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
中美贸易战风云突变,进了从未涉足的深水区。
面对美国豆农的困境,川普着急,北京欢喜。
7月27日,美国总统川普连发三条推文,直指西巴尔的摩选区的众议员卡明斯(Elijah Cummings)。
所有的选择都有后果,2020年尤其不同。在这两条道路当中,美国选民们,你们想好要走哪条路了么?
一言以概之,就是保护知识产权对美国太重要,关系到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与美国在国际社会领先的科技地位,是美国的国力所系。
仅就贸易战而言,中国现在手中并没什么牌,但中国会“造牌”,最近造了两张,一是朝鲜牌。
但历史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台湾与民进党机会,善用这次香港反送中带来的政治转机,承认执政的失误并承诺今后切实改善民生,才是取胜之道。
从贸易战一开始,我就认为中共在实施“以时间换空间”的持久战策略,以拖待变。
在美国2020大选终战之前,双方即使再回到谈判桌前,也不会有结果。
中国经常发生各种大事,社会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从而导致不少事情很快被遗忘,从2005年至习李接管中央权力这一期间的“灭村运动”就是一例。
新上山下乡之所以会成传媒一时轰传的信息,与国内的政治环境分不开。
民主党“逼川普下台”的黄梁美梦终于在3月下旬结束了。
观诸世界近代经济发展史,从无一国经济在深陷结构性问题的情况下,仅仅依靠外资进入资本市场投机套利就能振兴。
3月15日,澳洲杀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在纽西兰两所清真寺枪杀50人的惨案震惊全世界,
因为距离它应该面世的2011年,几乎晚到了整整八年。
三一重工与华为两家中国公司起诉美国政府至少面临三大不同条件,三一胜诉,华为未必能够胜诉。
本书从回溯中国大外宣的历史入手,分析中国自本世纪初以来形成的外宣媒体本土化策略,以及在此策略推动下的海外“大外宣”布局。
对美中双方来说,此时罢战都算一种明智的选择。
对于美国来说,2020年的总统大选,将成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这两大社会发展道路的对决。
李老是马克思主义者吗?我从来没将他与这个名号联系起来。
2月8日,由保守派创建的能源宣导组织Power the Future发表一篇博文,指出“绿色新政”的实质:当AOC公布了包含细节的解决方案、且她的办公室2月7日发表了一系列论题概述其目标后, 暴露了“绿色新政”其实是一匹特洛伊木马(Trojan Horse),与解决全球变暖没有多大干系,该计划只是以理想的环境政策作为幌子,凭借绿色伪装把社会主义带入美国。
中美贸易战谈判取得的成果会比白宫预期的要小,就是这场“战事”迟迟不能“收官”的原因。
就算被迫签订相关条款,也只被视为“韬光养晦”的权宜之计。
委内瑞拉人民得摒弃自身的左倾及民粹传统,否则就算经历了这场巨大的危机,也难以浴火重生。
中国所谓“六稳”,实际上就是在稳泡沫。
中国经济衰落在2015年就已经开始,中美贸易战只是加快了衰落的进程而已。
2018年,中国之所以失去了美国,从国际大背景来看,是因为全球主义形势正逢逆转之时。
强调“雷曼时刻”,中国人会觉得那是西方世界的事情,情景相对陌生。韩国为纪念1997年金融危机20周年,拍了部电影《国家破产之日》,展现了濒临破产前一周的情景,中国人看起来应该会觉得似曾相识。将它当作给中国领导层看的参考片,也许很有现实意义。
在美国,影响白宫对华政策的至少有四支力量
盘点一下2018年,中国缘何失去了美国,其间颇值玩味。
共有约 5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