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暴力逐平民
中共当局在强推“煤改气”工程中,由于配套不善及天然气供不应求等,在入冬时多地供暖陷入困境。日前,当局对冬季供暖又出新招,计划在城市里建造低温核反应炉,以核能作为...
今年入冬,中共当局的两大“攻坚行动”引起民愤、民怨和世界关注。
日前《中国青年报》头版刊文大谈上海是如何做到既要“摩天大厦”,也要“里弄小巷”,分析认为,这个时候中青报是借上海打北京。
大陆网络敏感词又添新语:“低端人口”。在冬天首都,成千上万的底层民众一夜间流离失所,不少人在寒夜里露宿街头。大批从事劳动业、服务业的低收入者,在“社会主义”的旗帜下,竟然被政府从家中撵出,在自己的祖国成为难民,实乃令人心寒至极的“奇观”。
近日,北京的大清理与暴力驱逐外地人造成当地快递服务几近停滞,然而这种情形也开始蔓延到南方的大都市广州。
北京的一场非“人为纵火”夺走19条人命,随后北京开始了一场清理“低端人口”行动。政论家陈破空分析认为,这把火是北京政府人为纵火,目的是用这样的一把火来制造借口,把那些外地人赶出北京。陈破空指出,这种做法就像当年的纳粹为了清理犹太人故意纵火、江泽民为镇压法轮功而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做法是如出一辙。
该快递公司的职员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要等这个大整治行动结束之后才能收件。因为没有网点收货,肯定会压货,时效不保,好多投诉是不行的。
北京的一场非“人为纵火”的火灾,夺走了19条生命,这样的一场大火,我们看不到任何火灾现场的图片,只能听到中共官方的一面说法。也由此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清理低端人口”行动,据说有328万中共眼中的“低端人口”被驱赶。
继北京后,深圳市龙华区执法部门也发出公告,要求租户撤离。此前,广州市开展群租房专项整治行动,“清理违规住人现场”。传北京强驱外来人员,造成有人自杀、砸车。
北京大兴区大火之后,北京当局实施大规模整治行动,数万低收入及工薪阶层租户被迫撤离。而美国知名杂志驻北京编辑也收到通知,面临必须12月1日前清空搬离的窘境。据报导,当局限令外地人在短期内搬家,导致北京房租快速暴涨、企业运作大乱,北京的物流业与快递几度停摆,影响之广被形容为“北京大清退”。
18日晚北京大兴一场夺取了19人生命的火灾悲剧,却使北京当局驱逐“低端人口”的进程大大提速,数以万计的人在寒冬中被驱赶到大街上,民间的自发援助也遭禁止。在舆论的声讨中,刘淇原秘书、北京丰台区委书记汪先永要求出“实招、狠招、快招”的内部讲话被曝光。
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发生的大火吞噬了19人生命后,官方开始了一场所谓专项大整治行动,不少外地租户被要求在短时间内搬离,再次引发如何安置外来人口的讨论。
有网友发出视频配以解释说,2017年11月底,北京发生大规模排华事件,超过十万华人被强制驱赶,离开租住地,去往何国?此次排华事件,殃及人数远超1998年5月的印尼排华事件。
中共“十九大”闭幕月余,首都北京紧张气氛依旧。一场大火,掀起一场驱赶外来人口、亦即所谓“低端人口”,在摄氏零下的寒冷冬日,数以万计居住在廉租房、地下室、批发市场的租客,正被当局毫不留情地驱赶出城,甚至民间团体提供协助也被官方“找麻烦”。
低端人口,这是中共创造出来的一个词,在中共的眼里,那些低收入、低学历或者从事低端产业的人群,这些人都被中共看作是低端人口。近日北京当局驱赶他们,有网民形容“清理租房的场面就像辛德勒的名单当中,党卫队清理犹太区一样啊,就差上大狼狗了”。
北京当局以排除安全隐患为由强力驱赶被称为外来人口的居民,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这些被某些舆论称之为低端人口的北漂打工人士和家属,在寒冷的冬天里被驱出居住地,无处安身,引起社会强烈反弹。一些知识分子联名上书当局,指责压重侵犯人权。众怒之下,北京当局被迫采取一些措施试图平息舆论。
在天寒地冻中,北京南部的农民工从简陋的住房被粗暴驱逐后,寻找落脚的地方;在泪水和焦虑中,城市中产阶级的父母们因为孩子被幼儿园虐待而气得发抖。他们都责怪和痛恨一个对象:当政的共产党。
一些网民指出,当局以清除“安全隐患”为名进行驱赶,实际的目的是为了控制北京人口,而且借机清查访民。不论是何动机,此种残酷野蛮的做法暴露出中共的冷血无情。与纳粹党卫军不同的是,中共施暴的对象是本国百姓,是拚命劳作、在恶劣的条件下为“第二大经济体”创造财富的草根。
北京大兴一场大火引发全市的地毯式大清查,民众透露政府真正的目的是借此清理外来人口。断水断电、半夜突袭、乱砸乱踹、露宿街头等等,这是目前北京所谓安全隐患大清理的真实写照,民众敢怒不敢言。
北京计划强制驱逐数百万外地人离境,近期除强制拆除市场,驱逐临时住户外,官方还透过司法途径,强制商家歇业,并拒绝赔偿。被驱赶民众在全面信息封杀下,毫无反抗的机会。
北京知识界十多位学者原计划本周二(7月25日)举行“启蒙沙龙”每月一次聚餐,并讨论中国民主化议题,但聚餐遭到便衣人员阻挠,餐厅也借故拒绝提供餐饮服务。聚会者多次变更聚会的餐厅,但仍无济于事。
海外媒体报道说,北京正在拆除一些打工子弟学校,以疏解人口压力。有评论认为,政府应该在目前农民工子弟学校的校址附近出资办学,解决农民工子女的义务教育问题。
罹患末期癌症的大学生魏则西因误信百度广告,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进行“生物免疫疗法”治疗,延误了其它治疗机会最终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强烈关注。事件持续发西酵,5月6日,一批曾接受过“生物免疫疗法”的病人家属,到涉事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门前示威, 有女子遭便衣警察强行抬走。
最近大陆微博在流传一组照片,照片中有两个可爱的小黄人(Minions,或译小小兵)在北京街头卖香蕉,却遭到保安驱赶,这一幕让网民觉得既好笑又心酸。不过,这最后证实是一种行销手法,其目的是为了即将上映的同名动画电影《小黄人》做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