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杀人历史
整个一系列压制性法律中,包括1932年8月7日颁布的一项知名法令。它在农民和政权之间的战争达到顶峰时,起著决定性作用。该法令规定,只要犯下“任何盗窃或损坏社会主...
“极端的恶常常是难以置信的,因为它超出了你的想像力、认知力和理解力。”这是专栏作家陶东风在阅读读《血的神话》一书后的评论。
土改不仅使地主富农失去土地,而且从全体中国人手中夺走所有的土地产权,中共成了唯一的大地主。中共的土改让全体中国人都没有田产,都成了为中共打工的农奴、工奴。
一九四二年二月开始,中共在其根据地延安发动了一场持续三年的政治运动--延安整风。
1932年至1933年的大饥荒,一直被公认为是苏联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根据现今可得的无可辩驳的证据,有超过600万人死于这场饥荒。然而,和俄国在沙皇治下不定期遭遇的一系列饥荒不同,这场灾难是新体制直接导致的后果。在此问题上反对斯大林的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尼古拉.布哈林,将该体制形容为是对农民的“军事和封建剥削”。饥荒是可怕的社会退步的一个悲剧性例证。这种退步...
中央当局渴望从他们所称的“特殊被流放者”的劳动中,以及1932年以后劳改地(work colonies)囚犯的劳动中,尽可能多地赚取利润。对中央当局来说,遗弃被流放者是不得已而为之。正如监管劳改地囚犯的格别乌官员普兹茨基(N.Puzitsky)所指出的,这可能会被归咎于“地方领导人的过失犯罪和政治短视。他们尚未习惯于将前富农移民的想法”。
1930年和1931年,共有180万3392人被正式流放,作为去富农化计划的一部分。有人或许想知道,有多少人在其“新生活”的头几个月死于寒冷和饥饿。西西伯利亚的档案中包含一份惊人的文件。1933年5月,该文件被西西伯利亚纳瑞姆(Narym)党委一名指导员,以报告形式发送给斯大林,内容涉及从莫斯科和列宁格勒放逐的两个车队6,000多人所遭遇的命运。尽管该文件涉...
放逐行动的特点是,出发地与目的地之间完全缺乏协调。因此,被捕的农民有时被关在临时监狱(营房、行政大楼和火车站)里数个星期。大批人设法从那里逃了出去。格别乌给第一阶段分派了240支车队,每队包括53节车厢。根据格别乌的规定,每支车队包括44辆牲畜运输车,每辆载有40名被放逐者;还包括8节运载工具、食品和被放逐者私人物品(每个家庭限480公斤)的车厢,以及一节运...
农民们只是在整个3月和4月才设法推迟了集体化。他们的行动并未促成一个拥有领导人和地区组织的中央抵抗运动团体建立。因过去10年中不断地被当局缴获,武器也供应不足。尽管如此,反抗仍难以被扑灭。
1989年的调查显示,当地儿童失学率达到88%,10个人共用一床棉被,因贫困接受救济的家庭达到98%,其中文盲为80&……而曾经的学校、医院、游泳池、孤儿院都只剩下残垣断壁。毋庸置疑,残害了无数汉族人的中共,也是残害苗族人的元凶。如果没有中共,朱焕章们的教育兴国梦何至于中断?!
对新近获得的档案的最新研究证实,农村的强制集体化实际上是一场由苏维埃政权向小农群体宣布开打的战争。超过200万农民被放逐(仅1930年至1931年就有180万人),600万人死于饥饿,数十万人直接因放逐而致死。不过,这些数字并不能完全展示这场人类悲剧的规模。这场战争远不限于1929~1930年的冬天。它一直拖延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并在1932年和1933...
文革初期,湖南道县刮起一股“杀人风”,迅速波及其他10个县,在两个月多的时间造成全区九千多人被杀和自杀,震惊全国。
毛死后,敢公开庆祝的地方是在台湾。据报,当时台湾的街头有人放鞭炮、有人贴标语、挂出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等,用不同的方式表示庆祝。
1926年底捷尔任斯基去世后,格别乌由维亚切斯拉夫‧鲁道福维奇‧缅因斯基(Vyacheslav Rudolfovich Menzhinsky)领导。他此前是格别乌创始人的左右手,也是波兰裔出身。到此时,格别乌被斯大林召唤得更加频繁。他正准备对托洛茨基和布哈林发起政治攻势。1927年1月,格别乌接到命令指示它加速划分农村“反苏维埃和具有社会危害性的分子”。
彭湃对中共国的突出贡献就是杀中国人多而狠,而杀人害命最多的就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中共到底是什么,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共产党绝不可信,一旦在哪个地方听信于它,随后面对的就是共产党的张牙舞爪,镰刀斧头当头砍下。
格别乌的日常活动,包括将数以千计的人们判处软禁或关集中营。不仅如此,这个秘密警察机构还参与规模完全不同的具体镇压行动。在实行新经济政策的那些表面平静的年月,从1923年到1927年,俄国周边的共和国——外高加索和中亚——经历了最血腥和最大规模的镇压。19世纪,这些国家大多数都对俄国的扩张主义进行了强烈抵制,只在临近此时才被布尔什维克再度征服:阿塞拜疆是在19...
