗,亦在唐太宗提倡和带动下走向繁荣。太宗武功政绩不必赘述,在文艺方面亦有相当兴趣和造诣。《全唐诗》小传称他“天文秀发,沉丽高朗,有唐三百年风雅之盛,帝实有以启之焉”。《唐音癸签》云:“太宗文武间出,首辟吟源。”二者对太宗在唐诗兴盛史上地位和作用皆予充分肯定。然论者往往关注其地位及文学思想之重要影响,对其诗歌本身则注意不够。
太宗扶持正教,不计教派。归正儒学,遵崇道家,扶持佛家,并诏示建景教波斯寺,遂使大唐时期宗教信仰蓬勃兴盛,成为中华历史中最鼎盛时期。但对腐儒、烂道及乱佛之举绝不姑息迁就,慈悲与威严同在,致使正信、正教在中土稳固立足,并福泽四方。
贞观十九年(645年),玄奘西行至天竺取经归唐后,太宗令其住锡西京弘福寺,一切经费由朝廷供给,并亲赐《瑜伽师地论》之序,即《大唐三藏圣教序》,成就玄奘译经伟业及千秋功名,也奠定自唐至今千百年来佛家修炼在中土经久不息之流传。
大唐盛世,佛家思想传播亦规模空前,佛经翻译、传播数量巨大,很多人信奉佛法,深信因果而修心向善,社会安定,民风淳朴,正如佛经所述:“佛所行处,国邑丘聚,靡不蒙化。天下和顺,日月清明。风雨以时,灾厉不起。国丰民安,兵戈无用。崇德兴仁,务修礼让。”佛法在唐代广传得益于太宗大力扶持。
唐代道家修炼得以广泛弘扬,求道访道者非常之多。名医孙思邈一生以修道和行医济世为务,造福世人不计其数,被后世称为“孙真人”和“药王”。太宗身边不乏道家修炼真人辅佐,如王远知、薛颐、李淳风、袁天罡等等皆是当时名道。
在太宗大力宣倡下,唐初士僚教育之兴达到前所未有的盛况。然徒具教育结构,缺乏教育内容,与太宗的旨意大相径庭。太宗决定完成经学统一。他的参与使唐初经学研究体现出大一统时代之规模和气度。
太宗带领当朝及身后无量众生,完成奠基人类思维工程的千秋创建,设立人类社会运作的万代标准,太宗广结圣缘,尊崇道家、扶持佛家、提擢儒家、接纳西教,其海纳百川的气概使得百业俱兴,其“贞观之治”开创盛世辉煌。盛唐文化,创建了人类的辉煌。
不同于世上其它国家历史,华夏舞台以朝代更替方式呈现其独有之“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文化”特色。贞观二十二年太宗亲撰《帝范》一书,分君体、建亲、求贤、审官、纳谏、去谗、诫盈、崇俭、赏罚、务农、阅武、崇文十二篇,赐皇太子李治(后为唐高宗),阐述帝王之道,垂范万世。
在《晋书》编修过程中,太宗以万乘之尊,亲自动笔制成《晋宣帝论》、《晋武帝论》、《陆机论》、《王羲之论》等四篇史论。
唐太宗极为重视文字记载华夏舞台朝朝代代历史在铸就人类思想工程中之作用,亲令修成《梁书》、《陈书》、《北齐书》、《周书》、《隋书》、《晋书》六部史书,占清乾隆皇帝所定二十四部正史四分之一。在六部史书的修撰过程中完成一系列正本清源的工程,如史料选取拓展到更为广阔的史类书籍,包括佛道修炼,特异神迹等,以呈现其朝代赋予之特色。
太宗当政之贞观年间,君明臣良,百姓安居乐业,自上而下一派奉天重道、修身养德、谦恭礼让、人见人亲之治世盛况。这个令千秋万代盛赞不休之贞观盛世到底景象如何呢?
