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美,终究是一门生活哲学。那是对自己生命价值的选择,更是生命力的启发。
相隔14年才推出的皮克斯动画续集《超人特攻队2》,于六月在全球陆续上映后,不到一个月就冲出6.5亿美金的超高票房!除了挟著前集的高人气和超好评,自身再度创造出无可取代的魅力,不但吸引孩子们的目光,当年进电影院观赏第一集的屁孩们,转眼也和主角“弹力女超人”和“超能先生”一样走入而立之年;片中从社会地位的转换乃至家庭地位的改变,相信无一不引起成年人的共鸣。
在我工作中,常会有个案的处境跟这隐喻故事的情节相似,看着一个成人讲述着他被困住的难题,内心就跟那只小小象一样,自觉无能为力挣脱现况……。那该怎么办呢?人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真的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现在拥有的能力与资源已经跟小时候不一样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适合的人、事、物捆绑,身、心的成长可以是对等的。
前几个星期透过脸书,我第一次学习小农直购,订了10斤的玉荷包。直播中,可以看到从采收、打包到寄出的过程。订购之后差不多24个小时,就到了一楼管理室,那时我连货款都还没有转,却已经吃到今年第一颗玉荷包。这是第一次,我感受到销售型态因为网路、通路而产生的巨大改变。
就像写这篇文章的这天,早餐吃了一些水果,中午吃烧饼夹蛋,晚上一碗面就OK了!常常都是这样,简简单单、清清淡淡地就过了一天。之所以这么做,一来不想被食欲掌控,再来是不想花太多时间在“吃”这件事上。
在具备现代都市气质的同时,格拉茨仍悠悠扬著田园风。历史浸润之下,她优雅的姿态,浪漫的风韵还有沈静的性格,是否让你心动了?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购物百货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长板凳上,悠哉地吃着泡芙冰淇淋。两旁有许多花车,贩卖著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卖锅具的花车旁,站着一个清瘦的售货员,围着红色围裙,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花车上的货物。看着她时,我胡思乱想着,她应该很疲累,也许身体不舒服,也许情绪不佳,否则这么多五颜六色充满设计感的锅具,怎么无法使她愉悦。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为了一闻稻香,我放下世俗琐事,背著简单的行囊搭乘火车前往花莲。不似一般旅人出游,感觉像是游子归乡时的兴奋与期待……。
“眯大”,66届初中毕业生。他的名字,几乎从不被他的同学们使用,因为“眯大”这个绰号,比他的名字更能形像地勾勒出他的“差异化”特征:小而眯缝的眼睛,瘦而单薄的体格。
如果你真的来了,请在这个与咖啡相融的小小空间里,静坐着让思绪发酵吧!纵使四季更迭,森彦馥郁的咖啡香仍一如既往,从这小小民家缓缓飘出,如此动人心魄。被树叶筛过的光线舞著尘埃,丰饶的绿意在阳光中闪动的姿态叫人笑开了。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
黑白格子地板上,年轻人席地而坐,听着属于他们的音乐;尽管旅程目的地不同,多数人却有着共同的姿势,不是低头滑手机、打开笔电工作,就是玩着ipad里的游戏,为候车消磨时间。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然而,所谓专家是在特定领域中,从事系统性学习,因而对其专业比一般人有丰富的知识和深入的了解,但不代表他对各种与专业有所关联的事情、或者与专业无关的事情,都能拥有仔细而全面的思考。
时下许多广告常会诉求各种感官经验的提升,例如:美食广告满足我们对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产品满足我们在视觉、听觉的享受。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文明进步的动力,但不禁让人想问,究竟要满足到什么程度才够?是否有绝对的满足点?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法国街头有许多不同类型的街头艺人,各个身怀绝技。来法国前对街头艺人这个行业充满了幻想:是艺术家,又能到处旅行;把欢乐带给别人,又能赚钱;工作时间自己决定,又没有顶头上司。这种人生真是完美啊!
戏剧工作,总是在场与场之间不断地转换。上一场,你是17岁的妙龄年华,等著雀跃、等著欣喜;下一场,也许就是一个迟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无奈失去。换场的过程,除了仰赖整体造型给予的专业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淀、想像,为担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积的脉络,甚是关键。
于嘉义县东石乡外海的外伞顶洲,是台湾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国土”之称。因受到波浪及季风影响,随着时代变迁而逐年漂移,仿如无时无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有时候,它们才是人类真正的灵魂伴侣,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面对浑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离的子女,抚慰孤寂的老人家
城子古村位于云南红河、文山两州及泸西、弥勒、丘北三县之间,是彝族先民的聚居地。其后有了汉族人迁入,使得此地的土筑民居建筑融合了彝汉风格。根据史料记载,距今600多年前的明朝成化年间,土司昂贵在飞凤山上建立宏伟的土司府,使得城子古村所在地成为当时滇东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从非障碍者成了障碍者,从站立到坐轮椅,生活中许多习以为常的事都被放大为特殊情况,改变的地方着实很多,有时真令人哭笑不得,更成了一件件既特殊又奇妙的趣事。
平平常常的小事,教给我不寻常的生命意义。难怪,以前听人家说:“小修在深山,大修在世间。”
“我儿子的状况最近越来越糟,与他沟通他反而将所有的问题归咎于我,埋怨我不帮他买车、也不帮他当汽车贷款的保人,责怪我都不关心他。”
父母和子女,本来就经常在“舍”与“得”之间拔河拉扯,但如果没有“独自”就难以学会“独立”,独自就是“舍”,独立就是“得”,所以必须忍下心,拿掉她的保护伞,不然她永远都学不会独立勇敢。
因为向往“真善忍”,心中常常渴望,自己能做一个更真实的人;也常渴望,自己动的念头都是真的,不是妄念,不是负气,不是计较,而是来自内心深处的那个真我。当心真实的时候,自己会发现,看待周围的一切都是清晰的,美好的,是柔柔的透著光晕的一片祥和。
朋友说,住在上海,就得学会挤车。我怕不是这块料。即使电车恰好停在面前,我也常常上不了车,一刹那被人浪冲到了一边。万般无奈时,我只好退避三舍,旁观人群一次次冲刺,电车一辆辆开走。
小时候喜欢乘车,尤其是火车,占据一个靠窗的位置,靠在窗户旁看窗外的风景。这爱好至今未变。列车飞驰,窗外无物长驻,风景永远新鲜。其实,窗外掠过什么风景,这并不重要。
共有约 236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