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行
1968年 春 天 , 一 天 上 午 , 我 正 在 家 中 读 报 时 , 忽 听 有 人 敲 门 , 出 去 开 门 一 看 , 喜 出 望 外 地 看 见 老 同 学 艾 思 尔 站 在 门 外 , 她 旁 边 站 著 一 个 小姑 娘 , 显 然 是 她 的 女 儿 小 绮 了 。 可 是 令 我 惊 奇 的 是 , 这 母 女 身 后 站 的 不...
“ 文 革 ” 以 前 , 有 很 多 玩 具 和 小 人 书 供 儿 童 玩 耍 和 阅 读 , 可 是 “ 文 革 ” 一 来 , “ 扫 四 旧 ” 一 阵 风 把 这 些 “ 资 产 阶 级 的 玩 艺 儿 ” 统 统 刮 到 垃 圾 堆 里 去 了 , 小 学 校 里 成 立 了 “ 红 小 兵 ” 取 代 了 “ 少 先 队 ” 。 红 小 兵 ...
由 于 中 央 和 “ 中 央 文 革 ” 的 支 持 , 全 国 各 地 的 造 反 派 势 力 迅 速 膨 胀 , 保 守 派 势 力 则 日 渐 衰 落 , 但 他 们 总 认 为 自 己 是 真 正 的 革 命 派 , 是 保 卫 红 色 江 山 的 主 力 军 , 而 “ 造 反 派 ” 则 是 “ 反 革 命 ” 。 于 是 两 派 势 力 便 ...
在中国历史上有多次反对政府的学生运动都被政府镇压下去了。如今的红卫兵运动也是反政府的学生运动这个政府是共产党领导的,而这个反政府的学运却受到共产党的领袖毛泽东的支持。毛说:“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红卫兵造反有理,我支持你们。”谁不知道毛泽东的意图是什么。
时间在前进,运动在往纵深发展。
文革风暴刮起来后不多久,一个声势浩大的“扫四旧”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四旧”是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
运动初期,各单位都揪出了不少有这样那样问题的人,他们都是领导人发动群众揭发出来的“地、富、反、坏、右”及资产阶级分子。这些人都被贬称为“牛鬼蛇神”,简称“牛鬼”。为数太多,监狱和“看守所”都挤不下,只好由各单位自己解决,于是给这些人找个小屋关起来,这种小屋便叫“牛棚”。
1965年的春天,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谁不喜欢清官啊?
虽然我被从政治教师的位子上拉了下来,改做语文教师,但我并不觉得沮丧,因为我爱好文学,我觉得这是让我“归队”了。因此这一天我兴高采烈地走进语文教研组。
父亲是23岁投笔从戎的,那时日本人已经占领了我国东北三省。他怀著满腔救国热情投考了当时的的税警团。口试时,他慷慨陈词,表露了他的懮国懮民之心,深受团长的赏识,随即破格录取,当上了一名连队事务长。一天团长到这个连队检查工作,并在那里用午餐。饭桌上,团长发现菜碗里有一条虫,便很生气地把伙夫叫来,当场罚跪。
我给妹妹的信中附上了郭伯伯的诗和我们这个小家庭中的照片,还顺便告诉她胡大山在上十二年前从河里救了我的命。
校长告诉我,华东医院有位姓张的人打电话给我,说我的“郭伯伯”住在801病房,要我放学后去看看他。
“春节”是中国人民的传统佳节。这一天是中国的农历的元旦,是新年。全国人民都欢天喜地地迎接这“一元初复始,万象又更新”的日子。春节假期里,人们的生活有两大内容:吃和玩。人们辛辛苦苦地忙碌了一年,这时应该放松放松,所以尽量吃得好,玩得好,得到充分的休息,以便节日过后,精神焕发地投入更有成效的劳动。
半夜醒来,发觉妻子不在身边。再一摸,孩子还躺在床上,只是他妈妈不见了!扭亮电灯一看,才是半夜一点半。这深更半夜,又是大冷天,她到哪里去了呢?定神一想,唔,准是又去排队买菜去了。现在是“自然灾害”时期,食品奇缺,小菜供应十分紧张。要想买点蔬菜,非半夜去排队不可。对于我们有工作的人来说,只有星期天才可以做这种事。可是这一天不是星期天,她为什么也那么早去排队?因此...
