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杀人历史
在匈牙利事件发生12年后,苏联坦克开进了捷克斯洛伐克,在那里播散大规模恐怖。1968年的军事干预与1956年的有相当的不一样,尽管目的相同:粉碎一场反“苏维埃社...
苏联的坦克首次进行干预是在1953年6月17日的东德,镇压工人们在东柏林和其它城市自发的起义,抗议政府在工作场所制造的困难的条件。根据最近的研究,在骚乱中和随后的镇压中至少有51人死亡:其中2人被坦克碾压、7人被苏联法院判死刑、3人被德国法院判死刑、23人由于在冲突期受伤不治而身亡,还有6名安全部队成员丧命。截至6月30日,有6,171人被捕,另有7,000...
莫斯科在这个时期所发生的事件,例如在1951年7月完全重组了安全部门,以及逮捕了秘密警察首脑阿巴库莫夫(Viktor Abakumov),引发了第三个假设:就是苏联安全部门的内斗可能在受害者的选择中具有决定性作用,包括与安全部门合作的人以及这些人的刑期。捷克历史学家卡普兰最近指出,“这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就是清算一批与苏联安全机构合作的人及其接班人(如...
第二个假设,在这里提出看来很重要,是有关在镇压共产党人时,普遍的一种反犹主义。对这些审判的分析经常提到“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斗争”。毫无疑问,这个方面,与苏联对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政策的变化有关。在以色列这个新国家的诞生中,捷克斯洛伐克尤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提供武器给哈加纳(Haganah,译者注:是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时期的一个犹太人准军事组...
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发动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导致中国发生了中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大饥荒,将那时的中国变成了人间炼狱,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拖入了苦难的深渊。大跃进给民族造成的损失不是开一次七千人大会就能够弥补的,大跃进给人民造成的灾难不是毛泽东在会上做一次自我批评就能够一笔勾销的,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里出现了各种问题。对这样高级别的共产党人的镇压是怎么形成的呢?在选择受害者时是否有一个逻辑?档案的开放证实了1989年之前提出的许多想法:审判全是捏造的、供词都是通过暴力有系统地提取的、行动是由莫斯科指挥的而且有着疯狂的意识形态背景──最初是反铁托分子,但很快就加上了反犹太复国主义者和反美国的内容。一些事实补充了我们对事件的了解。但是档案的开放也使我们能够...
在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们于1949年6月被警告,有一拨人结伙在共产党内搞阴谋。为了把他们冲刷出去──特别是找到“捷克的拉依克”──在布拉格成立了一个特别组织,由中央委员会、秘密警察和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控制委员会的负责人组成。首批共产党领导人于1949年被捕,首先是第三序列的。但在第一波审判期间,当局只能组织起一个反铁托审判
中共在赢得了受援国感谢的同时,却制造出无数中国饥民,导致数千万没有了口粮和迁徙权的农民在原地被活活饿死。然而,这样一场人为饿死人数最多的悲剧历史,在中共极力掩盖下,很多中国人甚至不知道曾经发生过。
1948年初,罗马尼亚共产党开启了帕特雷斯卡努(Lucretiu Patrascanu)的案子,他是一位知识分子、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1921年年仅21岁时成为党的创始人之一,并在1944年开始担任司法部长。他的案件的某些方面预示着针对铁托的这场运动。帕特雷斯卡努在1948年2月被解职,并被监禁,在斯大林去世一年后的1954年4月被判处死刑,并于4月1...
20世纪的前半期,对共产党同仁的迫害,是中欧和东南欧压迫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无论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还是其任一地方分支都没有停止过对“资产阶级正义和合法性”以及对法西斯和纳粹压迫的谴责。毫无疑问,成千上万共产党武装人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纳粹和法西斯压迫的受害者而离世。
捷克斯洛伐克带来了完美的官僚主义。一些分析人士相信,奥匈帝国官僚机构的深厚给这里的行为留下了印记。捷克斯洛伐克政府给自己提供了足够的立法来使其行动合法化,包括1948年10月25日的第247号法律,批准了设立关押18岁~60岁犯人的强迫劳动营(tdbory nucene prace,即TNP)。
据印度内政部的统计,印度全国发生的91%的暴力事件和89%的因暴力事件而导致的死亡都是由印共(毛)引起的。至2009年7月印共(毛)已制造了6,000多起暴力事件,造成至少3,000人死亡。
于是在刑场上,众毒贩大喊“冤枉”。可是行刑者却冷冷地抛出几句话:“别喊了,喊也没用。冤枉啥?贩卖毒品害人,犯的不就是死罪吗?”
布尔什维克主义和纳粹主义都在20世纪的和平时期建立了营地系统,“丰富”了镇压的历史。就像维奥尔卡(Annette Wieviorka,译者注:法国历史学家)于1997年在Vingtieme Siecle期刊(译者注:法语历史期刊)上的一个关于营地的特刊中指出的那样:在古拉格和劳改集中营(Lagers)被发明之前(先有古拉格),监狱营是战时压迫和隔绝的手段。在...