苏维埃刑罚制度的其它怪异之处,包括存在两个殊异的刑事诉讼系统:一个属于司法性质,另一个则属于行政性质;还包括存在两个拘留系统:一个由内政部掌管,另一个则由格别乌掌管。除了容纳通过正常法律渠道获刑者的常规监狱外,整个集中营网路也由格别乌掌管,留作关押在其专门管辖下因犯罪获刑的人之用。这样的罪行包括任何形式的反革命活动、土匪活动、伪造和由政治警察自身所犯的罪行。
1943年,共产国际解散,而由其资助的中共、东欧共产党开始走上了掌握政权、祸害本国人民的邪恶之路。
他叫董坚毅,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妻子顾晓颖也是留美生。夫妻俩情深意笃,生活优裕,堪称幸福家庭。
从1923年初到1927年底的略少于5年里,社会与新政权的对峙暂告一段落。列宁于1924年1月24日去世。自1923年3月第三次中风以来,他就在政治上被边缘化了。围绕继承权的内斗,在其他布尔什维克领导人的政治活动中占据了很大部分。同时,社会也在舔舐著自己的伤口。
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一般情况下,人们很难把饥饿和恐怖联系在一起。然而,当你看过本文呈现的“极限饥饿”下的人群肉体与灵魂的惨况,你就会相信,原来,饥饿同样可能是“成人慎入”、“少儿不宜”的超级恐怖。
新刑法典中制定的新刑罚之一是终生流放,而如果返回苏联,就会立即被枪决。早自1922年起,这种刑罚就作为一项长期放逐行动的一部分,被付诸实施。此行动影响了近200位被怀疑反对布尔什维克主义的知名知识分子。他们中有很多是参与反饥荒社会委员会的显要人物。该委员会于当年7月27日遭到解散。
1922年6月6日,莫斯科上演这些法律上的滑稽表演数周后,一场自二月底以来就在报刊上宣布的大型公审开始了:34位社会革命党人被指控从事“针对苏维埃政府的反革命恐怖活动”,其中最突出的是1918年8月31日刺杀列宁未遂和参与坦波夫农民起义。被指控者当中包括名副其实的政治领袖,例如以亚伯拉罕‧戈茨(Avraham Gots)和德米特里‧顿斯科伊(Dmitry D...
俄国已知的上次大饥荒发生在1891年,影响了多数相同地区(俄国中部、伏尔加河下游和哈萨克斯坦部分地区),并导致40万至50万人死亡。国家和社会基本上都为了挽救生命而奋战。一位名叫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Vladimir Ilych Ulyanov)的年轻律师当时住在萨马拉──受饥荒影响最严重的一个地区的首府。他是当地知识界唯一一个不仅拒绝参与援助饥饿...
当局似乎在奉行不惜一切代价以饥饿迫使农民屈服的政策。面对当局的这种态度,较开明的知识分子开始作出反应。1921年6月,农学家、经济学家和莫斯科农业协会的大学讲师们成立了一个反饥荒社会委员会。在首批成员中,有杰出的经济学家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Nikolai Kondratyev)、曾任临时政府食品部长的谢尔盖.普罗科波维奇(Sergei Prokopovic...
1921年春布尔什维克政权其它最优先的行动,包括“平定”所有落入农民手中的地区。1921年4月27日,政治局任命图哈切夫斯基将军领导“肃清坦波夫省安东诺夫分子的行动”。有近10万人供他差遣,其中包括许多契卡特别小分队,并配备有飞机和重型火炮。图哈切夫斯基以异乎寻常的暴力,对安东诺夫部队发动了战争。他连同中央执行委员会全权代表委员会主席安东诺夫-奥夫谢延科,大...
在红色政权最后的日子里,当国民党军队逼近时,成村的人挥舞著大刀长矛袭击退却的红军。
在该国的另一端,在旧首都彼得格勒与新首都莫斯科,1921年初的局势几乎一样具有爆炸性。经济近乎停滞,运输系统逐渐陷于停顿。大部分工厂被关闭或因缺乏燃料以半速运作。对城市的食品供应有完全停止的危险。所有的工人都在街上、在周围村庄里搜寻食物,或在冰冷、半空的工厂内闲坐着并交谈。由于要用物品换取食物,其中很多工厂已被搬空。
1920年底,布尔什维克政权似乎胜利在望。白军的残余部队已被击败,哥萨克人也遭遇挫败,马克诺的分遣队正在撤退。尽管对白军的战争实际上已经结束,但新政权与大部分人之间的冲突在日益激化。1921年头几个月,对农民的战争达到高峰。当时,各省实际上并未完全被布尔什维克掌控。在坦波夫省──西西伯利亚的伏尔加河诸省(也包括萨马拉、萨拉托夫、察里津和辛比尔斯克)之一,布尔...
共有约 22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真实人体展”引起巨大争议和质疑,中学教师Trevor Grace认为“这不是艺术,是对人性的侮辱”。新州上议员要求警方和相关部门对展览的合法性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