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杀人历史
关于苏联国家暴力的使用,或苏维埃政权存在的前半期政府实施的镇压形式,我们不敢妄称,前面的章节对其作了新的披露。历史学家对此类事情已经探究过一段时间了,而无需等待...
湖北利川的大水井古建筑群,三百余年来曾是土司王朝辉煌与荣耀的象征,历史的车轮辗过岁月的风尘,它见证了一个家族的兴衰与灭亡,低吟著近代血染的悲歌。
在政治解冻期间,生活质量明显上升,然而对压迫的记忆仍很强烈,同时活跃形式的争论或异议依然罕见。克格勃报告指出,1961年有1,300名“反对者”,1962年有2,500名,1964年4,500名,1965年1,300名。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有三类公民成为克格勃特别严密监视的对象:宗教少数群体(如天主教徒、浸信会教友、五旬节会成员和基督复临教派教友);被...
在“秘密演说”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实行一系列具体措施,来完成已采取的有限步骤。1956年3月和4月,当局颁布多项法令,针对的是据称因勾结纳粹德国而受惩罚并于1943至1945年被驱逐的各族群“特殊移民”。根据法令,这些人“不再受到内务部的行政监视”。
当然,即便是斯大林死后,也并非一切皆有可能。该体制任意性的主要受害者──因“反革命”活动被判罪的政治犯,并未受益于这次大赦。将政治犯排除在大赦之外,在古拉格特殊营地、河流劳改营(Rechlag)和草原劳改营(Steplag)的囚犯中,引发了多起暴动和反抗。
斯大林之死,正值苏联70年存在的中期,标志着一个决定性的阶段。尽管它并非这一体制的终结,但至少是一个时代的结束。正如弗朗索瓦.福雷所写的,这名最高领导人之死揭示了“一个体制的悖论”。“据称,该体制是社会发展规律的一部分,但其中一切实际上都高度依赖于一个人,以至于他死时,这个体制似乎丧失了它持续存在所必不可少的东西。”这种“必不可少的东西”的一大组成部分就是...
1950年10月列宁格勒事件主嫌被处决后,安全部门和内务部内进行了大量的密谋和反密谋。由于变得对贝利亚本人怀有疑心,斯大林捏造了一个虚构的明格列尔人民族主义阴谋。据称,该阴谋的目的是,把贝利亚起家地格鲁吉亚的明戈瑞利亚(Mingrelia)地区并入土耳其。贝利亚因此被迫在格鲁吉亚共产党内部领导了一场清洗运动。
在所有这些传言的活动中,列宁格勒事件仍是迄今最神秘的。它导致苏共第二重要分支机构的主要领导人被秘密处决。
三年的韩战炮火,卷走了数百万人的性命,刻下深深的创伤和反思。同为军人,在同一场战争中搏杀,中国和美国士兵的命运截然不同。对比双方的伤亡数字、装备及物资补给、战俘及老兵的境遇,鲜明的反差令人慨叹。
8月1日是中共的“建军节”,中共中纪委监察网站推出了特别策划视频《“纪”在心间》,开篇即提到了中共红军当年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过视频没有提到的是当年在其下被掩盖的罪行。 “三大纪律 八项注意”之由来 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三大纪律”的首次提出是在1927年10月。当时,毛泽东在所谓的秋收暴动失败后率领残余部队抵达荆竹山,并打算进发井冈山。为了与在...
据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统计,文革期间死亡人数约173万人,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在其《中国血色百年》中估算为773万人,这个触目惊心的非正常死亡人数,按照中共的说法是“死于革命群众的自发行动”。
毛泽东又发动了一个他称之为“如同镇压反革命斗争一样重要”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斗争”,简称“三反”运动
中共经常把其推崇的斗争哲学,比作历代帝王将相间的权斗,给人感觉好像中国人就是从古到今一直斗,好把“战天斗地”的祸水泼到传统身上。
中共颇喜欢“闹革命”一词,原来有因。“闹”有乱来、破坏、制造运动、不负责任的意味。“革命”源于《易经》,意为顺应天命而进行社会变革。中共继承的是马恩列斯的反神逆天之说,革命就是革人头,在早期的土地革命中,毛泽东将“乱杀苦打抢劫”作为中共闹革命之初心,成为中共日后非法攫取政权和暴力执政一以贯之的原动力。
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的行动主义很快引发当局的担忧。1945年初,犹太诗人佩雷茨.马尔基什被禁止发表作品。关于纳粹对犹太人暴行的黑皮书被取消面世,借口是“全书的中心论点是,德国人在苏联开战,只是企图消灭犹太人”。1946年10月12日,国家安全部部长维克托.阿巴库莫夫(Viktor Abakumov),就“犹太人反法西斯委员会的民族主义倾向”,发给中央委员会一...
