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成诗文集
双星兰夜鹊桥会,月下罗裙祈祷诚。 瓜果设陈花逸馥,巧丝灵慧贯针情。
水注风微热气濛,妍花濯浴润玲珑。 红裙拖曳悠舒曼,疑落丹霞融盏中。
赤日炎炎暑气笼,修桐有叶待秋风。 节辰一至飞身报,唤引凉飙扫落红。
热浪暑风萦,绿深蝉噪鸣。 倏然桐叶落,天下启秋声。
荷尖藏往事,静闭似参禅。 渐悟融通理,心舒始化圆。
根植淤泥下,风姿出水嘉。 清芬洁无欲,朱笔绽芳花。
水上翩姿风度香, 叶翻翠浪锦鳞藏。 柳丝垂钓燕歌扬。
渌波影湛亭亭洁, 雨晴风拭清珠靥。 似忆种莲人? 可怀曾植恩?
雪消梅落, 但把芳馨相暗托。 复见莲开, 传续清芬承逸怀。
柳展清妍,鸟语如泉。 和风绕、翠盖香莲。 蓝空昊昊,碧水湲湲。 看天云舒、山云卷、水云翩。
值法轮功7·20反迫害19周年之时,登大纪元网,欣览各地大游行风采,同沐大法之 神光明德;亦慨红墙内外,两重天地。
鼓振乐音净,风拂法旗明。 长龙神采,如玉凝洁似泓清。 横幅言彰正义,展板书昭迫害…
九九风波,蟾泄毒、阴笼漠漠。 真善忍、法音回荡,正邪相搏。 梅傲凛霜争发粲,莲清出水翩然卓。
法子何如?兼梅骨、莲姿松节。 曾历得、恶波湍浪,阴邪冽冽。 正法铸成金石志,洁行辉映青天月。
法主传经正气兴,佛光普照彩云腾。 婆罗通瑞盈盈笑,世德融真渐渐升。
圣日苍生庆,云翩碧宇明。 旗妍缀霞彩,歌润落珠清。 瑞溢莲花洁,欣生乐鼓宏。 祥和漫天地,奕采壮游行。
传统对联,作为正格来讲,须符合“字数相等、句式相同、平仄相谐、词性相对、内 容相关”的基本要求。但联苑里有一种对联,脱离“内容相关”这一项,上下联各说 各的,可谓风马牛不相及。这能称作“对联”吗?
诗词写作中,若遇到感觉似入声的字时,可对照字表检查,看有无此字。
应用上,如要写一首律诗,在“应平”的位置须用到“毒”、“缺德”,但总觉得好像是入声字,若是的话用在此处就出律了,须作处理…
作为有志于弘扬传统文化的传承者,作为用诗词文化宣扬正义的这一群体中的一员,谁都不想这样的问题出现在自己身上,对不对?何况分辨入声字只是格律诗词学习中的一个小问题。
伉俪佳偶,琴瑟和鸣;共制佳联,相映成趣。实为联苑一道温馨的风景。
与基本格式一样,“孤平拗救”、“出句自救(三四字互救)”以及这条“对句相救”句式,它们都是格律的组成部分,是在格律诗发展史中形成的规则,被公认着,指导着唐宋以来诗人们在这一体上的创作。
有些格律诗写作者可能觉得基本格式以外的这些变格句式较麻烦,采取不用的态度。但即使不用,在欣赏古典格律诗与他人诗作时也会涉及到,也须了解,否则,就无从全面、正确分析一些诗的格律。
“飞白”就是“明知其错故意仿效”,将错就错、刻意讹读讹写。用飞白制联,常可达到嘲讽取笑的效果,联苑里有不少这类趣话。
对联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一,由于其雅俗共赏的特点,为人们所亲近之。有了如此好的“人缘”,就会注入众多智慧的参与,能呈现出多姿多采的面貌,便是一种必然。
格律诗中犯“孤平”的现象在一些诗词网站时有发生,也时常引来一些争议。其实,要避忌它也很简单。针对此病,本文试谈本句自救这种形式。
“香香两两”,一直以“绝对”的面貌出现。欲作对句,从联律上考虑,出句为“平 平仄仄”,受字、意方面的限制,对句毫无余地地须用“仄仄平平”应对。
诗意上,前两句可指两望之人各自所处的环境:“烟锁池塘柳”,一个是居家之人; “灯铺江塔楼”,一个是远航(远行)之人,“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这是传统题材中常见的。只是,“灯铺江塔楼”,流露出了一些现代气息。
如果诗歌是一座百花苑,回文诗在其中就是那一抹奇丽的姿影,幽葩静放,婉婉流香。惊鸿一瞥,你会惊艳于它的妍容、绰姿;芳华轻触,便可知晓它的内秀、蕙质。
回文一调古来幽,往复循环诗韵流。 瑰妙体奇思蕴秀,来人待写续悠悠。
共有约 11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共对台湾“统战”一日未歇,唯手法日益精细、更加系统化,手法从地面战延伸到“网路空战”,以虚实混合方式,制造资讯乱流,裂解台湾内部,尤其2018年地方市长选举前后,中共“网军”制造假新闻影响舆论,根据瑞典哥德堡大学V-Dem调查指出,在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