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退党现象
那是1977年的春天,我13岁的时候,表舅就告诉我说:“将来有一天共产党员会被杀的一个不剩的”,我除了不太相信外,也没什么感觉。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八周年以来,由此引发的退党大潮震撼海内外。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亿3千万的中国人宣布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大陆民众越来越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纷纷选择“三退”。近日,河北法轮功学员冬莲投书明慧网,讲了她亲身经历的大陆民众积极“三退”的故事。
近期,在欧洲旅游景点,来自中国的小车官员团增多,游客们主动要真相资料,他们表现出对十八大悲观失望并对中共恨得咬牙切齿。很多游客站在退党桌前,办理了退出中共党、团、队手续。
《九评共产党》一书,给为祸人间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盖棺论定。其在“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一章中,具体分析了共产党的六大邪教特征,明确指出:“共产党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为害人类的邪教。”既然是邪教,那它必然就要使用邪术害人。 在第二章“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中揭示了: “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中...
欧洲旅游进入淡季,但时常有大陆团来。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一个景点的二、三个小时里,有八十六位游客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真相资料都被拿光了。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近些年,尽管中共采用封网、洗脑、媒体一言堂、抓捕、恐吓等等邪恶手段欺骗民众、掩盖真相,但中国的民众“翻墙破网”(突破中共的网路封锁),看到了被中共掩盖的事实,同时也看清了中共的邪恶面目,因此有更多的中国民众正在加入这一“三退(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洪流当中。
......大伙喊起来了:“我们都退,全退了,共产党什么玩意儿,我们还跟着它干什么!”还有人对着天空大喊:“老天爷跟我们做证,我们自由啦!”......
踏入8月,巴黎的天气一改往日的阴雨天,整日艳阳高照。烈日下,高高挺立在塞纳河畔的埃菲尔铁塔,每天吸引著大量的世界游客慕名而来,其中也不乏大陆游客。现在正是学校放暑假期间,大陆团里,携家带眷,领着孩子的游客不少。
大纪元2004年底发表了《九评共产党》,之后在中国大陆兴起“三退”大潮。海外成立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很多国家都有服务网点,退党服务义工遍布全球。除了向那些大陆游客面对面讲真相,帮助他们做“三退”声明外,退党服务中心义工几年来坚持往国内打真相电话劝三退,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至今已有一亿两千多万中国同胞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尽管中共在大陆尽力封锁退党信息,中国人仍有办法获得海外的退党热线号码,并打电话要求退出中共。7月10日,一名中国东北地区的检察院官员前后花了9小时,通过多伦多退党热线,为自己及另外7名官员办理了退党手续,其中包括一名省委副书记、一名市委副书记。
自从王立军、薄熙来事件曝光以来,人们更认识到中共贪腐与罪恶的本质,许多接近权力核心的高官和负责参与迫害的人,也纷纷加入退党洪流中。
海外退党服务中心义工在随机给大陆民众播打退党电话时,接听电话的人里,什么人都有,男女老少,高官富豪,底层百姓。他们来自各行各业、不同的群体,遍及中国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角落。
正在市中心广场上演奏的欧洲天国乐团被围得水泄不通。站在路边派发真相资料的退党义工,看见中使馆的一群人推著购物车去了前面的亚洲超市。半小时后,他们中有人开始推著车出来了,义工在一条路口迎了上去。
(大纪元记者林缘报导)欧洲退党服务中心在各地设立的真相信息台,吸引了海外华人了解真相,踊跃退党。来自大陆的留学生、访问学者、公务出差的白领等知识份子群体,他们不仅拍摄“法轮大法好”、“解体中共 停止迫害”、“中共不等于中国”等标语横幅和有迫害图片的展板,时常有人主动走到信息台前,找义工攀谈,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道出自己的心结困惑。
“七一”党庆这两天,中国人见面说“你退了吗?”频率颇高。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引发了退党大潮。2005年大陆网站上QQ留言中最常见的一句话是“你退党了吗?”随后“退党”成了敏感词。以前叫网管,现在叫五毛的不问青红皂白,不看是退税还是退房,见“退”就删。当时就有人说,越删越多,“退党”早晚会成为流行语。2011年国殇日香港退党大游行队伍里,打出的“你...
