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其正文集
种一棵果树 适时予以浇水、施肥…… ——细心照顾
现代世说新语,许其正最新散文集《捡贝壳》已于本(8)月,由文史哲出版社出版。
这河道现在改称河廊了 曾经被辱称大排 是收纳各家户排放污水的排水沟 当然藏污纳垢 黑不见底,蚊蚋遍生,臭气冲天 那年台风来时
追寻—— 向遥远的地方 向茫茫的未知 热血沸腾地 气喘吁吁地 信心满满地 踩过山 踩过水 踩过荆棘
别以为天空是脏的 它本来是纯净的 后来变脏是人为的  有人告诉我 之所以变脏 是好些人给吐了口水
田园文学大家许其正精选其散文佳作,集为散文集《又见彩虹》,已由文史哲出版社出版。
从小就喜欢追逐 玩着童年游戏 从后面追逐在前面飞奔的童伴 在乡间的土路上 尽最大的力量 大声呼喊
咦?怎么忽然有 小儿在枯褐的枝头 探头探脑? 先是嫩白 然后是嫩黄、嫩绿…
继出版陈福成着《现代田园诗人许其正作品研析》,文史哲出版社顷又推出鲁蛟等集体评论集《心田的耕耘者——许其正的创作岁月》。
劳碌一生 认真做事 忠厚为人 你虽然很快就走了 但是,没关系 不用说对不起
每次走进书里 眼前便不一样了 即使再怎么黑暗都明亮了 即使再怎么矇眬都清晰了
那只牛犊突然出现在我的梦中 赭色的身躯 强壮的四肢 弯弯的犄角 大大的眼睛 还没被穿鼻
曾经枝繁叶茂 曾经郁郁菁菁 曾经结实累累 曾经是坚强的典范 曾经给出许多庇荫
天天爬一样的梯子 到二楼 到三楼 面对一成不变的脸孔 于我,能满足吗? 心中的愿望就只于此?
乘风飞去吧,风筝 飞到更远的地方 飞到更广阔的天地 是欧洲?是美洲?是大洋洲…… 是山?是河?是平原……
鸟儿飞翔着,各种鸟儿 蝴蝶飞翔着,色彩缤纷的蝴蝶 晚霞飞翔着,灿烂辉煌的晚霞
一甲子,一瞬 一瞬,一甲子 那些青春飞扬的日子 多少甜美和欢笑在里头灿亮 历经一甲子的风霜雨雪
矇眬里,是在梦中吗? 还是在当年的农村乡间? 只见一辆牛车缓缓前行 车轮还发出轧轧的磨擦声
向前行进 向前行进…… 已经向前行进多远了 还是要向前行进 已经向前行进多久了 还是要向前行进
陡崖 巨岩 云雾   气喘 汗流 脸白
那一双脚 走在道路上 左脚右脚,左脚右脚…… 或快,或慢 或被挤得站立不稳 仍不停步 跋山涉水 踢过石子 濡湿过,破皮过,流血过 疲惫不堪过 经受风霜雨雪 还是在走 左脚右脚,左脚右脚…… 尽管疼痛 仍然咬紧牙关,坚持不停步 即使全身尘土灰黑 即使疲惫不堪,举步蹒跚 即使伤...
锣鼓喧天。庙前 布袋戏台上正热烈地搬演着 好戏呀!好戏吗? 观众则稀少到几乎没有
那天 在一个路口 我目击了一场车祸: 一个人和一辆大卡车 碰的一声,猛然相撞
海呀  一直扩展过去,扩展过去……  一直蔚蓝过去,蔚蓝过去……  一直劲冲过去,劲冲过去……  
迷路了,在这箭竹林中 试探,试探,再试探 企图突破,寻找出路 却迄无所获 我仍然在这箭竹林中
月琴呀月琴  一提及你,我就好像  眼里看到你圆圆的笑脸  眼里看到当年那弹琴的人  心中响起你那深入人心的琴声
一入夜  你便紧闭双眼双唇    因为夜太黑暗  包藏许多龌龊  不能看?  更不能说?
别看他静静地独自在那里 没有什么动作 其实很多东西是看不出来的 譬如体温,譬如思维,譬如爱…
像一只白鹭鸶 伸长脖子 仰向高远 脖子越伸越长 视瞩越仰越高越远
在我的记忆深处 我的故乡 山明水秀 天青气朗 阳光普照 从小,我就在这里
从1939而来 跋涉千山万水 一脚高一脚低地 一脚高一脚低地 终于感知 叶子褐黄了
共有约 71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