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众所周知的是,美国的国防开支比紧随其后的其它七个国家的总和还要多,几乎是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中共的三倍,是俄罗斯的十倍。但一些分析人士和学者认为,这些经常被引...
上个月,一位大温哥华高中(Metro Vancouver high school)的老师据称给学生们看了一部Netflix的纪录片,名为《别惹猫咪:追捕虐猫者》(Don't f*** With Cats,又名:猫不可杀不可辱)。这部被评为“成年”限制级的纪录片,生动地描述了已被判有罪的杀人犯卢卡·玛格诺塔(Luka Magnotta)对猫的折磨。不足为奇的是...
在过去的几天里,关于美国在世界上的角色的讨论中有着很多说法。随着那些应该对整个中东地区的谋杀负有责任的恐怖分子不断被消灭,一些人却开始宣称我们正处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悬崖边上。而且,不言而喻,如果另一场世界大战即将爆发,那么征兵也即将来临。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针对伊朗的报复性打击向全国发表的讲话包含了强硬、严肃、同情和希望,以及它们之间的完美平衡。尽管如此,国会中的民主党人还是立即批评了总统的决定和随后的评论。他们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总统做了什么不恰当的事情,而是因为,再一次令他们感到沮丧的是,总统的决定是正确的,该决定对整个国家来讲是最好的。
从成功中学习要比从失败中学习更容易一些,而在这两种情况下,我们的任务都是要找出哪种方法会有效,然后更多地利用这种有效的方法。但是当面对失败时,做到这一点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当一个人已经很明显地失败了。
上个月,美国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发布了一份内部调查报告,该报告由美国司法部监察长(IG)负责,揭露了美国情报部门是如何在大选期间监视川普(特朗普)总统的一名竞选助手的。
12月1日,英文《大纪元时报》节目“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主持人杨杰凯(Jan Jekielek)赴香港进行专访。在接受采访时,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表示:如果香港一些官员对香港自治和法治造成的一切损害负有其责,那么他们就应该承担责任。下面请看专访全文:
“一知半解是危险的”,这个流行的说法,被广泛认为是出自于18世纪哲学家亚历山大•蒲柏(Alexander Pope)。它警告我们:去假设我们所知道的要比我们实际知道的更多是很危险的。
欢迎来到2020年,这听起来像是为校正您的眼光而量身定做的一年。因为2020年是经济学史上出现最重要的研究突破的一百周年的日子。关于这个百年前的“社会主义制度终将失败”的突破性研究结果,会在后面详细解释,首先祝你在新的一年里一切顺利。
最近,纽约州开始向在美国非法居留的外国人发放驾照,这使其成为了第13个实施此类措施的州(外加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虽然帝国州官员的这一让步无疑将使那些没有证件的人的生活和行动变得更加自由和容易,但它却引起了这可能会对选举产生干扰的担忧。
要理解左派(不是指自由主义者)代表什么并不容易。如果你问一个基督徒读什么书来学习基督教的基本知识,他会告诉你圣经。如果你问一个(信教的)犹太人,他会告诉你希伯来圣经和犹太法典。如果你问一个摩门教徒,他们会告诉你圣经和摩门经。问一个穆斯林,他们会告诉你可兰经。但如果你问一位左派人士,你应该读哪一两本书来理解左派激进主义时,每一位左派人士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
最近在新泽西州泽西城(Jersey City)的一家犹太洁食超市所发生的枪击事件,是我们美国人正在因为憎恨邻居而杀死自己的最新例子之一。
自从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宣布竞选美国总统以来,主流媒体——显然应该是为了保护我们和自己不受可怕的唐纳德的伤害(尽管川普的参选和总统任期内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好处)——就一直放任自己对几乎所有关于川普总统的报道都进行歪曲、捏造、撒谎和夸大其词。
本月初,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院(Brookings Institution)询问了10位学者,“过去十年,经济学界的重大理论是什么?”
