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告别中共
今天退党热线接到一位大陆民众的电话,他以顺天意的名字退党,然后他哭着说出了下面一段话:“我看过‘九评’和一些真相资料,我身边的一位非常好的邻居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害死了,今天我在人民币上看到了这个电话号码,想和你们讲几句话,你们在海外不知道我们中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共产党吸干了我们的血汗,恨不得把我们的灵魂整死,我们想把中央的狗官炸死,但我们没有炸药.我家祖...
自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至今,已有接近6千万人在大纪元网站上宣布退出中共。“三退”(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大潮在中国大陆波澜壮阔地推进,不单是一般党员在退,在中共高层体制内也有越来越多人选择脱离黑暗,向中共暴政说不。近日出走海外的人民日报记者邱明伟指出,许多建制中人看清了靠谎言与暴力维系的中共政权走向瓦解的必然结局,纷纷上网化...
我的家族是个特别的家族。先从外公、外婆说起吧。外公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被共产党以“反革命”的罪名镇压—枪毙了。那时外婆只有30岁出头,是个柔弱的小脚女人,在表示坚决和“反革命”丈夫“划清界限” 后得以活命。她擦干眼泪,结束了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阔太太生活,领着4个未成年的孩子投奔娘家的穷亲戚,寄人篱下的开始了她在社会最底层挣扎求生的后半生。
我们知道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已经十年了。法轮大法是以真善忍为指导思想的一种佛家高层次修炼大法,法轮大法修炼者十年来一直在向全世界各国人民讲清真相,截止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五千五百四十多万中国人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我是一个开计程车的司机,两天前听到乘客给我讲了真相,讲到共产党那么多的罪恶,迫害法轮功如此残酷,还有“天安门自焚”,竟然是假的,我太震惊太悲愤了,一天都不想吃饭,我挽留乘客给我多讲点,这么多的大事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以前只知道共产党坏,只是恨它们.
香港是个给人希望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一群善良的、坚持真理的人们在中共长期的迫害下义无反顾地向民众讲述和实践著真、善、忍的真相。我是来自海南某公司的职员,这次有幸到香港旅游。本着游玩的兴致,我们到过了黄大仙、金紫荆等地,当“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 天佑中华”、“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醒目的横幅映入眼帘,我的心猛然一震,我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久久儜立...
通过一系列的事件,大家要清楚:对中共邪党,决不要存一丝幻想! 我的这一认识源于自身经历。
正常的执政者会觉得和平的信仰是对自己的挑战吗?从中我看到中共是地道的邪教思维!
我的被迫害经历我这一生被共产恶党迫害得很惨,先是大学毕业后,仅仅因为我的思想比较倾向于自由民主,就被共产恶党的特务机构追踪到我的单位,对单位领导施加压力,迫使我离职。我那时就深切地感到,在共产党统治下的社会,一个正直的、有良知的、有独立思想的人是很难生存的。
胡主席(请原谅我没有加“尊敬的”有一个字,按理你是国家第一领导人,是应该受到国民尊敬的,可是你领导下的政府、企业,实在太让人失望了,所以没法尊敬你):随着今年以来国内连续发生大灾大难、天灾人祸接连不断,雪灾、地震、列车颠覆,西藏、贵州、湖南、上海、山东、浙江等地群众抗暴,股市、房市残酷吞噬民众辛苦而来的血汗钱,加上不断被曝光的有毒食品事件,让我们这些小民越来...
