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春光诗文
杨春光: 片断(组诗)
杨春光情敌(组诗)
杨春光
当《洗脑时代》的后现代解构之刃刚刚切开腐败诗坛的鲜红的伤口并已产生了巨痛淋漓的震憾回响时,又一道拨开《黑太阳时代》的雷鸣电闪即在中国昏昏沉沉的21世纪初叶于诗坛子夜的上空猝然升起,并将划然炸开而去……
阳晓明,笔名任明、镜湖、耀阳、渊浑等,男,33岁,大专毕业,一手拿枪一手拿笔的青年诗人,拟一生为建立自由民主的新中国而战。地址:中国当代为自由和民主而战作家联盟会。电话:8964。
我认为自黄翔、北岛、食指、顾城、廖亦武之后,中国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诗人了,也没有什么民间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了。凡在意识形态和政治话语的重重打压之下,能冒出头来的诗人,皆非真诗人。什么官方诗人民间诗人、什么官方诗刊民间、地下报刊,近年来闹得沸沸扬扬的什么“沈韩之争”、民间写作与知识分子写作之争,枭眼冷冷看去,皆一丘之貉耳,已成名或未成名、已党用或未党用,皆诗匠、...
生命中曾有过一段写诗的岁月,但已是“此情已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了。仍记得,那发表生平第一首诗的收获是如海涅吃了上帝的糖果的喜悦,那份五元八角钱的稿费单自然是我第一笔稿费了。
后现代主义诗学有着强烈的本体论怀疑特征。这种怀疑特征标定了那种现代主义式的“超越”成了问题。对于诗学,“向上”的形而上学宣告破产,“向下”的形而下学成为现代的亟迫现实语境。所以,“超越”现实和“干预”现实谁个更切近现实乃不言而喻,而且一切“超越”的向度成为一切“干预”的材料为“向下”的拓展标定了共同努力的操作新方向。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本体论怀疑论是建立...
这是一个关系到21世纪中国先锋诗歌能否走出上一个世纪90年代的低谷并承接诗歌继续革命重任的关键问题。面对这样的问题,任何“渴望回到个人、回到一种不被人注意的词语的黑暗中”的想不“介入”之“规避”的投降主义想法,这不仅是不可能的,也是极为“谎谬”而且亦是行不通的。
为了“诗歌的纠正”,接下来,王家新再一次把“目光投向希内”:“因此,我愿继续以《1969年夏天》的为例,进一步考察希内是如何置于(而不是避开)各种压力和要求下实现这种‘诗歌的纠正’的。”王家新在此先是提出并似乎是肯定了这样的“要求诗人肩负起社会责任,要求诗人‘站在受压迫的一边’,代表‘沉默的大多数’,要求诗人表达他们‘共同的心声’,要求诗人为时代或民族‘代言...
杨春光的先锋写作,是一道当今世上最为浩荡最为险怪的后现代诗学风景……
杨春光: 大地是不透明的(组诗)
杨春光: 有关大雁塔(组诗)
杨春光组诗
杨春光做奴隶做稳了的时代(组诗)
杨春光子宫之谜底(组诗)
杨春光
杨春光
杨春光就是杨春光,这是不由分说的,他的诗也是“不讲道理”的。他对这世界强权的藐视,差不多可以说是前无类似的文人,后无相似的书生。你不服气,你在当代的知识人群中指几个给我看看?更不用说那些懦弱和贫乏得可怜的卵诗人!这就是与人迥然相异的杨春光!这就是几近绝无仅有的杨春光精神!如果没有那么一种颠覆和摧毁一切的勇气,他就不可能也不敢于独自承受孤绝!他就不可能也不敢于...
1956年12月28日,杨春光生于辽宁省盘山县城永顺泉(现为酒厂)大院。
杨春光
杨春光组诗: 长城疑案问卷黄河摇篮
杨春光组诗
杨春光 组诗
──原载 诗集《猛犸时代》﹐ 杨春光 著
──原载 诗集《猛犸时代》﹐ 杨春光 著
──原载 诗集《猛犸时代》﹐ 杨春光 著
──原载 诗集《猛犸时代》﹐ 杨春光 著
原载 诗集《猛犸时代》﹐ 杨春光 著
原载 诗集《猛犸时代》﹐ 杨春光 著
共有约 12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澳媒11月20日披露,中共国家安全部门牵头违反中澳两国去年达成的互不盗窃商业秘密的协议,指示中方黑客大幅加强对澳洲公司的网络攻击,“持续而显著地”窃取澳洲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