今天接听李妈妈真相电话的是一位老先生,他说:“听不清你说的话。”李妈妈说,你先别挂电话,我慢慢地说。李妈妈把刚才说的话慢慢重复了两遍,说到第三遍的时候,电话那头说,这回听清了。李妈妈说,那好,我就这样慢慢地说给你听。于是,讲真相从中共建政开始杀地主、斗资本家、反右、三年饥荒、文革、六四到镇压法轮功。话虽说得慢,但是没打一点儿磕巴,一气讲了四十多分钟。
我的真相电话打通了一位先生,并开门见山地向他说明这个电话是想帮他做“三退”声明及为什么要三退的道理。他没回答我的问题,反问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以为把电话打到公安警察手里。我说:“不知道,不管您是干什么的,对我来说,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听了我的话,他口气缓和下来:“这个,我们的想法都是一致的。”
德国法兰克福罗马广场,是现代化市容中仍然保留着中古风貌的唯一景点。广场一旁是罗马厅,现在是市政府办公处。广场中间竖立着正义女神铜像,面向市政厅的女神像一手高擎天平,一手拿着利剑,似乎在警示著议会大厅里议政、执法的人们。
欧洲一个退党服务中心真相点上,一对大陆来的年轻人在看展版。见义工走过来,小伙子指著展板上酷刑演示图问:“这是怎么回事?”义工说,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施用的各种酷刑。小伙子说:“现在不光对法轮功这样,什么人都整,动不动就用刑。”一旁的姑娘说:“真缺德,现在怎么这样?!”小伙子说:“欺负人家炼法轮功的欺负惯了呗,骂顺口了,打顺手了。”
一群中国人在等车,他们是来参加展销会的,每年都来。因为听我多次讲过真相,并且都退党了,我们成了老相识。这次见面,他们和我打过招呼后,有人兴奋地说,他可以翻墙了,天天必翻,都上瘾了,因为外面的世界好精彩。
上周末,我来华沙贸易市场寻找未做“三退”的有缘人。印象中这一区的中国人该退的都退了。但只要过来,还是想到这儿转转,看看有没有新面孔,千万别落下有缘人。我一边和那些中国老板们打着招呼,一边清点着:这个店里的中国人都退了,那个店里也都退了……
位于巴黎第9区的拉法耶特(lafayette)购物中心,向来都是中国游客必到的购物之地,这里为中国护照持有者办理退税业务的大门外,每天傍晚都有几位义工,免费为大陆游客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6月4日,一位年逾古稀的游客突然大声喊出:“我也要把命交给神佛,我退!”
来欧洲旅游的大陆团,导游无论是大陆跟团过来的,还是本地旅游公司配备的,这几年随游客一起在各景点退党服务中心听义工讲真相,看真相资料,他们中不少人,不但自己选择了“三退”,而且在主动帮助义工给团里的游客讲真相,劝“三退”。
香港半山,太平山的一个观景台,每天都挤满观赏维多利亚港景色的大陆游客。但是这些年,受大陆空气污染的影响,能见度越来越低,维多利亚港湾的美景日益朦胧,似雾里看花。
在欧洲的一家超市里,遇到一老一少两位中国人。打过招呼一聊,老者说他和女儿来逛街,看看欧洲市场的供应情况。听口气,他不像因私出来探亲,倒像是政府官员出国考察。见我脸上写了问号,他忙解释说,不是什么调研考察啰,就是随便看看欧洲人的生活状态
进入旅游旺季,来法国的大陆旅游团越来越多。很多游客主动索取真相资料,有人点名要《九评共产党》。
随着中共诬蔑法轮功的宣传活动,使它自己越抹越黑,现在更多的人有一个“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的共识。
欧洲债务危机冲击了希腊人的生活,直接波及到华商生意。我走进冷冷清清的华人商业区,店铺里的老板、伙计听我说三退的事,不解地问:“你这是怎么说?”我说:“请大家听好,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听说共产党要倒台了,没有不拍手称快的。一个小伙子带路在前面沿路喊:“三退保平安!”指点着经过的商店门脸说:“这里有党员,那里有党支部书记。他们都戴过红领巾,都把他们从共产党...
香港一家饭店门前有我们一个真相点。每天清晨,当我们在真相点挂好展板,布置停当时,正是早晨七点钟游客开始吃早餐的时间。附近游客从四面八方涌来。一群一群、一车一车、一排一排的人挤在饭店门口,排队等位吃早餐。从早上7点到10点钟,每天有上百人“三退”,多的时候,一天退了180人 。
不管是风和日丽,还是刮风下雨,巴黎埃菲尔铁塔脚下的大陆旅客总是一如既往的多。自从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事件之后,现在的游客,不仅喜欢对着退党真相展板、横幅拍照、摄影,更喜欢走上前,仔细阅读展板内容,向我们索取资料。不过,还是有游客开始对真相不屑一顾,这一天就有这样的一家三口。
共有约 92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当奥托·瓦姆比尔的父母今年六月在机场迎接刚刚从朝鲜飞回美国的儿子的时候,他们听到一声可怕的非人类的嚎叫,令他们心惊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