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党魁面目
甫打完对日抗战,元气大伤的国民政府又面临内战,对手是养精蓄锐八年后的中共军队。国军在士气、武器装备方面都逐渐趋向弱势。 在国际政治层面,国共内战也是美苏两...
很快,在毛反动的“反右”运动中,陈铭枢因为这封上书受到严厉批判,并最终戴上了“右派”帽子,被免除各项职务,仅保留全国政协委员的头衔,在家赋闲。要知道,毛怎会喜欢有人说他“好大喜功、喜怒无常、偏听偏信、鄙夷旧文化”呢?与黄炎培、陈叔通的上书相比,陈铭枢的确还没有看透毛,看透中共。
自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现代女权、性解放、同性恋权利等各类反传统运动在西方甚嚣尘上,首先受到冲击的是传统家庭。美国1969年加州离婚法开启单方离婚绿灯,各州竞相效仿,离婚—结婚比率自60年代至80年代增长超过一倍;50年代大约11%的诞生于婚姻家庭的孩子目睹自己的父母离婚,到了70年代这个比率窜升至50%。
“马工程”的目的是通过整编统一教材的方式,推进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宣传和传播。中共没有说的潜台词就是要全方位地用马克思主义洗脑中国年轻一代。
有人推断,青年时代的马克思曾加入过撒旦教。(1)不管这种推断最终能否被证实,马克思身上的魔性却是显而易见的,那是一种糅合了仇恨、毁灭、暴力、阴冷与疯狂等因素,并且包裹着恶的内核的混合物。
步入大学校门后,在时代浪潮的不断冲击下,再加受到青春期内心危机等因素的影响,马克思原有对上帝的信仰很快便土崩瓦解,没多久,昔日虔诚信神的马克思就变成了一个与上帝不共戴天的渎神的马克思。
中共借卡尔·马克思两百年诞辰的机会将一座马克思铜像送给了他的家乡德国特里尔市,引发各界的争议和反思——马克思究竟给人类带来的是福还是祸?瑞典前首相、现任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共同主席毕尔德(Carl Bildt)撰文说,马克思的理论被历史证明是错的。
许多人只知道成年后的马克思是个有名的无神论者,对宗教始终持敌视和反对的态度,他的“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的著名论断,为共产党国家打压宗教奠定了理论基础,也可以说是宗教信仰在这些国家遭受迫害的苦难之源,但他们却不知道,上大学前的马克思也曾是一名信神的虔诚基督徒。
我对你的许多方面都做了公正的评价,但我无法完全排除这个念头,即你还有利己主义,它可能在你身上超过了自我保存所需要的程度。——亨利希‧马克思
一个控制欲强、自大、虚荣的人,必定也是个好斗的人。马克思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在广为流传的“马克思的自白”中,有一个问题是“你对幸福的理解”,马克思的答案是:“斗争”。可见他好斗到何种程度。
由于传记资料的缺乏,我们对马克思的童年知之甚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从中学时代起,马克思就是一个虚荣的人。只不过他的虚荣与财富和地位无关,而体现为对个人名声的看重和追求罢了。
马克思出生已经200年了,在这两个世纪之中,马克思在人间的形象颇为怪异
一座新建的名为复活教堂中的壁画,描绘了共产主义运动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以及前南斯拉夫领导人铁托在地狱受苦的景象。
如果说自信是优点,那么自负便有点过了,自大则不靠谱了,自大狂就可怕了,而一旦自大狂到了以救世主自居的份上,那简直就是疯狂了。马克思便是这样一个疯子。
中共正在高规格地纪念马克思, 大有铺天盖地之势,又让外界看笑话了。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直指,中共推崇马克思“与知识内容没什么关系,就是为了巩固政权”。
虽说是马克思与恩格斯共同创立了共产主义思想,但在其中起主导作用的则公认是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诞生后,马克思和他的信徒们依此组建了共产党,由此开启了历经兴衰起落,至今已奄奄一息的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可见,马克思与共产主义思想和共产党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正因为如此,研究马克思乃是研究共产主义思想和共产党,研究整个共产主义历史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了解和弄...