独裁统治的历史是复杂的,共产主义的历史更是如此。它在中欧和东南欧的诞生有时获得大规模的民众支持,这与粉碎纳粹威胁(的功绩)有关,更与共产党领导人无可置疑的、培养人民幻想和狂热情绪的技巧有关。例如,在匈牙利1945年11月的选举后,由当时的少数党、共产党倡议成立的左派集团,于1946年3月在布达佩斯组织了有40多万人参加的游行活动。
对于共产党政府来说,教会是摧毁或控制公民社会机制的最大障碍。天主教会,由于其组织受梵蒂冈指示,代表着一个与总部在莫斯科的信仰敌对的国际信仰。莫斯科明确的战略是迫使罗马天主教会和东仪天主教会断绝他们与梵蒂冈的联系,并将由此产生的“国家”教会为自己所控制。从苏联领导人和各国共产党新闻局之间1948年6月的谈话中可以理解到这一点,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总书记斯兰斯基(...
要理解是什么让这样的作秀审判成为可能,我们必须仔细思考“公民社会”意味着什么。公民社会随着资本主义和现代国家的形成而演变。作为国家权力的对应物,它也是一支独立的力量。它首先取决于一个需求系统,私有经济活动在其中发挥着主要作用。
1950年,在中共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詹长麟与哥哥詹长炳同时被抓,詹长炳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枪决。
在对以前盟友的政治审判方面,捷克斯洛伐克的所为大概是最纯粹和最愤世嫉俗的例子。该国在战争结束时是胜利者一方,其在1945年后的重建迅速让人们忘记了早先斯洛伐克人曾经与德国的合作,是由于1944年8月底斯洛伐克国民起义反对纳粹占领者才被彻底结束的。1945年11月,由于与同盟国签署的协议,红军被迫撤退,同时占领了西波西米亚省的美军也被迫撤退。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
某些共产党领导人在个别讲话中说“本国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没有苏联式的“无产阶级专政”,通常只是为了遮掩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所遵循的真正战略。这个策略与1917年布尔什维克在俄罗斯的做法相同,压迫也像已经过测试和考验的苏联模式那样随之而来。就像布尔什维克清除他们最初的盟友,如社会主义革命党那样,中、东欧共产党也清除了他们的联盟伙伴。分析人员对这些国家的“苏维埃化...
共产党在新的暴力中发挥了最攸关的作用。其领袖和门徒们往往是布尔什维克教义的忠实追随者,得到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的“加持”。正如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所看到的,他们所有行动的目标都很明确:通过任何必要的手段确保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而党扮演的领导角色与其在苏联一样,从来没有任何权力分享、政治多元化或议会民主的尝试,即使议会制度得到正式的保留。当时的学说把苏联描画成在与...
在中欧,我们在考虑到恐怖的时候,始终要与20世纪上半叶以最极端形式表现的那场战争连在一起。从这个地区开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远远超过了鲁登道夫将军(Ludendorff,译者注:德国一战期间主将)说的“总战争”。 彻底的毁灭成为战争思想的整体一部分,使数以千万计的人受到了影响,阿本索(Miguel Abensour,译者注:法国当代左翼政治哲学家)称之为“死亡...
接下来的是一场以惊人的精度准备的大规模警察和军事行动。超过7万名士兵和3万名警察,加上1,750辆坦克、1,900辆装甲运兵车和9千辆卡车、汽车,以及几个直升机中队和运输机,开始了行动。部队集中在主要城市和工业中心。他们的任务是镇压罢工、使国家的正常生活瘫痪、恐吓人民,而且阻止团结工会的一切反应。
女教师几乎被吓晕,赶紧将毛像撕下来,藏入裤兜中。等她一抬头,发现有两三个监管人员正在向自己跑过来。情急之下,女教师迅速将毛像搓成纸团,放入口中,想要吞下去。
波兰及其邻国最近几天举行各种活动纪念前反共地下抵抗运动的士兵。二战结束,共产党政权在波兰执政后,针对共产党和苏联的大规模地下抵抗运动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这段过去被当局掩盖鲜为人知的历史现在日益受到波兰社会重视。波兰几年前专门为此特别设立了国家纪念日。
“钢铁社会主义”的灾难在波兰持续的时间相对较短,随着解冻的到来,安全部门的战略开始稍有变化。安全机关对人民的控制更加隐蔽。与此同时,安全部队加强了对合法的和地下的反对运动、天主教教会和知识界的监控。
在布拉格政变和南斯拉夫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被降级到“贱民”地位之后,东欧集团国家经历了类似的转变,包括共产党兼并社会主义政党、一党制体系的形成(不管是事实上的或法律上的)、经济计划的全面集中化、按照斯大林主义五年计划的模式加快工业化进程、农业合作化的开始以及对反教会活动的强化。大规模恐怖变得司空见惯。
波兰的政治镇压程度及其采取的各种形式反映了其政治制度的演变。套用一个流行的句式来解释,“告诉我镇压的确切体系,我会告诉你其对应的共产主义阶段。”
在1944年1月4日至5日的夜晚,第一批红军坦克越过了波兰和苏联在1921年确认的边界。实际上,这一边界既没得到莫斯科也没得到西方强国的承认。在卡廷大屠杀被披露以后,苏联切断了与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之间所有的外交关系,借口是波兰人要求让红十字会进行国际调查,而碰巧德国当局也提出了一个类似的要求。波兰抵抗运动判断,随着前线不断推进,救国军(Armia Kraj...
1968年7月16日,许家七口人被发现死于家中。现场显示,房梁上并排悬挂着四具尸体,分别是许父许长家(57岁)、五子许连福(26岁)、四子许连祺(28岁)、四女许连荣(23岁)。此外,五女许连玲(20岁)自缢绳断,卧尸于地;许母王朝臣(57岁)和小女儿许连清(18岁)自缢后,手拉着手,被端端正正安放在炕上。
共有约 40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