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议人士
任何国家都有冤案,中国的就更多、更严重,为什么?在其它国家,是大家拚命想找真相,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找到真相,以至于造成了一个错案。而中国的冤案是大家都知道真相,但公检法、等政府领导人,为了拚命掩盖真相,故意制造出另外一个假象,再把当事人判了,或者杀掉。
2015年始,大陆三百多律师和人权倡导者先后遭中共围捕。本月获释的律师李春富被确诊为精神分裂;一份会见笔录显示,警方也对律师谢阳刑讯折磨。尽管处境险恶,笔录发布者、谢阳辩护律师陈建刚却“不愿为了安全而放弃言论权利”。
审判长、检察官他们基本不说话了,好像蔫了,坐都没有坐相了。我看见好几个人腿都哆嗦起来,法庭由审判庞有,变成了审判他们一样。楼道里也没人溜跶了,法警都坐在旁听席后边,瞪着眼睛安静地听着,就听王全璋和庞有两人说。
余文生律师,2014年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抓捕,羁押99天期间遭受酷刑。2015年他一度因709事件被抓,后成为王全璋律师的代理律师;2016年8月,其代理身份被强行剥夺;同年,代理大量法轮功案件。本文为专访下半部分。
我现在的辩护思路是,律师上庭,应该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剑,你要持剑上场,指出他们违法构陷涉嫌犯罪的事实,公诉人就害怕了,他怕伤着他自己。那警方也好,检察院也好,法院也好,他们得考虑考虑,以后对法轮功迫害,会被追究责任的。——余文生律师
王全璋,北京人权律师,代理过农村土地拆迁、异议人士及大量法轮功维权案件,屡遭当局暴力对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被失踪”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严密监控、软禁、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一年多来,她和其他“709”家属一起,积极呼吁国际社会帮助解决中国律师遭遇的人权危机。
王全璋,北京人权律师,代理过农村土地拆迁、异议人士及大量法轮功维权案件,屡遭当局暴力对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被失踪”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严密监控、软禁、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一年多来,她和其他“709”家属一起积极呼吁国际社会帮助解决中国律师遭遇的人权危机。
王全璋,北京人权律师,代理过农村土地拆迁、异议人士及大量法轮功维权案件,屡遭当局暴力对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被失踪”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严密监控、软禁、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一年多来,她和其他“709”家属一起积极呼吁国际社会帮助解决中国律师遭遇的人权危机。
12月16日周五晚,中共官方突然发出一篇有关江天勇的新闻稿,江的代理律师认为,这只是为了应对外界临时抛出的内容,前言不搭后语,罗列所谓的指控,没有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
维权律师谢燕益的夫人原珊珊起诉“官派律师”一案将于10月21日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引起外界关注。有律师认为,这对助纣为虐的律师败类是个打击。
“我认为关心政治是一种善。政治是众人之治,积极去参与政治,对某些制度不满意要提出来,集思广益,献计献策,为的是共同建立一个比较好的制度,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人人关心政治并不是争斗,而是一种善。”——维权律师刘连贺
“从(建三江)这个案子看到对法轮功学员的“法律制裁”违背司法原则,适用法律漏洞百出,太荒谬了。这个案件之后,我就陆续接了很多法轮功案件。”——维权律师刘连贺
美国两名参议员近日致信国务卿克里,敦促其向中共施压以释放人权活动家郭飞雄。郭目前在狱中绝食抗议。
7月19日(周二)下午,中国异见人士赵常青之妻刘晓冬偕4岁的儿子,在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陪同下,抵达旧金山。 刘晓冬怀有八个多月身孕,即将临产。她和儿子于5月9日逃离中国,在泰国曼谷滞留2个月后,经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人道中国”、“对华援助协会”和“现在自由”,及在美人权活跃人士杨建利、周锋锁、葛洵、傅希秋、方政、Jared G...
