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出尘
就好比说经络和穴位,在人体解剖的时候没有找到,西医就否定它们的存在。但是肉眼看不到,不等于没有,后来苏联科学家基利安夫妇发现人体处于一个高频电场下时,有一些地方会发出亮光,那些发光的位置和中医的穴位十分吻合。”
“噢,我想说的是,疾病啊,不像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每一种病都有它背后的原因。”我想了一下接着说,“比如你看到一辆汽车在马路上跑,可能你会想,汽车为什么会往前跑呢?
他刚开始的时候治好了很多病人,大家觉得挺神奇的,就听他讲法,跟他学着炼功,再后来人就越来越多。炼这个功真是好使,真正按照他在《转法轮》里的要求去做,病是好得快。我妈妈原来病就特重,炼了功很快就好了。”
“对。卞和是楚国人,有一次看到一块青石之上凤凰来仪,心里知道石中必有美玉,就把石头献给楚厉王。结果厉王让玉工一看,玉工说是石头。厉王认为卞和欺君,就砍了他的左脚。
我和李岩从孟加拉的电信总局出来,感到一身轻松。我刚刚在那里做了一次技术讲座,孟方电信总局局长,邮电部计划司司长和项目招标委员会的主席都亲自来听我的讲座。看得出来他们对我提出的一些通信网发展规划和解决方案非常感兴趣。我几乎对他们提出的所有问题都给与了满意的解答
我们到达孟加拉首都达卡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两点左右了,代理把我们直接拉到了当地最好的酒店□□喜来登,那是附近几个街区内唯一灯火通明的地方。当我们钻出汽车时,一群铜钱大小的黑色蛾子扑面而来,我一边赶着蛾子一边走进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
我看了李岩一眼接着说,“东方的宗教采用了另外的方法。比如释迦牟尼的法门,核心思想是‘戒定慧’。一出家就要受五戒:不杀生、不饮酒、不偷盗、不淫邪、不妄语,这叫沙弥戒,往上还有比丘戒、罗汉戒什么的,越往上不能做的事儿越多。
“那倒是,” 李岩赞同地说,“共产党讲无神论嘛。”“问题就出在这儿了。中国五千年修炼文化已经渗透到老百姓骨子里了,xx党如果要推行它的学说,就必须打碎所有的中国传统文化。
“说对一半儿吧。除了修道,还有修佛,佛家是另一大修炼体系。创立佛教的是释迦牟尼佛,他出生的时候是印度的一个王子,当时正是咱们的春秋时期。南北朝的时候佛教开始传入中国,唐代的时候发展得非常快,玄奘和尚去印度取经就是那个时候的事儿
“‘以’在古文里是‘用’的意思。应该是‘君子以之自强不息’,就是君子用了它以后就会自强不息。这里的‘之’,就是‘天行健’。直接翻译过来就是,天道的运行是最健康的,君子通过顺应这种规律,使自己变得强壮,生生不息,而不是让君子埋头苦干不松劲儿的意思。这种处世之道,在古时候几乎人人都懂,老子不是也说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第一种途径是老板以追求利润为唯一目的,比如说一道菜成本10块钱,他恨不得将价格定到1000元,但是他不能那么定,因为订那么高就没人来吃了,所以他只能比10块钱高一点,比如订了15块钱
我和李岩默默地坐了一会儿,从人造假山上流下来的水汩汩地注入池中,我一边看着池水中的游鱼一边想先从中宣部制造的哪一个谣言谈起。
自从政府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文宣机构造了许多千奇百怪的谣言,诸如李洪志先生在中国拥有多少豪宅,多少辆奔驰、宝马云云,无非是要煽动人们的嫉妒心理。
飞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降落在新加坡机场,我暗暗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在北京的时候,我总是会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挥之不去。一旦离开那里,这种压力就会缓解。 这次出差一共有四个人和我同行,除了李岩以外,还有北京规划设计院的三个人。
10月24日,星期日。早上5:30的时候我被闹钟叫醒,回头看看璐璐仍处于梦乡之中,弯弯的眉毛微微皱着。我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伸出右手的食指轻轻地揉了揉她微蹙的眉峰。
高总的办公室里坐着七、八个人,除了我们销售部的几个人以外,还有商务部经理刘琪和研发部总经理杨昆,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摞纸在静静地看。我一个个和他们点头打招呼,刚才在电梯里碰到的李岩也在。
我开始着手整理明慧网上的文章,按照科学,健身,提升道德,残酷迫害和海外声援这五大类对文章进行分类,然后用打印机打印出来寄给我有地址的朋友,我只想告诉他们,政府的宣传跟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南辕北辙,千万不要上当受骗。
我们不敢说事业、学业有成,但至少说得过去;身体也不错;家庭关系很和睦,同事关系也很好;象你那么熟悉历史和哲学,精神也不空虚;那你修炼是为了什么?你想得到什么?”