今年是俄罗斯末代沙皇全家遇害100周年,俄罗斯有大约10万人集会,悼念沙皇。那段曾经被俄共视为秘密的历史,再一次被人们回顾,共产党的邪恶也再度被人们斥责。
中共有法不依、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也用到了其他人的头上,中共破坏法治不仅伤害法轮功学员,而且也危害了每一个人。中国人民的合法权利没有保障,人们都生活在中共淫威的恐惧之中。要制止迫害,法办迫害元凶江泽民,结束中共给中国人民造成的苦难,只有解体中共,才能让中国真正地实行依法治国,才能还法轮功及广大修炼者清白。
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发生“自焚”事件,中共借此抹黑法轮功。事发后,在当局封锁资讯的情况下,一些西方媒体人发表了第三方调查和评议,佐证了法轮功学员提出的“自焚”乃中共构陷的说法。
1953年1月13日,《真理报》宣布,据称发现了一起由一个“医生恐怖组织”实施的阴谋;该组织最初由9名知名医生组成,后来扩充到15名,其中一半以上是犹太人。他们被控受命于美国情报部门和犹太人慈善组织──美国联合分配委员会(US Joint Distribution Committee),滥用他们在克里姆林宫的高级职位,来缩短安德烈.日丹诺夫(一名政治局委员...
正如近来开放的古拉格档案所显示的,20世纪50年代初是行动强度最高的时期;从来不曾有这么多人被拘押在营地、强制劳动流放区和罪犯流放地。这也是该系统前所未有的危机期。

1953年头几个月,古拉格容纳著275万名囚犯。
因为共产主义公有制从技术上无法实现,也没有任何社会能够承受公有制带来的浪费、丧失责任感、道德堕落。
《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有史以来第一次揭开了共产主义魔鬼的真实面貌和阴谋手段
20世纪30年代,被驱逐者和“特殊移民”的“返回权利”,促成了一些矛盾和不连贯的政府政策。40年代末,这个问题以一种相当激进的方式得到解决:当局认定,1941至1945年被驱逐的人实际上都是被“永久驱逐”。这样,已达成年年龄的被驱逐者子女之命运所带来的问题,就立即消失了。他们和他们的子女也一直是“特殊移民”。
西方人常常以为,极权暴政只存在于20世纪或更早。他们无法想像在貌似现代化的中国,还存在着酷刑、洗脑、活摘器官等法西斯行径。他们常常对中共的专制暴政反应漠然。
建政初年即大开杀戒 中共现罪恶本质
新的大恐怖和更多公开的审判秀,都不是斯大林主义最后几年的显著标志。然而,沉重而压抑的气氛依旧笼罩着战后的俄罗斯。不同类型社会行为的入罪化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在漫长而残忍的战争过后,该政权可能放松控制的希望终究化成了泡影。“人民遭受了太多的苦难,要重演过去,简直难以置信”,伊利亚.爱伦堡(lya Ehrenburg)于1945年5月9日在其回忆录中写道,但他立...
中共建党97周年之际,中共又在标榜自己的“伟、光、正”。政论作家陈破空说,这个岁数近乎百年的世界最大政党,至今仍以土匪、流氓、恶棍、恶霸的面目示人。
租地种田要交地租,租房住要交房钱,贷款要付利息,这是社会常态与经济常理。要把这事说成是欺压、反动,正常人不会接受。有的农民质疑:“向地主要地,把别人腿肚子上的肉割在咱身上能行吗?”
1950年前后,一路靠革命暴力起家的新生红色政权尚不稳固,土改运动和朝鲜战争的爆发加剧了国内民众普遍的恐慌,“1949年末参与接管广州的杨丰后来回忆说:‘当时群众有四怕:一怕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二怕国民党反攻大陆;三怕土匪恶霸打击报复;四怕共产党共产共妻。’”
在1950年6月中共召开的全国政协第一大二次全体会议上,许多民主开明人士讨论《土地改革法》时主张通过政府颁布法令,分配土地,不要发动群众斗争。可是毛泽东却坚决反对。毛主张组织农民与地主阶级进行面对面的斗争,夺回土地。
共有约 29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九评编辑部2018年5月起在大纪元连载《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阐述共产邪灵已攻陷全世界,包括被视为自由世界龙头的美国。回顾近年中共对香港的控制日益收紧,在政治、教育、学术及经济等各方面进行渗透,越来越不加掩饰,具体事实被大量曝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