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言情:学长
“你懂我的意思吗?”苏琳看着我,我明白她是不知如何表达心里的感受。 “嗯。”
我走近学长,他却躺在地上,没有起身。 “学长,你还好吧?”我蹲下去轻轻拍拍他。
不知在湖边坐了多久,我感到些许入夜后的凉意,下意识地拉紧了外套。 “来,把手给我。”学长说。 我顺从地伸出双手,学长则用他温暖的大手把我的手握住。
到了家聚的那天,我虽然心情颓丧,因为我可以预期到学长的表情会有多么冰冷,可是还是得去啊,毕竟是我办的,还得出钱请客咧。
我还有学伴对不对,听平伟学长说的。” “呃…是没错…”啧!这学弟真难搞,本来想随便办个单支的家聚就算了,这下可好,我还要和林平伟讨论家聚的地点,真伤脑筋。
说真的,最近还好吗?”
是夜,我辗转反侧,而且怎么等也等不到学长的电话,我一定要问个清楚,看看他到底怎么解释 该不会他们现在正在一起吧?
我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住过,这是第一次。 在家里,爸妈宠我宠得跟什么似的;住进宿舍以后,也一直有苏琳和其他的室友陪我。
“住好好的干嘛要搬到外面去?”妈听了我的要求,觉得我莫名其妙:“你不是很喜欢跟那个苏琳腻在一起吗?”
林平伟!怎么是你?”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你是JFY喔?” “Bingo!”他得意地笑着:“吓一大跳吧!”
小琳子,你怎么了?”听到苏琳虚弱无力地说着奇怪的话,我暂时放下了自己锥心的痛苦。 “平伟昨天晚上打电话来,说要跟我分手。”苏琳的语气平静,可是听起来很虚。
苏琳的生日快到了,看她最近心情总是处于低潮,于是我拉着学长陪我去选礼物,希望能带给她一点点快乐。
“其实我也不确定啦,只是他最近常常跑去上网,把我丢在一边。可能我是有点不甘寂寞吧,刚才吃晚饭的时候埋怨了他几句,他竟然就生气了,说我太黏人,限制他的自由…天晓得我哪有啊!同校同班,现在一个星期也才见两三次,这样会很夸张吗?”
“什么!你再说一次!”今晚我的心情就像坐云霄飞车一样,起伏太大了。 “你没听错,真的是这样。”苏琳笑着说:“那天晚上,皓皓学长到寝室来找我学长,见到世杰学长坐在那边,就忍不住要挑衅…”
咏恩学姐和皓皓学长注视对方的眼神是如此热切,像是想要把自己融进对方,我看着看着,都呆了。
知道苏琳和林平伟终于在一起了,我的心中宛如一颗大石落下,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们就像一般热恋中的情侣,自此开始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日子。所以别说我现在很少跟苏琳一起出去逛街压马路,就连一起吃个晚饭的机会也没有了。
昏昏沉沉了两三天,我的感冒渐渐恢复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学长就越来越少来找我,好像只要我的感冒好了,他就可以不必再理我似的。
什么!为什么?和谁打架?有没有怎样?”我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呢? “你先别急,听我说。”苏琳拍拍我的肩膀:“你知道皓皓学长吗?”
跑回寝室的路上,竟然哗啦哗啦开始下起大雨。 我没带伞,也不想打电话向室友求援,淋雨就淋雨吧,看能不能将我脑中烦乱的思绪也一并洗去。
学长离开后,我把报告放进透明套子里,然后坐下来继续看BBS的文章。 “喂,你在干嘛?”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广末凉子?可爱是可爱,可是长得跟小孩子一样,我就这么没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吗?哼哼… 啊,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苏琳已经原谅我了,而且现在正在老地方等我。
“你既然知道学长姐的事,刚才在斗牛士的门口怎么不早说?”我喝了一口热豆花的甜姜汤,然后问道。
呃…”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好转移话题:“那你怎么会跑到餐厅来找我呢?” “你今天挂我电话呀,”学长阁上书本:“早上放你鸽子你一定很不爽,来看看你息怒了没?”
这天,接到了学长的电话,说是要家聚。
世杰学长说要先到山上的教室看看,我当然是没什么意见。我们沿着从山下延伸到山上的长廊走着,学长说:“这是"风雨走廊",让大家上山下山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屏障。”
我跟苏琳找了个阶梯角落的位子坐下来聊天,她笑容可掬地说:“你知道吗?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学姐告诉我们总图前的阶梯叫"堕落阶"喔。”
】“小宁,你们学校到了耶。”妈慈爱地摸摸我的头。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