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
中共不但把国内法律视为党治的工具,连国际法也同样会玩弄于股掌之中。
那么,川普能不能赢呢?可以作以下判断,在美中谈判中,他不会赢得中共的妥协;但如果他赢得了明年的大选,他也就赢得了调整美中关系的机会,那时候输家只能是中共。
自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搭上了经济全球化的大船,迎来了一段经济繁荣。
美中经贸谈判的破裂终结了长达40年的美中蜜月,中美关系发生了几乎是180度的大逆转。
官员们多半在消极怠工,这是官媒最近不断发表文章批评的官场时弊。
我们还得等几年才能看出,乌克兰的这次转变,能给众多转型中国家的民众带来什么启示。
上个世纪80年代以赵紫阳为领导人的经济改革就这样在1988年秋就中断了。
对中国来说,中意经济合作的宣传价值,可能大于经济上的实际收益。
未来各地政府可能收多少房地产税?拥有多套房的城市家庭可能采取什么对策呢?
中国经济最繁荣的年代,其实是在低素质制造业的道路上昂首阔步。
一个幽灵,社会主义的幽灵,一百多年前从欧洲飘到欧亚大陆,再到亚洲,造就了一个社会主义阵营,然后终于化为灰烬。
美中经贸谈判不是对经济全球化的“破坏”,而是一种对经济全球化负面效果的校正尝试。
我在此文中准备分析一下,人们对经济下行有多大的抗压能力。
一整代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从失误中觉醒了。
就在2018年,中国的经济下行已成定势。
中美高峰会谈在阿根廷结束,目前中美双方进入贸易战的“停火”阶段。
今年国会的中期选举落幕了。选举结果令美国和世界上主要国家的观察者喜忧参半
目前中美之间渐行渐远的局面,源自贸易争端,而贸易争端则与中国的“世界工厂”密切相关。
随着美国的进口货流有一部分告别中国,本世纪以来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形成的以中国为重心的产业链也将部分转移到其他国家。
而更难的是有借不还,这种生意能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