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满江红 宋‧岳飞
劝酒 唐‧于武陵 劝君金屈卮,满酌不须辞。 花发多风雨,人生是别离。
人的一辈子,究竟有多少事,是可以完全由自己做主的?不仅是在生老病死上,由不得自己;即使是仁宗皇帝在见到东坡后,对他的才华惊叹不已,说:“朕为儿孙觅得宰相之才”。但东坡的一生,总是身不由己的迁徙流离,四处为家。
这是苏东坡在宋神宗元丰元年十月,有一次住在江苏彭城燕子楼上,梦见了以前居住在这里的关盼盼所作。据与子楼是唐朝的张尚书为名妓关盼盼所建的。盼盼面貌姣好,能歌善舞,谈吐不俗。自从张氏死后,盼盼思念故人,于是独居在小楼上十余年不嫁。
天色高朗秋天傍晚,寒气渐渐侵深山。我送你还山,对你的内心洞彻又了然。人生老大归隐,为自己的理想和意愿。我看你懂得人生一世的事,故能心安。
今天,我的郡斋里特别地清冷。我忽然思念,山中的朋友道士。他到山涧底下,砍荆条当柴烧。背着柴回家,就煮白石当粮吃。我想拿一瓢酒,远走到山中去。风凉雨冷的夜里,给他些慰籍。然而,空荡荡的山上堆满落叶。我到哪里,才能找到他的足迹?
远离城市,不爱人烟稠密物资丰富的地方,靠近乡村,居住处有天清水绿的自然风光。环境熏陶,培养出了野老头儿的情愫,彻底铲除,时髦官吏那幅丑恶的模样,实地练习,学会了牧人和樵夫民歌的吟唱。
登高才能望远,所以努力地攀到了峰顶,希望能一窥明月的究竟。可是偶然慧眼一开,却看到了人间万丈红尘后面的真相。
“放生”就是把活的动物放回到自然界中它自己的生活环境中去。“放鱼”是“放生”中最普遍的一种。这首小诗就是作者在“放鱼”时对鱼说的一番话,是咏物诗中富於哲理、意味隽永的佳作。
“学而优则仕”一直是中国古代儒家知识分子的奋斗目标。但官家有官家的麻烦。家中有人作了官,大家既想因此而沾光,得些好处,又恐宦海波起、大祸临门,一有风吹草动则全家惊恐不安。
佛门是空门,空门驻空心。作者才入门一游,便凡尘如洗、俗念顿泯,心生喜悦,并与众僧喜悦一同融入那悠扬远播的钟磬声中,使得山寺、树木、花草全都弥漫在喜悦的音乐里。作者一游尚且如此,经年累月居住其间、每日打座修心的僧众,其心境又当如何?
  绝句(唐 杜甫)   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门泊东吴万里船。
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媚俗的颂扬,在我们还不会识字的时候,就一定认识了这个千古传诵的人物--- 花木兰。她的事迹在中国的正史上,史家的记载甚少,但却因民歌--《木兰辞》成千古绝响,流芳百世。
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淅淅风吹面,纷纷雪积身。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
殷明辉
殷明辉
破却千家作一池,不栽桃李种蔷薇。蔷薇花落秋风起,荆棘满亭君自知。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1] 质朴、清新、淡泊而又寄意高远,以极其自然的手法把诗与画的美融为一体,使人读后只感到自然的美给人带来的愉悦,却连美本身的存在都忘了,不愧为千古传诵的词中精品。
作者仅用二十个字,把读者带到一片幽静、清寒的境地:充塞天地间的全是洁白的雪,整个宇宙间万籁无声,一尘不染,清冷到令人生敬、生畏。而渔翁端坐其间、独自垂钓,愈显其清高孤傲,守志不渝,不为环境所动的超然品格。
《格庵遗录》是大约470年至480年间,李氏朝鲜明宗时期的南师古先生在风岳山(金刚山)遇一神人,将神人所述秘诀记录下来的文字。
清代文坛巨子金圣叹对清朝大兴文字狱极为愤慨,他奔走呼叫“孔夫子死了”,并带领学生去哭孔庙,表示抗议。
有了前面关于“绝句”和“对仗”的讨论,我们现在可以来探讨“律诗”的结构了。如果把绝句比作短小的民歌或者山歌,“律诗”就是内涵更加丰富、技巧更加全面的完整的乐章,而“排律”则是毫无长度限制、可以淋漓尽致地自由发挥的大型歌剧。
李白从四川被押解去流放地。行至白帝城时,忽然接到肃宗对他的大赦令,惊喜交加的李白猛然觉得自己好像一只冲出樊笼的飞鸟,令人窒息的铺天盖地般的磨难和难以洗雪的冤屈一下子烟消云散,立即起身从白帝城乘船东下江陵。
“对杖”是指两个句子间的一种关系,这种关系必须满足下述的要求:两个句子的字数、句读、语法结构、相同位置上的词语的词性,都要完全相同;而且两句的平仄规律是“相对”的。满足这种关系的两个句子就构成一个对仗结构。
中国古代没有标点符号,写起字来一个接一个地没有间隙,因此读一篇文章时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断句”(找出从哪里到哪里是一句话)。
中国过去读“私塾”或者在家里读书,从三岁起就可能读一些诸如《声律启蒙》或者《训蒙骈句》之类的诗词启蒙书。小孩子扯开喉咙大声读“云对雨,雪对风,大陆对长空,雷隐隐对雾蒙蒙”[1]或者“天转北,日升东。东风淡淡,晓日蒙蒙。”[2]天长日久读得多了,再加上做对子的练习,自然就知道哪些字押哪一个韵,哪些是平声字、哪些是仄声字。但这种从感性入手的办法显然不是成年人学习诗词的好方法,因为成年人理解力强,从理性上入手就快得多。
中国古代把字音划分为平、上、去、入四声,其平声包括了现代汉语的阴平和阳平(即第一、二声)两个声调。因此现代汉语的四声没有囊括古代汉语的平上去入四声,而其中的入声字在许多方言和现代普通话中已经被“消化”到其它各声里去了。除了一些方言里还保留了入声字以外,现代普通话基本上没有入声的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