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名家专访
10月4日(星期五),旅英港人在伦敦的Tower Bridge 发起了一次声援香港的紧急集会,反对《禁蒙面法》。入夜后,下班赶至的人越来越多,估计至少有数百人参...
路透、彭博社等多家媒体报导,港府将启动英国殖民时代制定的紧急法。TVB报道说,港府将在周五(10月4日)在一次特别会议之后颁布《紧急状态条例条例》。外界认为这是中共对香港实施戒严的前兆。
香港人民的反送中运动达到一个新的临界点,10月1日,港警向一名18岁的抗议中学生近距离开枪,导致他生命垂危,这引发了国际社会、人权团体、活动人士和香港市民的谴责和愤慨。
十一国殇日之际,香港民众在多区进行集会游行,遭到港警的疯狂镇压,甚至实弹向中学生抗争者开枪,这激怒了更多的港人,很多手无寸铁的街坊邻居走上了街头。
为了“国庆70周年”,本应与国同庆的人民却被控制,除了商场不能卖菜刀外,小饭馆被强制停业,医院不准收留病人,长安街附近的居民不能用燃气,甚至,上公厕都要实名登记……有评论表示,如今的中国不是中国人民的,所以这不是国庆,而是国殇。
“如果14亿同胞都和这帮(香港)年轻人一样的话,我相信中国大陆民主化是指日可待,不会是一党专政的了。过去70年的一党专政,暗无天日。” 民间电台台长曾健成在金钟添马公园说。
9月28日是香港雨伞运动五周年,曾参与伞运等民主运动的香港歌手何韵诗,今天接受本报专访,谈及五年的心路历程。她形容,这五年令她成长,从低潮到走出困境,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9月25日,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分析了当前香港人民的抗争活动,很可能会推翻中共的统治。章家敦是美国律师、作家和电视评论家,著有《中国即将崩溃》一书。
香港信用评级被下调,港人应该担心什么?——看住中共伸向香港的手。
对于这么多香港人鼓起勇气出来争取五大诉求,黄国桐感慨道:“有权有势的人是不会走出来示威游行。有权有势的人他们说一句话会有十几个麦克风帮他们收音,无权无势的人只是走出来,走出来也没用的时候,然后拿自己的身躯冲出来。”
香港政府不仅失去了港人的信任,在国际上也声誉尽失。因此催生了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22岁的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近日奔走海外,拜访台湾、德国、美国等地政要寻求支持香港反送中民主运动。他9月11日在柏林说:“我希望有朝一日,不仅是香港,就连中国人也能享有民主自由和平与人权。”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日前接受大纪元采访。独立中文笔会和科隆大赦国际(AI)德国科隆分会于9月14日在科隆大教堂对面举办了声援香港“五大诉求”的活动。时逢科隆与北京为庆祝成为姐妹城市32周年,共同举办中国节的期间。
香港人民的反送中运动已经超过了百日,引来了民主国家对中共的各种抗议和谴责。日前,前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表态自己支持反送中运动。
民间记者会还呼吁,港铁与公信力已经破产的政权和警察切割,选择站在民众这边,交出8.31至9月2的完整闭路电视片段,还大家真相。民间记者会还认为,特首林郑下台也不可能挽回香港人的信心,只有落实真普选,选出由广大巿民授权的新政府,才能彻底解决问题,还大家一个有公义的香港。
他认为这会令中共非常头疼,而且未来还会随着事情的发展而继续发酵。
2019年的夏天,香港的年轻人没有享受轻松的暑假,而是奔走街头为香港眼看被吞噬的自由民主法治而集结发声。他们的真诚唤醒了沉默的大人,于是出来集会游行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全世界看到了香港人反送中的强大民意及要求港府落实五大诉求的坚定信念。
今年的夏天,香港的年轻人没有享受到一个轻松的暑假,而是奔走于街头为香港眼看被吞噬的自由民主法治而集结发声。他们的真诚唤醒了沉默的大人,于是出来集会游行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全世界看到了香港人反送中的强大民意及要求港府落实五大诉求的坚定信念。
针对中共的“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德国外交部立刻予以驳斥。外交部强调,与社会活动代表和民间社会成员的会晤纯属“正常行为”,这样可以更加了解当地的情况,德国长期以来都是这么做的。
林郑面对上百万人上街游行反送中条例,仍然不回应五大诉求,激起民愤要求她下台。9月初路透社发布了林郑的一段私下英文谈话录音,她在录音中说:“如果我可以选择,首先就是辞职。”事后她向记者表示,自己从未向中央提出过辞职。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近三个月、警方发射超过1800枚催泪弹之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撤回“送中条例”。香港立法会议员、前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表示,香港年轻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让他看到希望之所在,并认为港人的抗争令人敬佩,这种没有组织者、没有领袖的抗争模式值得其它地区人民借鉴。
中共一方面同美国深陷贸易战、一方面又要将香港收回成为一个与大陆相同的城市,若遭到国际制裁后,是否将成为一个无法进行国际结算、没有晶片可用,甚至连网际网路都上不了的落后国家?
香港资深银行家、现任大学客席教授,兼任多家电台主持人吴明德接受大纪元专访,针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提将启动《紧急法》来因应反送中风波,他表示,这个《紧急法》惨过《送中条例》 十倍,原因在于摧毁香港的软实力。
练乙铮8月20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指出,中共不会轻易让步,“反送中运动”还会继续下去。
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记者萧茗采访了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先生。班农谈论了香港的未来,美中贸易战的前景,各有关方面的利益所在,还有首当其冲的这场大冲突的本质。班农同时赞扬了《大纪元》的巨大影响力。
对于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对香港问题的最新表态,曾在风雨中参与8.18民阵“流水式集会”的公民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家杰认为,这是川普(特朗普)至今为止对香港问题“最清晰的一次表态”,即告诉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知道,“除非习近平以一个人道的方式处理香港问题,否则他很难跟中国达成一个中美的贸易协议。”
香港反送中大规模抗议已持续了两个多月,但香港、中国大陆演艺圈,多数艺人噤声不语或是发表撑警言论。何韵诗接受新唐人电视台专访表示,作为艺人,有一定的影响力,在现在关键的时刻更应该站出来说话。香港面对中共强权,也关系到国际社会,因为中共正在蚕蚀着世界的人权。
香港著名杂志《前哨》主编、杂志社社长刘达文先生日前接受大纪元专访,分析中共为维护自身利益,不敢贸然出兵香港,却对港人采取恐吓威胁,实施内部分化的策略。
中共港澳办及香港中联办日前就香港局势在深圳开座谈会,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冀亲共香港“爱字头”组织在香港乱局中发挥作用,梁家杰资深大律师指出,张的发言是挑动群众斗群众,中共使用这一套伎俩以最大地牺牲香港人为代价,是更加可耻的行为。
素有“香江才子”之称的香港资深作家和传媒人陶杰先生说:“香港局势由于反修订,现在性质完全转化了。”
共有约 3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