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中国过渡政府第二七四次新闻发布会纪要
(新纪元周刊340期,记者王华报导)据说北戴河会议上,李克强的日子不好过,有人悲观认为“李克强经济学”搞了一百多天就“夭折”。于是习近平、李克强与王岐山越发结合成铁三角。习平衡大局,只说不做。李、王遭遇的各种矛盾,习就得拉扯各方,别让矛盾冲突达到分崩离析的地步……
(新纪元周刊339期,作者谢田)与业界朋友闲聊,谈及中国的钱荒、房地产泡沫、影子银行、地方融资平台,和天量的地方债,有人说起这些问题中,哪个会最先出问题,哪个最可能让人措手不及,以及哪一个会是最致命的等一堆话题。尤其是,当中国银监会的主席说,中国地方债和影子银行的风险“都可控”,就更令人感到狐疑。因为,人们已经从历史中学到了教训,就是中共领导人的话,不但是完...
(新纪元周刊339期,记者齐先予报导)未来中国经济如何走,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更成了北戴河会议的重头戏。有消息称面对如此经济难题,为了避免在三年后“背黑锅”,习李预计将中国年度GDP增长降落到3~4%。
(新纪元周刊337期,记者任义报导)7月19日,中共央行宣布取消贷款利率下限的管制,各银行“按兵不动”。有中小企业主称,银行下浮贷款利率从来都是看得见构不着。目前大陆企业普遍税赋高达40%左右,同时贷款难、利润低,大陆中小企业已现倒闭潮。
“信贷激活”这个词在网上很火爆,其原因就是因为政府准备将庞大的泡沫资产“活”起来,让炒房客和开发商又看到希望。
中国人民银行宣布7月20日起放开贷款利率下限。这一金融改革的象征性意义远比实质意义大得多。就目前中国的经济而言,此举并不会产生实质效应。因为在中国融资渠道严重依赖银行贷款,以致信贷资源持续稀缺的状况下,贷款利率下限管制所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面临钱荒的窘境,中共使出了浑身解数抑制海内外的媒体揭示钱荒真相。中共越怕的戏越有嚼头,咱老百姓不能错过做明白人的机会,不论什么阶层的,茶余饭后的都应该把这问题拿出来聊聊。
伍凡: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349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外资逃亡 埃及政变 世界注目”。
(新纪元周刊329期,记者任义报导)各项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走下坡,虽然中共政府采行对富人加税、对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等等措施,但积弊已深,收效不彰,且加剧中产阶级上层人士的不安,恐将引爆另一波的出国移民风潮。
(新纪元周刊329期,记者方涵报导)中国《时代周刊》披露了中共官方将巨额的地方债务包装成“理财产品”,卖给老百姓。难怪,中共官员在谈及地方债时,都表示债务风险“可控”。
(新纪元周刊322期,记者高紫檀报导)为了规避政策,大陆居民想出种种避税“怪招”“损招”,尤其挑战道德底线的离婚避税,为了钱所引发的离婚潮,把严肃的婚姻当成了儿戏,在极不道德的情况下,还存在一方“假戏真做”的危险呢!
3月16日,郎咸平先生在福建作演讲,他讲中国的金融危机已经爆发了,由银行系统首当其冲。我们回顾一下历史,事实上,这一次的金融危机由银行首当其冲,2年前已经有人做了预估了。
伍凡: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331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中共经济崩溃迫在眉睫的原因”。
汇丰银行经济顾问梁兆基今天表示,中国大陆进出口的数据比预期逊色,反映明年大陆的经济仍有隐忧,估计明年的出口只会有低位数成长,最快要到明年下半年才会恢复。
中国人都喜谈经济,怕谈政治。生怕与政治沾边。记得我在美攻读博士学位前首先拿到的是政治经济学硕士学位证书。我太太抱怨说学的是经济系,干嘛要有“政治”两个字,还在经济的前面?当时我没有多考虑,只是敷衍地说:学校只有这个硕士学位。
那么,出口和投资能够继续支持中国的GDP高增长吗?
自去年以来,中国的经济数据令投资者和经济学家们感到失望。汇丰9月份公布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47.9,显示出中国制造业的连续11个恶化。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八月份工业经济增长速度为三年以来最慢的一个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工业行业利润下降了6.2%。
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这是中共首次明确提出居民收入倍增目标。中共十六大提出,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力争比2000年翻两番;中共十七大提出,实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比2000年翻两番,两次大会均未对居民收入增长提出具体量化目标。
(大纪元记者钟元综合报导)英国智库列格坦研究中心(Legatum Institute)30日公布2012全球繁荣指数调查报告,挪威蝉联第1,丹麦第2,瑞典第3,前10名仍以欧洲国家居多;美国则首次跌出前10名,滑落至第12;台湾排名第20与去年名次相同 ,中国今年总排名从去年的第52滑落至第55位。
我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生,来自中国。我也是一个博客作者,常在我的新浪博客和中国著名的猫眼论坛发表政论时评。最近我和其他网友关于您两位辩论的文章在论坛里引起热烈的讨论。大家尝试从你们的辩论中去了解民主制度的运作、美国政治体系,及其与中国制度的比较。论坛里大部分都是中国最聪明的人,向往民主自由体制,对美国政治体制比较推崇。
伍凡: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311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企业困境和税收减少是中共政权的死命穴”。前几个星期,我比较关注的是钓鱼岛事件和中共18大的内斗,这两件事件现在仍然是继续在发展之中。今天我要把焦点转移到经济和金融上面来,这是中共政权的基础,是命门死穴。
中国股市去年表现是全世界最差的,然而股市仍是全世界最贵的,大量的股票是10至30倍的市盈率,但按照存款利息相合适的股息率计算,七倍左右的市盈率才算合适。这意味着,从目前的点位,A股沪指可能再度腰斩,股民将哀鸿遍野。
中国利益分配不均,贫富的严重分化,权势集团劫持了国家,垄断经济命脉,200个家族控制200个行业。而中国经济数据大都是做出来的,中国经济将出现无预警性崩溃。
在中共即将进行5年一次的新领导班子换届之际,外媒犀利指出,当前中国经济放缓的关键问题在于:国有资本超重负担、民营企业萎缩、系统低效和缺少创新、贪婪的统治阶层只关心中饱私囊和稳固自己的地位。
中国企业的“寒冬”已来临。企业普遍感到经营的困难状况似乎回到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甚至更差。从目前中国经济的萧条趋势看来,专家预测,新一波企业倒闭大潮在所难免。
伍凡: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306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习近平能推动政治经济改革吗?
沈阳开始的卷帘门关闭,全市罢市以对抗中共横征暴敛的风潮越刮越强,已经影响到全东北乃至全中国,已经形成规模的中小企业成了中共掠夺的对象。中小企业不仅面临着融资难、发展难、连生存都困难,大批大批地倒闭。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经济持续的下滑,这种下滑造成了巨大的社会矛盾和形成了中共党内高层的斗争。
主持人:我们再接着讨论就是说沈阳大罢市背后原因到底是什么?这个财政问题是什么一种状况?
共有约 143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