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1月16日讯】第十一章   一 四、五名警察在会见室各处不停地巡视,以防止家属将毒品、现金、酒等违禁物品交给囚犯,并不时提醒会见时间已快到的家庭。 这边,一家人正在互致珍重平安、依依惜别;那边,一家人...
几场淅淅漓漓的小雨后,秋意渐浓。盛夏时种下的萝卜与苞菜已快能收割,豆角已收割完毕,豆角秧早已枯萎,可豆角地里的野草却分外鲜活茂盛。
一九九八年年初,为民重获自由,同年三月,他与老秦首度相会。那天,春暖花开、阳光明媚,为民从武昌乘车来到红钢城一个集贸市场。老秦在此租了一个商亭,开了一家极小的灶具摊点。
初夏的杭州桃红柳绿、纤尘不染,整座城市掩映在彩虹之中,就像一个待嫁的新娘,婀娜多姿、艳丽迷人。一下火车,自民就爱上了这座风情万种的人间天堂。安顿好住宿后,自民即与王朝勇联系。
月亮似一面巨大的明镜,插在远处的杨树梢上,反射出清泉般透明的光。大地一片混沌,高低起伏的地面不时露出它狰狞的面孔,与浩渺星空中那轮安琪儿的纯洁与光辉恰成鲜明的对照。菜地四周万籁俱寂,菜地里的整地声在一片寂静中格外醒耳,那声响在暗夜中似乎能传到遥远的天边。
“这是哪儿?我们怎么到这儿来了?还能回去吗?”她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胳膊,机枪般发出一连串疑问,急切慌乱的声音中满是惶惑、不安与恐惧。我正在观察周围的情况,没有立刻答话。
今天是礼拜六,可以多睡一会儿。我翻身,不小心胳膊肘碰到了隔板上,咚的一声,像有意用拳头擂的。隔壁又该叫了。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即使1995年至1998年在监狱中时也坚持不辍。自1986年至今,我基本上每日一记。下面是今天的日记。
舞曲结束,各人都已回归本位,只有我俩仍站在舞池中。我先清醒过来,忙将她送回座位。这时,又一支布鲁斯开始了。我邀请她。两人再次步入舞池。我正准备接着往下讲。她却叫我先休息一会。我明白她的真正目的不是叫我休息,而是要仔细揣摩我这个人。
她斜睨了我一眼,没有吭声。但那目光却分明在说,这人可真是......难道我们不是才认识不到十分钟?难道我们不是才刚跳第二支舞曲?你也未免太唐突、冒失了吧?!上一曲是华尔滋,我的拿手好戏。我将她带得连转不停,好似要飞起来一般。她高兴极了,不停地称赞我跳得好。这一过程从跳了七、八转开始,一直持续到舞曲结束,我将她送回座位。因为这个原因,我才斗胆开口。
小说在开篇将一人分为三人来写,随着故事的发展,又渐渐合三为一,结构也非常新颖。小说反映了从中国当代史极其重要的八九民运到新千年间民运人士的工作与生活。通过对民运人士在监内外民运活动的描写,通过反映他们的生活、工作、爱情,塑造了一批极富牺牲精神的民运人士,讴歌了他们为真理正义献身的高尚情操。故事感人至深,极具可读性。
自民饱含热泪讲述了当局对学生和市民的血腥镇压过程,当讲到马汉等人的惨死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不禁声音哽咽、热泪长流,在座的学生领袖一个个也都悲愤交集、义愤填膺、泪流满面。
这天,夜幕刚刚降临,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突然神秘地出现在天安门广场学生绝食团所在地。这一始料未及的情况令学生们好一阵兴奋,他们以为对话又重新启动,大家千辛万苦坚持斗争,现在终于再次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新闻联播》正在播送赵紫阳会见戈尔巴乔夫的新闻,这两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共产党组织的头头正在握手言欢。一般而言,外交活动中最高领导者会面前重大的障碍都已解决,因而其仅具象征意义,理当轻松随意,但他们却完全相反,十分严肃。
四、五名警察在会见室各处不停地巡视,以防止家属将毒品、现金、酒等违禁物品交给囚犯,并不时提醒会见时间已快到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