“我希望有一个选举透明的、公众参与的政府,我不会因为参与公众事务就被说成煽动颠覆国家……这里不仅不支持我们,反而专门打压我们。不过它越打压,也就让我们越认识到,这一套机制只要在,它就是一个惩善扬恶的世道,大家就没办法正常做人,这一切必须改变,必须结束!”——江天勇律师
“我们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人要爱国,要关心政治,要有社会责任感,但那是假的,一旦你真正的爱国,你真正的维护法制,你真正为国家好,在它眼里就是对它最大的威胁了。当你真正爱这个国家你可能就会犯罪了,它所谓的煽动颠覆,不是颠覆国家政权,是颠覆共产党的统治。”——江天勇律师
人的信心也需要一点点地去鼓舞,但我们的努力不只在于伪法庭的不判、少判。像现在比如说判法轮功修炼者、判政治犯、维权人士,无论是前面判的人,还是躲在后面指挥的人,今天做得欢,明天他的判词就写得更详实、更具体,他们就是在用自己今天的这个行为,给他们未来被审准备判词,而我们,要为一个公正环境下的审判准备条件。——唐吉田律师
我们现在就是打破它的黑箱,如果能把这个黑箱破坏,当然好,但是这个要一步步来,至少现在每个案子都要把他们的黑箱凿一个窟窿,让光线能够射进去,那它的那种嚣张、那种狂妄就会消减很多。——唐吉田律师
“我们的人生是在路上,向死而生的一个过程;我们做的很多事情也是在路上,我们追求法制社会、追求公平公正,我们也是在路上。最通俗的一种字面含义,就是我要经常出差,奔波在路上。实际上就是这样,生命的理想状态,社会的理想状态,还有国家的理想状态,最后也会达到,但是在路上,也就是一个未完成的状态。”——梁小军律师
“接触法轮功群体后,我发现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他们是受迫害最深重的,我觉得我需要去为他们辩护,他们是真正人权被侵犯的一群人。从零九年到现在,我代理了很多法轮功案件,大概有百八十个了吧,他们对我的高压态势是一直存在的……当时压力也很大,开始有很多律师一块儿做,后来有些律师就退出了,我还一直坚持做。”——梁小军律师
近日大陆著名人权活动人士郭飞雄在监狱身体出现危险状况传出后,引起外界关注。大陆一批著名维权人士发出联名呼吁要求尽快给郭飞雄检查治疗。郭飞雄好友高智晟律师也立即写了声援文章《郭飞雄必须得到应有的治疗》,但遭中共网特拦截,外界无人收到;当他想通过简讯方式发出时,电话被停机并通知称欠费。 去年郭飞雄被枉判六年,高智晟因声援也被中共停机。高智晟怒骂中共是一群无...
大陆知名维权律师倪玉兰近期荣获2016年国际妇女勇气奖,却遭到中共禁止赴美领奖,而且近日对她的迫害逐步升级。警方连日来不断给倪玉兰制造麻烦,她的丈夫遭到殴打,夫妇二人搬家却后被限制人身自由,目前处于被软禁状态。 美国国务院在3月29日举行2016年国际妇女勇气奖(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Award)颁奖仪式。美国国...
曾声援六四天安门事件的中国异议人士龚与剑,日前到台湾寻求政治庇护,却被陆委会以无法证明相关文件真伪、名气不够大等理由拒绝受理。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表示,由于适逢选举期间、时机敏感,各政党现在都不愿碰这个案子,突显台湾人权倒退严重,呼吁大选后执政党能尽速通过“难民法”,填补台湾的人权缺口。
中共近来大规模逮捕维权律师及异议人士,引起国际关注。根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统计,截至20日15时为止,至少有236名律师、人权捍卫者被陆续拘捕或秘密带走。对于中共的恶行,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以下简称司改会)20日下午在总统府前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举行连署记者会,近30名律师以反穿律师袍方式,声援中国维权律师,要求当局应“立即释放,停止骚扰”。
我费尽周章终会面世的文字,将撕去今日中国许多东西的人相,露出“执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肠本色。当然,这些文字亦势将给今天共产党在全世界的那些“ 好朋友”、“好伙伴”带来些许不快、甚而至于难为情——这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内心对道德及人类良知价值还存有些敬畏的话。
流亡瑞典的中国异议作家、独立中文笔会成员李剑虹女士(笔名小乔)为了回国照顾77岁高龄的孤身父亲,于2013年底被迫采取“非正常途径”回国。她在安徽家乡与父亲等亲人团聚,共度春节,并为母亲扫墓。2014年2月11日,她和家人回到上海家中,次日下午被数名警察以查询暂住访客名义传讯到附近派出所。她两天两夜被关押在没有床铺的审讯室中,被审问“非法入境”事项,入境后的...
中国大陆“新公民运动”发起人、维权律师许志永遭判刑,台湾20多个民间团体今天隔海声援,赴总统府递交陈情书。
(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多年来中共迫害人权事件频传,其中藏族、维吾尔族人士及法轮功团体所受遭遇更是惨绝人寰。中国流亡作家袁红冰与藏学家安乐业9日向蒙藏委员会提交诉状,控告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前中共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及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等人,涉嫌用政治力量谋杀十世班禅喇嘛。
(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日前,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夫人梁伯琪在北京病逝,其家人为她在家中设灵,全国人大前副委员长兼前中央政治局委员田纪云前晚到场致祭,《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现身,并在吊唁册上签下“六四一定要平反”的字句。
近日《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刑拘”一事备受关注。10月23日,《新快报》在头版印刷了一条硕大的标题“请放人”,请求中国大陆长沙警方释放记者陈永洲。这事引发全球瞩目,几乎全世界所有的重量级英文媒体都刊登了《新快报》报纸的头版和这份报纸的呼吁与抗争。
共有约 627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香港反送中活动继续延烧。本周末9月13日至15日,港人再次发起多个大型示威抗议活动,提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新唐人电视台和《大纪元时报》将进行全程追踪和网络直播,请锁定新闻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