全国在闹饥荒。
“反右”斗争结束后﹐再没有人敢向领导提任何意见了。人人表示坚决听党的话﹐跟毛主席走。在各大城市事业单位工作的人纷纷写大字报表示“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接受工人农民的再教育﹐ 要脱胎换骨改造自己。
人民群众的不满情绪渐渐蔓延开来,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与日俱增了。中共中央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便决定发起一个新的整风运动。
1956年是中国“红火”的一年。在这以前﹐通过反胡风运动和肃反运动已经把“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扫清﹐于是一个“欢天喜地”的“公私合营”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了。这个运动也叫做“私人资本主义工商业和平改造运动”。几个月的工夫﹐全国所有的私人企业通统改为“公私合营”。在那些日子﹐在上海每天可以听到敲锣打鼓的声音﹐那是在庆贺各商店工厂换挂新招牌。从此﹐中国消灭了人剥削...
我和杜娟婚后三个月﹐艾思尔和王湘也结婚了。杜娟代表我们二人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在煤矿设计院﹐我的工作是内刊简报的编辑。这是一个公开机构﹐纪律不像情报局那么严格﹐我感到很自由﹐很愉快。
1954年夏﹐一条震惊中外的特大新闻传开了﹕中共中央公开宣布“高饶反党联盟”已被揭发出来。“高”是高岚﹐此人在解放前掌政陕北﹐在当地人民的心目中享有很高的威望﹐解放后任东北人民政府主席﹐新中国成立时﹐他又被选为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的副主席﹐掌管全国财经工作。
日子过得很顺利。
司马芬走了一个月后﹐一天早晨﹐老柏找我谈话。说为了进一步把我培养成一名合格的情报人员﹐组织上决定送我到中央军委干部学校去学习。于是我又背起我的铺盖﹐风尘扑扑地来到北京---我向往已久的伟大首都。
一天早上﹐我为报销车费走进老柏的办公室﹐看见一位年轻女同志在同老柏谈话。尽管她的衣着并不讲究﹐但是她的风采颇有魅力。见我进来﹐老柏就向她介绍说﹕“这是骆驼同志。”
1950年2月中旬﹐中国腹地乍暖还寒﹐但在天府之国﹐已是山明水秀﹐鸟语花香的季节了。
我在川南区党委办公室做一名普通职员﹐负责公文处理。一周后﹐为了了解情况而奉命跟随征粮队下乡征粮。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工作﹐因为这里有国民党的残余武装在农村打游击﹐捉到解放军一律砍头。那时我是个刚满18岁的小伙子﹐对于危险的工作特感兴趣。说句老实话﹐我确是有点楞头楞脑。
自从“三喜临门”之后﹐我的心里更加亮堂了。那次同指导员促膝谈心﹐又使我们之间的感情更深了。现在我已经把他当作我的亲哥哥而向他袒露一颗赤诚的心。我们还商定了一个“君子协定”﹕他教我政治﹐我教他文化。他教我﹐这是他的工作﹐我教他﹐却完全是义务劳动。
“……现在就请我们的指导员同志讲话。”连长的话音刚落﹐心情激动的我便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随后其它学员也跟着拍手。就在这时﹐突然“叭”的一下﹐我的屁股挨上了一脚踢﹐同时还送来一句侮辱性的骂话﹕“你这个马屁精﹗”我立时条件反射地回头一看﹐又是那个大个子单权。他﹐人高码大﹐大大列列。入校一周来﹐总是摆出一副要和谁比比高低的架势。他那双眼睛仿彿长在额头上﹐鼻子翘到天...
1949年的元旦到了。 在这新年的第一天﹐报纸上登出的第一件新闻是蒋总统的“元旦文告”。声称政府已敞开和平之门﹐愿与共产党举行和平谈判。
亲爱的王湘同学并转其他同窗好友
共有约 8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成为亿万富翁并非易事,但成为百万富翁对工薪阶层来说,并非遥不可及。美国就业市场的20个高薪工作,相比于其它职业,令你更容易迈入百万富翁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