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春光诗文
品超先生的基本观点我是同意的。尤其关于诗歌写作的内容比其诗歌写作的形式更重要的论述很为及时。
在杨春光诗歌中,可以看到一种与西方黑暗诗人相通的哥特式风格,一种浓罩神州的恐怖氛围。从他的组诗《枪毙诗人》及其诗作《撑死诗人》、《活捉诗人》,组诗《伪文盲时代》的《撕裂自己的伤口》、《我的尸体》等诗作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些渗透著审美意识的恐怖意象,例如:
我们的现代文化革命运动开始阶段﹐肯定是无序和比较混乱的。或许﹐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还会出现人们的不理解和反对。中国正处在专制时代﹐要想在一天早晨或一两年之内就解决问题﹐哪怕就是在文学领域﹐也是自欺欺人﹐绝不可能的﹐而必须是通过渐进的并有可能是极其漫长的过程。那么﹐这是不是说﹐这场运动就毫不符合实际﹐就毫无必要呢﹖这样认为﹐无疑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长期无作为的根...
我们现在开展的现代文化革命运动﹐就是要运用我们知识分子自己手里掌握的话语权力﹐来主动推动社会各界的自由话语权利与权力的解放。
我的《略谈文学革命和我们的“垃圾革命三原则”的初步拟议——关于〈垃圾革命三原则〉答皮旦的信》一文在《北京评论》上贴发后,武汉先生立即回文表示对我的基本观点的支持和声援,这引起了垃圾派内外的许多争议。下面,我把我的部分有关民间写作的回复整理如下:
现代网络是一个很好的平台。为什么?正因为政治话语是禁区,我们才去冲破,而冲破的人多了,这种话语的安全系数也就大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最不容易的,等吃的人多了,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我上网以来,遇到的最大无知,就是普遍的政治无意识。
我们的现代文化革命运动开始阶段,肯定是无序和比较混乱的。或许,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还会出现人们的不理解和反对。中国正处在专制时代,要想在一天早晨或一两年之内就解决问题,哪怕就是在文学领域,也是自欺欺人,绝不可能的,而必须是通过渐进的并有可能是极其漫长的过程。那么,这是不是说,这场运动就毫不符合实际,就毫无必要呢?这样认为,无疑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长期无作为的根...
网络时代的诗歌写作发展到今天,我们是该提出革命或进一步深入革命的时候了。
我的诗论《论反男权主义写作》于昨天在最新转移建立的以晓音女士为斑竹的《女子诗报论坛》上贴发后,没想到引起了女性诗坛上的一片哗然反弹。我在那片半边天上,不仅难以展开自己所持观点的翅膀,而且几乎立枝之地都没有了;不仅是我真的合者盖寡,而且是我真的一鸟鸣万雷,搞得我只好被迫舌战群儒,使之我舌上风骚几乎卷刃,而且若不是斑竹晓音出来解放,我肯定在那里会被关进黑屋子而起...
专制极权统治之所以能够延续和巩固,其最基本的法宝与特征就是,一靠谎言进行愚民统治,二靠暴力进行武力巩固。在愚民统治中,往往最大的谎言就是以公民素质低和国民经济落后为堂皇理由来打压民主诉求、镇压民主运动。那么,到底公民素质与国民经济发展程度与实现民主有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我们对这个最基本问题,如果糊涂并长期受到愚弄,就势必削弱我们的民主诉求和信念基础,尤其对于...
诗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是必须具备的。如果他没有或不想具备,其前者是没有形成知识分子所具备的世界观,他无论有多高文化和学历,他本质上还不是知识分子,说到底还没有真正成为诗人;其后者是主观逃避者,纯属投降主义和犬儒主义。这种甘心做犬儒的诗人也是他人的自由,但这种自由正是诗歌堕落的症结所在。
诗人关注生活,必须关注政治生活,而且政治是人生的最大生活。不关注政治生活,而只关注日常生活,这不能成为人生的根本生活。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人有政治生活,而动物没有。在我们专制国家里,我们老百姓的政治生活是被奴役和没有政治自主(特别是没有选举和公决)权的既已丧失了政治权利的被动的政治生活,即只有没有政治自主保障的低级生存权,而根本上缺乏西方民主国家里的具...
首先,必须明确前政治写作与后政治写作之区别。后政治写作包括泛政治写作,泛(主要指那些指涉文化深层的)政治写作是指非直接干预具体的政治事物的写作,而直接的干预政治的写作则叫平面政治写作,或叫本政治写作,是指直接干预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领域及其上层政治事物的,如我的大部分写作就是,但无论“平”或“泛”的,只要是批判政治的,都可通称为后政治写作。后政治写作的提法是相对...
1、今天我看了高行健先生的“获奖演说”。两位在理念上坚持的东西有共通之处,也有不同之处。高认为自己是被迫害的作家,自称是“流亡者”,坚持个人写作。杨先生如何看待高先生?您是否也认为自己是个“诗歌的流亡者”?是否也坚持“个人写作”( 孤独方式写作)?
首先,我必须重新指明的是,我反问李磊先生的是:“我文本上哪里没有突破?恰是我的突破才使官方害怕的吗?在政治禁区上,在当下还有比我老杨更大胆突破的吗?”可是我非常遗憾的是,李磊先生在以下的回答中基本是所问非所答,而且所答的概念极其混乱,思维定势与逻辑程序严重颠倒,既没有真正回答我在文本上的哪里没有突破的问题,又没有直接回答我的恰是由于我的突破了政治禁区而使官方...
借着神五升空,左崽们的武力犯台叫嚣是越来越狂妄了。当我在网上撰文主张两岸的唯一前途是实行民主和平统一时,他们不是充耳不闻,就是大惑不解;不是强硬喊打,就是无理纠缠。其中有一位名叫zyzgy先生的还算较客气和说理地这样反问我道:“杨春光先生:在任何一个国家,当中的某一人提出要自立为王,不受这个国家的法律制约,可以吗?显然,在现在的地球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允许出...
最近在网上,由于中国“神五”载人升空的顺利成功,使极端民族主义者愤青们又一次壮起了腰杆子,都极力主张武力犯台,并把调门拉得越来越高,似乎比他们的主子中共上层领导人还要趾高气扬、神气十足和武力在握了。
陈傻子的“退出作协的声明”是我在彭争武先生转贴的《诗歌海平面》上看到的,而后我就跑到这里(《诗选刊论坛》)来助阵了。陈傻子的这个行为在中国大陆网络文坛、特别是在网络诗坛(因为他是一位诗人),则引起了轩辕大波。
杨春光人的尾巴(组诗)
杨春光:面对这个“色贿(社会)”的“症痔(政治)”“瘟(文)化”“现屎(实)”无人敢碰、敢问津、敢涉入的“文学禁区”,我创造了一条极为适合中国特色写作的道路。这就是以谐音为主的错位诗歌写作。
杨春光裤裆出轨(组诗)
杨春光
共有约 12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英国曼彻斯特竞技场22日发生自杀炸弹恐怖袭击事件后,大曼彻斯特警方在今日(25日)上午又逮捕两名涉案男子,目前共有8嫌疑犯落网。警方并称在调查此案幕后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