让左派沮丧的是,过去两年,海外美国企业已回流超过一万亿美元的资金,而且还将有更多海外资金回流。
24岁的博扬·斯莱特(Boyan Slat)是“海洋清理”(Ocean Cleanup)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利用创新技术清除全球海洋及河流中的塑料垃圾。他是在自己的18岁的“高龄”时,在祖国荷兰创立了这一倡议组织。
英文《大纪元时报》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在2019年11月份对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国际关系和中共历史教授、中共问题专家林蔚(亚瑟·沃尔德伦,Arthur Waldron)进行了专访。全文翻译如下:
中国共产党痛恨信息的自由传播和思想的自由表达。中共的领导人知道,他们的继续存在依赖于他们扼杀个人意志、政治表达和人权的能力——而所有这些思想和权利都是香港人正在竭力争取的。
台独是个假命题。1949年以后台湾一直是名为中华民国的独立国家。现在台湾闹的所谓台独,无非想改个国名而已。中共国和中华民国本来就不是一个国家,唯一存在的是地域争议,中华民国认为大陆是被外国代理人入侵了,必须收复;而靠外来势力和谎言占领大陆的匪帮政权,只想要消灭民主中国的最后据点。台独只是由此出的假命题。 中共攻击任何不服从者都称“独”,港独、藏独、疆独...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说对了一件事:美国人可以享受巨大的“自由红利”——也就是说,这会是一种有保障的收入来源,他们可以月复一月地依赖这种收入,不受就业市场和就业形势的不确定性影响。但是,就像许多民主党人的想法一样,杨安泽原本卓越的洞察力被一种意识形态所腐蚀,这种意识形态很奇怪地将政府视为创造和分配财富的引擎。
我不是诺查丹玛斯,真的,但我仍然很确信,尽管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小问题,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不会被参议院弹劾罢免,并将在明年11月赢得总统大选连任。
有句俗话说:“一只受伤的熊,要比一只健康的熊更危险。”(或者在当前情况下,是熊猫?)这句广为流传的格言背后的逻辑很简单,那就是说,甚至是软弱的对手一旦被逼入绝境,都更有可能以更加绝望和不可预测的方式行事。因此,它们可能给竞争对手带来更大的风险。当然,这只是一个概括的说法,但无疑,其中也存在着一些智慧。
12月1日,英文《大纪元时报》节目《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主持人杨杰凯(Jan Jekielek)赴香港进行采访。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延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如果香港的一些官员对香港自治和法治造成的一切损害负有责任,那么他们就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今年,中共最骇人的“一胎化”公共政策已迈入40周年。幸运的是,《独生之国》这部新纪录片,揭开了这个残酷计划40年来的阴暗面纱。
随着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弹劾川普(特朗普)总统行动的持续惨败,法学学者们也纷纷加入进来,各自选择了立场。最近,一个自称为法学者的团体发表了一封联名公开信,表示支持弹劾总统。然而,虽然这封信读起来相当有趣,但信中的证据均经不起考证,而信的起草者最终也得出了一个轻率而且不正确的结论。
在过了一年半之后,美国司法部监察长迈克尔•E•霍洛维茨(Michael e. Horowitz)在上周一(12月9日)对外发布了他的最终报告。此前,霍洛维茨一直在审查关于联邦调查局(FBI)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监视川普(特朗普)总统当时的竞选活动的严肃问题。周三(12月11日),他来到国会并讨论了这份报告。
我认识的一个记者看到众议院的弹劾决议条款草案后,称之为“苍白而无力”,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评价。
在另一起事件中,华裔澳大利亚议员廖婵娥(Gladys Liu)成功当选澳大利亚国会议员。澳大利亚媒体披露,她与亲北京的团体有关联,后来她受到了严格的审查。她否认有任何不正当行为或效忠中国,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力挺廖婵娥,并辩称她受了诽谤中伤。
周一(12月9日),美国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监察长迈克尔•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公开发布了一份备受期待的报告。此后不久,许多民主党人、“反川普(特朗普)者”和一些新闻媒体将监察长的调查结果吹捧为左翼的胜利,以及川普总统和共和党人的惨败。
1947年2月,美国时任总统杜鲁门决定帮助希腊政府反击该国共产党的叛乱。他告诉美国人民,希腊内战是一场测试美国能否抵御国际共产主义的重要考验。杜鲁门声称反共,但他却忽略了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中更严重的共产主义威胁。
共有约 11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美贸易协议终于签了!对于中共来说,签协议是死,不签协议也是死。川普马上要到北京,与习近平谈第二阶段协议,将直接点到中共极权经济的死穴。而美国“醉翁之意不在酒”,美国不只是想在贸易上获得公平,而是要全面对抗中共的崛起,要彻底遏制共产主义对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