唐时中央朝廷方面延续三省六部制。中书省发布命令,门下省审查命令,尚书省执行命令。此三机构分工合作、互相制约的制度称为“三省合议(驳议)制”。其最突出点即是立法、审查、行政“三权分立”。鉴于隋炀帝“法令尤峻,人不堪命,遂至于亡”之教训,太宗主张“宽简刑政,审慎法令”。
玄武门之变后,太宗执掌朝政,武德九年八月八日(626年),大唐帝国首任天子李渊正式下诏,禅让帝位于太宗。太宗力辞不受,致《陈让禅位表》。高祖手诏再表禅让帝位于太宗,太宗不敢再辞,接受帝位。
若太宗果真想夺位,何时不触手可及?时值生命攸关,太宗仍叹息:“骨肉相残,古今大恶!吾诚知祸在朝夕,欲俟其发,然后以义讨之,不亦可乎?”倘有他路,绝不择此。 太宗犹豫不决,众府僚意见一致:“齐王不甘太子之下,谋乱还未成功,已有除掉太子之心。齐王贪得无厌,心狠手毒,没有做不出之事。如此二人得志,恐天下不再属唐!”
大业十三年(617年),太宗谋略,李渊起兵。李渊曾对太宗说:“事业成功,天下都是你所带来,该立你为皇太子。”太宗拜谢推辞。高祖登基,仍想立太宗为太子。太宗坚辞不受。高祖遂封长子李建成为太子,次子李世民为秦王,四子李元吉为齐王。高祖私许立为太子,建成密知之,乃与齐王元吉潜谋作乱。
贞观十二年(638年),太宗陕(今河南陕县)、洛(洛阳)旧地重游,抚今追昔,写下不朽名篇《还陕述怀》: 慨然抚长剑,济世岂邀名。 星旗纷电举,日羽肃天行。 遍野屯万骑,临原驻五营。 登山麾武节,背水纵神兵。 在昔戎戈动,今来宇宙平。 于时海内渐平,太宗乃锐意经籍,开文学馆以待四方之士。行台司勋郎中杜如晦等十八人为学士,与之讨论经义,往往到...
在大唐统一天下的最重要战役中,太宗玄甲军屡以千骑大破十倍于己之敌。武牢关前,太宗又是以玄甲军为前锋,大显神威,三千铁骑直捣敌营,大破窦建德十余万军队,俘获五万余人,生俘窦建德、迫降王世充,唐朝统一大业由此奠定。
自前朝隋炀帝取得政权后,东都洛阳便为全国中心,其地处中原,位于大运河中心。但此时,洛阳已为王世充所占。大唐王朝若欲一统天下,必取洛阳。李渊攻取长安时,王世充正与瓦岗军交战。瓦岗军声威赫赫,但武德元年(618年)九月,几十万大军最后都败在王世充手下。
太宗打败宋金刚后,刘武周见大势已去,逃奔突厥,终被突厥所杀。宋金刚想要集合残部再战,却已难有回天之力,带身边百余骑北走突厥,也被突厥所杀。太原失而复得。河东诸郡所有刘武周控制地域,都归大唐管下。太宗又一次力挽狂澜,拯救李唐王朝免遭覆灭。
在大唐统一天下之主要战争中,太宗或者直接参与其中并起重要作用,或者直接挂帅,特别是亲统唐军打败薛仁杲、宋金刚、刘武周、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几战,皆是唐朝统一过程中最关键之战争,也是形势最危急、战事最艰难之几次大战。太宗重视安抚降众,收罗人才,意义尤深远。太宗因战功累累,后被高祖封为天策上将,位在所有公侯之上。
共有约 3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11月29日,加拿大移民部提醒可申请担保父母或祖父母移民的人,必须在12月8日递交申请。否则,他们将错失良机。移民部9月6日进行第二轮抽签后,已向中签者发出邀请申请的电邮。他们需要在90天内提交完整的担保父母或祖父母申请,最后期限是12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