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
波兰领土一被吞并,苏联政府就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政府的首脑传召到莫斯科,将“互助条约”强加于他们。根据这些条约,他们“邀请”苏联在自己的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紧接着,25,000名苏联士兵进驻爱沙尼亚,3万名进驻拉脱维亚,2万名进驻立陶宛。这些军队人数远远超过了每个理论上独立的国家的常备军。1939年10月苏联军队的进驻,标志着波罗的海诸国独立的真正终...
一百年多前,马克思发表了《资本论》,鼓吹以公有制消灭私有制,半个世纪后共产主义公有制狂潮席卷了全球三分之一面积的国家。 1990年前后,东欧共产主义阵营解体,许多东欧国家又不得不实行“休克疗法”,回归市场经济。一些本来不是共产党执政但信奉社会主义搞国有化的国家,在经历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带来的贫穷与痛苦之后,也不得不开始推行部分自由市场经济制度。
1939年8月24日,得知前一天斯大林的苏联与希特勒的德国签署了一项互不侵犯条约,全世界都感到震惊。该条约的宣布,对世界很多地区造成巨大冲击。这似乎是国际关系的一大转变,但公众舆论对此毫无准备。当时,很少有人意识到,两个表面声称信奉如此对立意识形态的政权何以能连结在一起。
在中共领导人为马克思招魂之际,前美国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指出,所有支持马克思主义的、支持社会主义的人士都忽略了马克思主义让人类付出的代价。
人们可能会认为,现在还有谁信仰共产主义?在当今的中国无论共产党员还是党的各级领导干部都在搞资本主义那一套了。其实不然,共产党为了生存可以任意改变表面遵循的任何原则和规范,因为除了欺骗是它的根本属性外,其余它都不在乎。
以迄今未知的规模镇压社会,是20世纪30年代的显著标志。它也见证了集中营系统的巨大扩张。现今可得的古拉格管理局档案,让人们得以仔细审视这些机构的演变,从而揭示出诸多秘辛,包括其组织结构的变化、大型活动的时期、囚犯人数、他们的经济地位、被据以判刑的罪行种类,以及按年龄、性别、国籍和教育背景的划分。但仍有许多灰色地带。特别是,尽管古拉格官僚机构保存有对囚犯人数的...
这部《宣言》对人类社会的破坏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至少可以说,自它出笼之日起,一直代表着共产邪恶幽灵,强迫和欺骗了几十亿人向它发出邪恶的、跟随其义无反顾下地狱的“毒誓”;同时无情的、从未间断的毁灭著跟随它的、以及它所到之处的人类。
第八章 政治篇:魔鬼在祸乱我们的国家(下) 目录 4. 暴力和谎言是共产主义政治的最重要手段 1)共产极权之下的暴力和谎言 2)共产邪灵在西方煽动暴力 3)共产邪灵谎言笼罩西方政治 5. 极权主义是共产主义政治的必然结果 1)极权主义的实质是取消自由意志,取缔向善的自由 2)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制度 3)纷繁法律为极权铺路 4)利用...
那个时代的学人能否看透中共本质并不抱任何幻想,对个体命运至为关键。
自有人类以来,从未有过任何一篇文章、一本书、即使是一篇讨伐檄文,曾经像《共产党宣言》一样,对人类、对社会和世间的一切,以及对人类所有历代祖先、对宗教、直至对人类各自敬仰的神、佛和上帝会有如此滔天的“仇”和“恨”
卢作孚还是重庆北碚的开拓者,被喻为“北碚之父”。卢作孚的成就跨越了“革命救国”、“教育救国”、“实业救国”三大领域。
今天的世界,政治的概念已经几乎无所不包。一个政策、一条法令、一个政治事件、一宗政治丑闻,都可以搅动社会舆论;一场最高领导人的大选,就可能吸引全球的注意力。大多数人只知道共产党国家实行的是共产政治,甚至认为共产党国家已经在抛弃共产主义。殊不知,共产主义背后的幽灵可以用不同的形式现于世间。无论是共产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乃至当代自由主义、进步主义,都是共产幽灵在人间...
“镇反”运动是“镇压反革命”运动的简称──所谓“反革命”,则是中共权势者用来构陷对方、置人于死地且包罗万象的罪名。从一九四九年至今的近七十年一袅,中共用这个似是而非的莫须有的罪名,残杀、迫害了不知多少无辜的人。 一九五○年三月,中共发布了《关于严厉镇压反革命份子活动的指示》。六月六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三中全会上作《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奋斗...
今天,女权主义观念已经深深植入社会的方方面面。根据2016年春季哈佛公共政治观点项目的调查,现在大约有59%的女性支持女权主义观点。当代女权主义的一个突出观点是,男人和女人之间除了生殖器官生理差别之外,没有其它生理和心理的差别。因此,男女在行为和性格上的差别完全是因为社会、文化原因造成的,从而男女在所有社会、生活领域里应该完全平等,任何男女之间“不平等”的现...
中共建政后,从“反右”到文革,每一场运动中都出现了这样的告密者,一幕幕人伦惨剧相继上演,告密者在种下罪孽的同时也将自己送到了有形无形的审判台上。
知识分子是又一个沦为大恐怖受害者的社会群体。关于他们,现在有比较丰富的资料可得。作为19世纪中叶以来被公认的社会群体,大多数俄罗斯知识分子一直是反抗暴政和心智约束(intellectual constraint)的中心。这一事实说明了他们先前在1922年和1928至1931年的清洗中为何受害。到了1937年3月和4月,一场恶毒的报刊宣传运动痛斥经济、历史和文...
自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现代女权、性解放、同性恋权利等各类反传统运动在西方甚嚣尘上,首先受到冲击的是传统家庭。美国1969年加州离婚法开启单方离婚绿灯,各州竞相效仿,离婚—结婚比率自60年代至80年代增长超过一倍;50年代大约11%的诞生于婚姻家庭的孩子目睹自己的父母离婚,到了70年代这个比率窜升至50%。
世界上几乎所有民族都有其远古的神话、传说,告诉世人当初该民族的神是如何按照自己的形象造就了该民族的人,并为人奠基道德和文化,也给信神的人留下一条回归天国的路。在东方及西方,有女娲造人、耶和华造人等记载和传说。神也清楚地告诫人们,人必须遵守神的诫命,否则神会惩罚人。当人类出现大面积的道德败坏时,神也会出手毁掉人,以保持宇宙的纯洁。全世界诸多民族都有关于大洪水毁...
付出代价最惨重的是波兰共产党。波兰共产党人的情况有点不寻常,因为他们的党是从波兰王国和立陶宛社会民主党脱胎而来。1906年,该党在自主的基础上,获准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俄共与波共之间的联系一直非常紧密。许多社会民主党籍波兰人都转入布尔什维克党内谋求发迹,仅举几例,如捷尔任斯基、缅任斯基、温施利希特(他们都曾是格别乌主管)以及拉狄克。
20世纪60年代西方青年的街头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有一个人对他们的幼稚、真诚和理想主义不屑一顾。他说:“如果长头发对交流造成障碍,那就把长头发剪掉。”这个人就是索尔‧阿林斯基(Saul Alinsky)。他通过着书立说、培训学生、亲身实践,成为最近几十年来影响最大、最坏的变种共产主义者。
在百度百科里,关于赵敏恒的生平,最后一行概括了他在“新中国”的人生:“1955年7月因‘国际特嫌‘蒙冤入狱,1961年在江西逝世。1982年获得平反。”
共有约 114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