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迫害文化精英
刚到北京上访住旅馆要20块钱,还能住得起,来来走走20块钱就觉得贵了,半年以后就住10块钱店,再半年以后就住3块钱店,后来3块钱的也住不起了。2003年8月,我...
令人叹息的是,迄今北大对这段悲惨、羞耻的一页都不曾进行过反思,而北大的不作为正是中共作为的一个缩影。没有人否认,当中共彻底解体时,所有被中共残害的个体的历史都将被重新掀开——只为历史不再重演。
刘华与其丈夫岳永进2002年开始带领村民维权,揭发村党支书记非法转卖土地及贪腐,遭受到连番的打击报复,地方政府的官官相护,使他们不得不进京上访,期间,她和丈夫被多次抓捕、劳教,刘华还因与导演杜斌合作曝光马三家劳教所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遭受刑讯逼供。
周扬,被称为“文艺沙皇”,在中共文宣领域一度声名显赫。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是大陆文艺界的实权人物,参与和发动了历次文化批判运动,手掌生杀予夺的大权。文革期间,周扬被打倒,被关押9年。出狱后,他痛悔、反思,晚年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
文革“破四旧”,摧毁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道德体系。国宝级文物和国宝级人物,失去了多少!这场对人类文明的空前浩劫,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文革“破四旧”如同噩梦不堪回首,但不能遗忘,那是子孙后代要铭记的历史。
吴泽霖、吴景超、吴文藻,是中国民族学、社会学、人类学界的大师。在中共发起的“反右”运动中,他们都被打为“右派”,合称“吴门三大右派”。当年,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们选择了那一片土地,却不料在劫难逃。
上述教授乐极生悲的例子并不见记载于史料中,如果没有岳南先生在撰写《南渡北归》时的口述史料的收集,这样悲惨的故事大概只能为极少数人知晓,而这样的例子在全国还有多少呢?是谁让知识分子丧失了尊严、人格,是谁让他们在无比压抑后近乎疯狂,始作俑者再次指向毛和中共。
赵紫宸一家的悲剧是众多相信了中共的民国知识分子凄惨命运的缩影,虽然始作俑者是中共,但缺乏慧眼,没有看穿中共也是导致其悲剧的原因。一位位才华横溢的知识分子的陨落,是否可以给当代依旧盲从中共的知识分子以警示呢?
而苏联人热衷创作、传播政治笑话,折射的正是对苏共政权的不满、厌恶。今日中国政治笑话的出现及被广泛传播焉知不是如此?苏联的历史也早已预示,中共也注定在中国人的唾弃声中走入历史的垃圾堆。
本篇概述三位上影厂著名演员的遭遇。他们都加入了中共,坚决跟党走。然而,一片忠心,换来了什么?
1989年,历经磨难的林文铮在杭州病逝,享年87岁。而林文铮的诤友林风眠在文革期间则被打成了“黑画家”,沦为阶下囚,坐牢5年。他精心创作的上千幅画也在抄家时被付之一炬。文革结束后,他获准出国探亲,后定居香港。1991年辞世。
卢作孚还是重庆北碚的开拓者,被喻为“北碚之父”。卢作孚的成就跨越了“革命救国”、“教育救国”、“实业救国”三大领域。
在百度百科里,关于赵敏恒的生平,最后一行概括了他在“新中国”的人生:“1955年7月因‘国际特嫌‘蒙冤入狱,1961年在江西逝世。1982年获得平反。”
错信了中共的“老海归们”,在经历了中共的暴风骤雨后,才明白自己上了怎样的大当,才明白自己这辈子做了怎样错误的选择。1957年“反右”运动后,几乎再也没有在西方国家留学的人回国。不是他们不爱国,而是残暴的中共让他们看清了中共的谎言。而中共的谎言迄今未休,只不过改头换面而已。试问,那些接受了西方民主教育的新海归们,有几个敢于公开批评中共的呢?
燕京大学前校长陆志韦在文革中惨死
三位大师虽然都洞悉了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危害,但不同的选择让他们今后也有了不一样的人生,留在大陆的陈寅恪的命运最为凄惨。而有意思的是,傅斯年、钱穆是毛泽东公开点名批评的几个著名文人之一。
当年的林希翎、谭天荣如是,张志华还有等等,何尝也不是如此?这大概也就可以理解为何当今中国的学术界后继无人,学术水平一代不如一代了。毁了那么多人的中共,迟早要被清算。
夏明翰跟着共产党造反,一心要推翻中国当时的合法政府,把共产主义这股洪水引入神州大地,分明是在祸害中华民族,这样的人算哪门子“英雄”?
他叫董坚毅,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妻子顾晓颖也是留美生。夫妻俩情深意笃,生活优裕,堪称幸福家庭。
在指责声和被苏共新领导层的漠视中,法捷耶夫选择了自杀之路,而他希望葬在母亲墓旁的遗愿也没有实现。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名字也逐渐被世人所淡忘,而他的悲剧在共产国家并非是特例,苏联
诗人死去,梦想黯淡。友爱和善良被狂风席卷,这块大地充斥着罪恶和谎言。
1968年10月5日晚九时许,化学物理所派出由20名彪形大汉组成的“专政队”,全副武装驱车来到萧家,把正在病中的萧光琰抓进“牛棚”。同时,抄走了萧家一切值钱的财物。说是抄家,实际上是洗劫。被劫的财物中,包括甄素辉父亲给她留下的家传的戒指(据说是孙中山送给她家的),被抄家者拿走并变卖了,下落不明。
今天,当我们乘坐以燃油为能源的轮船、汽车、飞机,惬意地享受海、陆、空逍遥游的时候,我们不能忘记一个人,他就是“中国石油之父”──萧光琰。然而,当我们想真诚地向他道一声“谢谢”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已不在人间。他和他的娇妻、爱女,是在那个疯狂暴虐的年代,惨遭灭门的。
最新解密的克格勃档案披露,前苏联著名演艺界人士曾是克格勃线民。有评论认为,尽管共产国家利用秘密警察和庞大线人来控制社会,但对这个制度最后的崩溃瓦解都不能起到任何的挽救作用。
让莫名其妙的“国家利益”稀释、消融六九届对历史的承受,是别有用心的假大空。
在制造了这场灾难的中共依旧统治中国的前提下,对文革以及其他灾难绝无彻底反思的可能,因为反思就意味着对中共和毛的罪恶的揭露,而这恰恰是中共最为害怕的。
大批当年的知青成为企业裁减的对象,被下岗,被裁减而失业,沦为社会中的弱势群体。
张伯驹,启功评价天下民间收藏第一人,耗尽亿万家产收藏国宝,只为“永存吾土”,世人称其比国宝还要珍贵。1956年,张伯驹将所藏珍品悉数捐予故宫、吉林博物馆。故宫博物院顶级书画,近一半出自张伯驹。第二年,张伯驹被打成右派。1969年,张伯驹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年逾70,生活无著,靠亲朋接济度日。
叶企孙、饶毓泰后来都获平反,但他们的死留给人们的印象是强烈的,一个连物理学家都容不下的环境,到底在哪里发生了问题?
中共把正信,传统文化,道德伦理,宗教等一概视为“四旧”和封建迷信加以毁灭,然后植入并灌输党文化。
共有约 20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全世界的华人歌唱家将于今年11月,迎来新唐人主办的第七届“全世界华人美声唱法声乐大赛”。来自神韵艺术团的评委之一曲乐先生,是一位男中音歌唱家,以雄浑沉稳、荡气回肠的歌声打动无数观众的心。他和华人声乐大赛也有着深厚的缘分,既是2007年首届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