我坐在电脑前,想起了莎士比亚的这句名言。小麦说得一点也没有错。死者叫赵金华,女,42岁,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人,在当地有口皆碑。9月27日赵金华去地里干活时被镇上的派出所抓走,因不肯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而遭到电击、体罚和其他酷刑,10天后被迫害致死。
“嗯,让我想起电视上有关我们的宣传。”我说。“原来没想过,上面说全国炼法轮功的有几百万人,从92年传出来到现在才死了700人,一年平均死100个,就不说这些死亡是不是真的因为修炼法轮功造成的,这种万分之一的死亡率比咱们国家正常死亡率低100多倍,反而说明法轮功对健康非常有好处。”
“你想,现在当局用宣传机器抹黑他的名誉,大家就……就象你们公司的那个人一样去说句公道话。真要是李先生回来……我觉得无论是当局还是弟子,就……问题就会很激化了,反正我觉得他不回来好象无论对谁都更好。”
“我们公司也有一个人,派到新德里办事处常驻。7月份,中央取缔你们的时候,他就给整个公司的人发email,为法轮功鸣不平。”李杰说。
国庆节后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办公室翻译一份德国总部刚刚发布的产品升级文件,张斌一边打着手机一边走进来...
整个国庆节我过得都有些闷闷不乐。自从离开父母家后,我天天往家里打一个电话,爸爸妈妈说话都压低了声音。
半夜11点多的时候,我和璐璐已经躺下睡觉了。因为爸爸妈妈还没有消息,我在床上翻来覆去...
司机说,“你太小看老江了。昨天一天糟蹋1600亿!”我吃惊地张大嘴巴,“不可能吧,三峡工程的预算也不过就是570亿,还是左研究右研究,后来不是人大还要表决,怎么花这么多钱老百姓一点都不知道?”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发现门没有锁。姐姐也刚回来。“咱爸咱妈呢?”我问姐姐。“不知道啊。我刚回来也没看见他们,可能出去买菜去了吧。”
还有一位功友在7月20日大逮捕发生后立即来到北京上访。一名警察在大街上毒打了他,最后将他摔在地上动弹不得。那天天气非常热,毒打他的警察也汗流浃背。这位功友挣扎著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向打他的警察走过去。那警察以为他要还手了,谁想到他竟然没有一句怨言,没有一丝气愤,反而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条毛巾递给警察让他擦擦汗。那警察6尺的汉子泪流满面。
我们住在了当地代理安排的一个地方。项目谈判进行得不太顺利,有五、六个厂家在和我们竞争这个项目。黄处长每天从早忙到晚,我去和当地电信局的人谈了两天,在谈判别的厂家产品时,我就在住地按照伊拉克方提出的要求做技术答复书。
七月底的一天早上,我站在公司楼下等电梯。高总从电梯里急匆匆地出来,看到我说:“杨帆,一会儿你去找一下小王,准备办手续去伊拉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高总已经上车走远了。
共有约 15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近来中共发文要求资不抵债的地方融资平台该破产。企业资不抵债就破产本是寻常事,但在P2P现爆雷潮,民营经济风雨飘零的大背景下,中共此举非同寻常。 9月13日,中共中办和国办印发《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提出“对严重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