5月5日是共产主义鼻祖马克思200年的生辰日,马克思思想所引发的共产主义运动早已证明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在全球反共产主义思潮下,目前只剩下中共·、朝鲜、古巴等这几个共产独裁国家。马克思本人也早已被揭不是无神论者,而是信奉被西方成为魔鬼的撒旦教。大纪元的《共产主义终极目的》一书全面揭示其目的就是毁灭人类,专家推荐值得好好读一读,为自己做一个正确的选择。
最近一段时间,马克思成为中共媒体最为常见的一个名字。这是因为中共高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不仅央视以及人民网、新华网等媒体平台同步播出5集通俗理论对话节目《马克思是对的》,而且最高当局还将在5月4日在大会堂举行的“马克思主义大会”开幕式上发表讲话。在当前面临国内外重重危机下,中共老调重弹,重新推出共产主义的鼻祖马克思,凸显了其内心的不安,而中共领导人沿着...
当前,无论是向德国某地赠送马克思雕像,或是学习《共产党宣言》,都分明是逆流而动,是在亵渎中华传统文化和人类文明,也是对自己生命及灵魂最不负责任的行为。
5月3日,加拿大《国家邮报》发表了Tristin Hopper题为“卡尔.马克思:本来不应有数千万冤魂”的评论文章。作者提醒读者,马克思催生了人类历史上最恶毒的邪恶集合,而这很可能正是他的目标。
马克思在后来的作品《人之傲》中承认,他的目标并不是改善、改组或革新世界,而是要毁灭世界,并以此为乐。
被“马克思主义者”奉为神明的马克思,早年曾经是基督徒,后来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认与撒旦签了契约。其后马克思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后诞生。
很多知识分子,包括胡耀邦在内的体制内改革派,在1986年底还天真地对邓的政体改革满怀希望,但到了1987年,这个希望就变成了泡影。
西方国家领导人曾经对邓小平抱有好感,给予很高评价。这一方面来自西方对中共本质的误读,另一方面也由于邓小平是作秀的一流演员,他对外打造的开明形象十分成功:他是第一个访问西方的中共领导人,在爱丽舍宫用法文高呼“中法人民的伟大友谊万岁”,在日本题词:“向伟大的、智慧的、勇敢的、勤劳的日本人民学习致敬!”在美国,戴德克萨斯牛仔帽、参观休斯敦宇航中心、去福特和通用公司...
中共总喜欢玩“先给人点甜头,再让人吃尽苦头”的伎俩,邓小平是这方面的高手,玩得炉火纯青。
江泽民继毛泽东之后,党魁示范,高层党棍奉行,中下层党徒紧跟,从而开启淫乱“新时代”,终至中华大地淫浪滚滚,乱成一锅粥。
中国人终于发现,共产邪灵主宰下中共政权制造的社会乱象,岂止是“国已不国”,而是早就“人已非人”!
作为过来人的叶利钦和戈巴契夫对共产党、对历史进程的认识,当年苏联精英和老百姓们对苏共的抛弃,是否可以让仍走在保党之路上的中共高层多一些清醒呢?因为任何保党之举都只能是螳臂挡车,不仅是逆天之举,还将做无用之功;不仅将延迟中华民族复兴的时间,也将为自己选择一个不光彩的未来。
这个十分邪恶又很迷惑人的切·格瓦拉,死后被包装吹捧得神乎其神。多年以来,始终有人打格瓦拉的招牌旗号在借尸还魂,令格瓦拉背后的共产邪灵阴魂不散,不断蚕食世界。
他离开古巴,去非洲、南美打游击,想再开辟几个越南战场。他以为,侥幸武装夺取政权的古巴经验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事实上,他鼓吹的是让追随者死无葬身之地的“海市蜃楼”。
共有约 12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日本大阪今天(18日)早上发生规模6.1强震,大阪附近及关西多个地区都感受到强烈摇晃,造成至少3人死亡,超过240人受伤。首相府已设立危机管理中心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