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徒的故事
到今年2月份,“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已经成立12年了。位于纽约华人聚集地中心——法拉盛缅街的几个“退党点”也已然成了这里的地标。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有...
台塑企业在美国的投资进行得相当顺利,估计总投资金额近新台币5000亿元。台塑企业总裁王文渊表示,其中路易斯安纳州的投资金额预计94亿美元,属未来最新、最大的投资案。
中共和前党魁江泽民在1999年7月发起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后,孙录操也不能幸免,前前后后被抓了三次。每次回到船上后,他都会继续他的甚高频真相广播,而且,这位孙船长还开着一条永远都顺风的船,令人称奇。
2000年冬季的一个凌晨,从天津到日本的渤海海面上,静静地行驶着一条集装箱货轮。突然,在船只间通讯用的甚高频无线电台(VHF)的16频道上,响起了一个清澈、坚定的男声。这声音与其说是呼叫,不如说是播报。他让方圆120海里内的所有船只驾驶台上的值班人员都竖起了耳朵,抬起了头。
从1995年得法到现在,酆雪已经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大约21年了,这期间她经历过童年、少年、青年等阶段,可以说,大法修炼伴随着她的成长。她觉得,在不同的时期,她的修炼呈现著不同的状态。
雪,总是给人晶莹剔透、洁白无瑕的印象。年轻的酆雪,长发飘飘,皮肤白皙,也如冰雪一般清秀动人。她生长于中国北方,目前定居加拿大,或许是北国冬雪赋予了她美好的外形,但她说:“没有大法,就没有现在的我。”
姚远鹰经历了20个月的非法劳教迫害后,终断博士学业,于2013年10月逃亡到美国旧金山。然而,重获自由的她并没有摆脱中共红色恐怖的阴影。2015年12月初,她突然得到一个让人肝肠寸断的消息——她的父母被绑架了!
“2011年10月23日,我永远都无法忘记这一天。我正在朋友家吃午饭,十几名便衣警察破门而入……”2015年7月18日,在旧金山市中心的“7.20”反迫害集会上,姚远鹰发表演讲,回顾生命中最黑暗的20个月,向当地民众曝光中共劳教制度下的残暴罪行。
走近法轮大法,姚远鹰拥有了美满的家庭、幸福的童年,但是在三年后,她的内心充满了迷茫、困惑。那时,远鹰刚上初三。
谁能想到,姚远鹰,这个昂扬振奋名字的拥有者,竟是一位年轻娇小的女生。她的眼睛清澈明亮,见过她的人都会记得,那双眼睛里透著非凡的勇气,仿佛诉说着一段有关信念与坚定的故事。
2001年5月30日,河北省石家庄市的气温骤然下降,火炉天气忽然转为阴冷异常。附近的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了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百姓们议论纷纷:六月飞霜,定有奇冤,而现在还没到六月呢。纷扬的雪花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冤情?
大连女装设计师金明锋在2014年全国时装设计大赛上获奖之后,本来有机会出国深造,但是大连公安局却非法拒发他的护照,让他陷入难局。
今年43岁的女装设计师金明锋的外表,看上去是一个典型的设计师模样。他有着消瘦的身材,脸上带着一副黑边眼镜,西服内常穿着一件花色的潮衫。当他笔挺地站在那里的时候,你很容易想像他在一群高挑的模特簇拥下走上T型台的情景。——是的,那确实就是他曾经的生活;也是他在2014年两次夺得全国时装设计比赛金奖时站在镁光灯下的画面。
文革后期的长春市吉林大学附近,有一伙专门打架斗殴的街头小混混。其中有一个叫大刚的,被众人称为“军师”,因为他歪点子多,凶猛狠辣,是这帮“小生荒子”中很有名气的二号人物。几番起落之后,当年的小混混却成为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是什么让他浪子回头?
1996年是个转折期,6月,中国官媒《光明日报》发表评论文章,首次公开污蔑法轮功;7月,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内部文件,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等书籍。再到1998年的“北京电视台事件”,朱黎明作为亲历者,开始走向捍卫信仰、反对迫害之路。 “北京电视台”事件的主要见证者 1998年5月23日, 被外界称为伪科学表演者的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一档节目公开攻击...
文革后期的长春市吉林大学附近,有一伙专门打架斗殴的街头小混混。其中有一个叫大刚的,被众人称为“军师”,因为他歪点子多,凶猛狠辣,是这帮“小生荒子”中很有名气的二号人物。几番起落之后,当年的小混混却成为小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是什么让他浪子回头?
1993年,中国各大气功杂志刊登了多篇介绍中国法轮功的文章,引起社会热烈反响,作者“朱慧光”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读者来信,他坚持义务弘扬法轮功多年,却像一位闹市中的隐士,很多法轮功学员只知其名,不见其人。
每一天,太阳都会升起。在明亮的阳光中,有一缕金色,属于丁延。 丁延,河北省石家庄市人,美发师。她善良温柔,质朴可亲。她处处为别人考虑,总是喜欢把别人打扮得端庄整洁。有人说:将来的女性都应该像丁延那样。 天安门 1999年10月17日清晨,天安门广场,秋风习习。丁延站在观看升旗的人群中,向东方望去。朝阳灿烂。丁延眯起眼睛,迎著金色的微光,内心...