我曾经自认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感到很激动、很幸福。但是我的经历,我的家庭的劫难给了我思想真正的醒悟,现在我要郑重地声明抛弃共产主义,退出中国共产党所属组织,与中共告别,重塑新生命。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极其邪恶的共产主义暴政集团,自成立以来就是谎言丛生,借窃取的一切权力,残酷镇压人民大众,恶果累累,罪恶滔天,不但对民主组织和法轮功和平团体,甚至不放过中国每一个善良的家庭,每一个有理性和良知的人都要勇敢地站出来,声讨它的罪行,彻底与它决裂。
录像短片:天要灭中共 退党保平安转自《明慧网》2007年5月26日音像栏
(大纪元特约记者叶灵辉报导)吴艳霞是一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在成长过程 中一直作为中共体制中“根正苗红”的典型,曾被树立为“标兵”的她,在全球退党大潮中,心情曾一度非常苦恼,直到她认识到自己也是中共体制下一个可悲的受 害者,心灵获得了洗涤后的平和。如今,吴艳霞不仅自己退党,还帮助更多的人摆脱中共对人心灵的禁锢。
各位公职人员: 你们好!近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有一件公民基本权利遭到践踏、本属个人积极的民事行为却被污指为“违法”的事件,引起了社会民众的强烈反响,这就是法轮大法修炼者王博一家被无理审判并全家被判实刑的案件。
(大纪元记者桑妮悉尼报导)4月14 日,在澳洲悉尼声援2000万退党游行集会上,有一民众站出来说:我作为一名普通的出租车司机,要为三退说几句话,我们一家三口三退!这位先生名叫胡枫谷,他以前是上海市先进教师,也是三破世界记录的著名跳高运动员朱建华的中学老师。
(大纪元记者林霁伯明翰报导) 《九评共产党》引发了中国民众的觉醒,纷纷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等组织,迄今已有超过2000万人退出。3月31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伯明翰分部、大纪元时报等代表上午11时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政府前举行集会,声援中国民众的退党自救运动。
自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在大纪元网站发表以来,在华人世界引发了一场精神觉醒运动,中国大陆从各层官员到黎民百姓,迄今已有超过两千万人上网声明“三退”(退党、团、队),为自己的未来生命做了安全的选择。在这历史时刻,神在慈悲的呼唤:“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道)时值全球声援两千万人退出中共的活动之际,3月22日,中国重庆独立作家顾万久先生宣布退出中共。他表示,从很多迹象显示,中共是随着潮流而动的小丑,他不愿当那个小丑,要离开这个组织。
明慧网文《震撼我心灵的一件事》,讲述一个做警察的大法弟子劝退一八旬疯老人故事:老人每天在火车站候车室叫喊要办证明退党,无人理睬和喝采;老人记住这位大法弟子所说“法轮大法好”并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党后,不再去车站打人和砸物了,三天后安静地离世。此文值得细读揣想,特此推荐。
在邪党统治的中国,有谁能说自己不是邪党的受害者呢?姑且不论被邪党压榨五十多年的平民百姓,就看看邪党自己的所谓几代领导人自身的经历吧。先看看邪党所谓的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在其有生之年,迫害善良无数,让无辜的生灵死亡几千万,那么他自己是不是也是受害者呢?其长子命丧朝鲜,另一个儿子神经病难愈,其妻子身陷囹圄,不得善终,其弟弟被枪杀。他自己的这些亲人的遭遇,不能不说...
我叫刘亚宁,出生在北京市海淀区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我要以自己家庭的遭遇来劝告那些至今仍然在默许,甚至协助中共迫害人权的基层警察们退出中共这个邪恶的组织。
在给一些人传《九评》、劝三退时,常常听到一些中国人说:“我对政治不感兴趣”,甚至说:“你离我远一点,不要跟我说这些。”他真的对《九评》不感兴趣吗?他连里边的内容都没看,怎么就知道与他无关呢?如果与他有关,怎么就能说不感兴趣呢?其实这话只是在重复中共告诉他的话而已。
共产党的邪恶和残酷的统治为什么能猖狂这么多年,为什么中国老百姓竟然毫无反抗,艰难忍受了几十年,当世人有幸能看到《九评共产党》之后,就会恍然大悟!《九评》的问世,使共产邪灵闻风丧胆,感到自己的末日已经来到。但是中共直到今天,仍旧在加倍的残酷迫害包括法轮大法弟子在内的善良民众。中共无论再采取什么见不得人的欺骗手段,真像即将大白于天下,它最终逃不了灭亡的命运。以江...
我讲这个流氓国家,我干了半辈子,没有医保没有劳保,干了一辈子苦,不但我没有,我们夫妻俩都没有。流氓就是中国共产党,我就是指中国共产党是流氓,知道吗?它所有的行为做的都是一种流氓的行为,你就没法去沟通,没法去讲,因为它这流氓,它不管你死活。
今天我们又一次相聚,欢庆声援1500万志士退出中共邪党及相关组织的壮举。中共邪党对中国民众心身的毒害摧残,可谓罄竹难书。
大约在八月底,我接到一通要我回拨的电话。当我打电话过去时,他问我关于89年学运、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中共盗取贩卖器官等事情,还因此跟我约好当天晚上7点网络上见,他说他想看看这些真实影片。
为谴责中共自1999年7月20日发动血腥镇压,印尼雅加拿法轮功学员在“720”当天于的美卡•古宁安举办悼念会。巧合的是,广场上当天悬挂的中共五星红旗竟然被挂反了,一位路人认为,在“720”当天发生这种事情,无异是“天灭中共”的征兆。
共有约 80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二(9月18日),中国欧盟商会公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严肃批评中共未兑现改革承诺,市场闭锁,违背世界贸易规则的承诺,欧洲公司企业在中国得不到公平竞争的环境,越来越难以为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