原本他们打算早上8点出门,临时决定提前动身,避免引起国安的注意。可是三人刚出门,就看到大楼外停了好几辆车,还有一群可疑的人,其中一个厚著脸皮冲他们嘻皮笑脸的。晓丹夫妇镇定地叫来计程车,嘱咐司机:开车多绕一绕,他们没来过广州,想看看当地的景色。
来到广州第二天上午,晓丹、杰夫陪爸爸做体检,这是所有移民人士必经的程序。他们来到美国领事馆对面的保利大厦,走向东门。保利大厦有东西两个入口,西门是国税局,东门是体检中心。有人从国税局出来,举着手机冲王治文拍照,拍完就离开。王治文说:“我们又被监控了,他们拍照可能是在确认身份。”晓丹劝他不要想,她觉得,既然身在陌生城市,怎么可能还有跟踪?
父女分离十八年,终于在北京相逢。原以为团圆在即,哪知道相聚只有八天。八天的惊险重逢,给父女俩带来了莫大惊喜,也让他们频临人生绝望的边缘,王晓丹和父亲将如何面对? 1. 风雨中的小花儿 8月初到达广州的第一天,他们并没有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友好与善意。才下飞机,这一家三口——爸爸、女儿和女婿便遇到了“妮妲”台风。强风与强降雨带来的恶劣天气,几乎赶走了街...
她迄今为止的人生,前一半时光与父亲相依为命,平凡而温馨;后一半时光,她却和父亲远隔重洋,音讯渺茫,更走上一条营救、等待、思念的艰辛之路。2016年7月下旬,美国公民、法轮大法学员王晓丹夫妇重返大陆,准备迎接阔别18年的父亲王治文来美团聚。
北京军事博物馆前面的大院里有一片松树林,1990年的时候,那里有很多人练气功。刚过40岁的铁道部非金属材料公司的工程师王治文就是在那里遇到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 “我知道王治文在那以前练过别的气功。”当时在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一科工作的钟桂春对记者回忆说,“他说法轮功从法理上修炼真、善、忍,以及功理上也不练气、不练丹,而是修炼一个法轮,他从来没有见...
“这么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爸爸表现出的不是惊喜,而是不断地用手上下拍打着自己的心,说:‘你让我太担心了!’”王晓丹说,因为电话监听,她之前没有把自己回来的消息告诉爸爸,她和父亲的见面地点不是在自己的家里,“因为那样太危险了,家里一直被监控著”。 自从1998年出国留学后,王晓丹已经整整18年没有见过她的父亲了。17年前,王治文因为修炼法轮功,并在工作之...
当年,王可非的惨死,激起了亲人朋友、普通市民、有良知的警察,甚至劳教所管教的义愤。长春市的广大法轮功修炼学员纷纷揭露迫害,谴责邪恶暴行。大街小巷都曾挂满真相横幅、贴满不干胶。一时间,王可非被迫害致死案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每一个听闻此事的人,都会扪心自问:善恶是非面前,我该站在哪一边?
多年以后,一位农行的领导回忆说:“王可非,多好的孩子啊!那可是全行最漂亮,工作最好的。”另一个领导也说:“这共产党多黑,这么好的孩子,硬逼着辞职了。”
2016年4月23日上午,在纽约华人居住地法拉盛的第40街上,44岁的绍长勇身穿一件亮黄色的长袖T恤衫,手扶著一个巨大的《转法轮》书模型,站在细雨中,并不理会那不时落在脸上的雨滴。他是来参加纽约市法轮功学员举办的“纪念4.25和平上访17周年”的游行的,这对刚来美国的他是第一次。
宋冰镇定地说:“你们是因为法轮功抓我的,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在国际社会没有思想犯罪!”
2015年6月13日,黄昏,中国吉林省舒兰市北城街道。在一幢普通的住宅楼里,宋彦群静静地躺在床上,目光飘渺。她骨瘦如柴,脸色蜡黄,头发蓬乱。今天,爸爸找人把她从南山看守所背了回来,她终于回家了。室内没有开灯,最后一抹晚霞透过窗子射进来,送来温暖和光亮。宋彦群望着在夕阳中飞舞的灰尘,无力思维。她长吁了一口气,微闭双目。妹妹在哪里?鲜花一般可爱的小妹呢?十六年的...
一位母亲,痛失三个亲生骨肉,那份无尽的悲伤,比海水还深。
共有约 4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川普政府这一系列的“发话”,给人们敲响了警钟。在美国这个民主社会,选举是公民才能行使的神圣权利。川普政府将“选民欺诈”罪提高到有损美国的民主体制这样的高度,这就意味着,从现在开始,犯下“选民欺诈”罪,将被判得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