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告别中共
地点:华中某城市大街上,华灯初上,行人熙熙嚷嚷。
我在国内的两位导师在学术上虽不是什么一呼百应的人物,却也是他们做的学科分支的数一数二的科学家。不过他们都是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极度反共。他们当年都没有受过迫害,甚至有一位还是下乡的工作组的人,后来在高校中虽然不是如鱼得水,至少也是在中国人中少有的清闲自在。我当年多少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如此坚决反对共产党。
我听到他的坦诚,我才明白他的焦急的意图。我意识到只有在这个外国,他的心才是自由的,才能在电话里畅所欲言。身处国内,包括香港在内,他还是恐惧的。虽然我们在国内时,他以敢言著称,敢跟系里各个共党的干部,学霸冲突,可是在电话里关于退党的事,他还是恐惧的。我就问他有没有退党,他笑了,他说“我早就看清了,在五十年代的那些运动发生后,我就对他们一清二楚,我是绝对不会入的...
今年7.1中共邪党又要搞什么85周年的纪念;我来抖几件原单位同事入党的丑闻趣事。
我父亲于1961年去世,去世时还不到60岁。父亲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经历过延安整风。后来被安插到国民党抗日名将张自忠的部队做地下工作,任直属团的团长。父亲的表面是国民党的团长,暗地里肩负着共产党交给的两大任务:一是收集该部队的重要情报,最后由专人送到延安;二是把延安送来的鸦片秘密卖给该部队的官兵吸食,把换来的钱再转送延安。父亲伪装的天衣无缝...
由于受中共的欺骗,我以前为中共政权提供的一切发展壮大的言论全部作废,并公布于世,提醒各国注意,以揭露中国争霸世界的计划,并促使其邪恶政权早日解体,和平过渡民主体制,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兰州大学大四学生刘西峰,就因为将本班班长鲍莹被邪党迫害一事向外界披露,而被公安关押,公安扬言要判刘西峰15年!
我们是一群已经毕业或将要面临毕业的大学生。从前简单的我们生活在复杂的谎言社会里,每天都昏天黑地的迷失在这个专制国家的恐怖统治中找不到方向,但自从《九评共产党》走入我们的生活,一切都悄悄的发生了变化……
藏民歌手卓玛曾演唱《共产党来了苦的变成甜的》,是1963年电影《农奴》的插曲,而这时共产党正在破坏藏民居住的庙宇。在中国大陆电台中的卓玛不断说自己有多喜欢演唱这首歌,卓玛说歌词是运用了民歌的比兴手法,深情表达西藏人民幸福的情感,而这时西藏人民在共产党武力镇压下开始逃亡海外。
纪录片《共产党的慈善事业──关于中国大陆摘取死囚器官进行移植的报告》纪录了共产党面对死亡的态度。中国大陆江泽民时期死刑犯罪名的种类高达80余种,是世界第一,中国大陆的死刑犯人数比所有国家都要多出5倍。
苏联共产党中央全会在1964年10月公布由伯列日涅夫担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同时解除赫鲁晓夫原职务。中国共产党在俄共会议上向苏共宣称,东南亚有大批华人,可以透过华人颠覆当地政府,建立共产政权。
前东欧共产党国家包括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俄罗斯、立陶宛、乌克兰、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格鲁吉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保加利亚、克罗地亚以及匈牙利等,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段时间,东欧所有共产党政权相继倒台。
早在80年代末期,我接触了一个令人难忘的悲剧故事。一个夏日,一位来自哈尔滨市某科研所的一位女工程师,因多项发明为国家填补了空白(具体的发明项目我忘记了),作为英雄模范人物的代表来到北京向部里作汇报。
恶党、江贼迫害法轮功,她不肯放弃修炼,被多次抓进看守所、洗脑班,恶人用尽各种办法迫害她,逼、利诱、制造谣言欺骗等手段都无法改变她修炼大法的信念,恶人就采取株连手段,不让她丈夫升职,还受批评指责,她丈夫承受不了而提出与她离婚,就这样,她两代人、两个家庭被恶党利用同样的株连手段逼散了。她孩子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实际是恶党迫害了她家三代人。
在年少和年轻,由于追求“上进”,也曾加入过少年队,共青团和共产党。出于干就要干好的心,工作中认真负责,精益求精。由于工作业绩和科技成果较佳,赢得了职称提高,家属“转正”和职位上升等等。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也越来越糟糕,在医院治疗并不怎么见效的情况后,无意中遇到了法轮功,并学着修炼,可能是心诚有灵,在较为认真的学炼中,心脏病等等均不翼而飞。由此不由心花怒放...
我是王炳章的妹妹。我哥哥被中共判无期徒刑,他是为中国人争取自由而做牢。
我叫Linda Zhang,我今天是代表退党服务中心发言。在中共邪党的所谓国庆之际,一方面为了粉饰太平,中共在曾经流淌过六四学生鲜血的天安门广场堆放了上万盆的鲜花,以烘托所谓节日气氛;另一方面,却在9月30日半夜出动几百名员警逮捕了上万名在北京上访的访民,关的关,劳教的劳教。与此同时,对异见人士恐吓警告,甚至派暴徒欧打异见人士以强迫他们保持沉默,加紧对网站监...
自此刻(北京时间2005年9月24日晨8时37分)起,我退出共青团、退出少先队。因由有二:
中共在党魁胡锦涛访美国前夕,9月3日,华盛顿DC退党服务中心,告别中共大联盟以及大纪元时报社华府分社,在华盛顿DC 林肯纪念堂前,联合举办了声援大陆410万民众退党的活动。多个社团的代表在集会上发言,劝告胡锦涛认清历史发展潮流,抛弃邪恶过时的共产主义、解散共产邪党。
(大纪元记者亦平华盛顿DC报导) 9月6日﹐华盛顿DC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在美国白宫前举行集会声援声援超过四百万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并告诫下个星期将抵达纽约的胡锦涛﹕让民众自由退党﹐抛弃邪恶过时的共产主义﹐解散中共﹐并停止一切罪行。
杨有望,男,1930年生于陕西省西安南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早逝,母亲无力养活自己的孩子,十来岁时就在当时国民党时代的西安某单位做勤杂工。中共建政初,仍在那儿做勤杂工。50年 韩战,这位热血青年参加了“志愿军”,也成为了当时“最可爱的人”。杨有望十分聪明,虽读书不多,在当勤杂工时学了不少文化,写得一手好字。这在当时的 “志愿军”中也算得上个“知识分子”。入...
中共恶党喉舌新华社北京6月28日在《第一批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巡礼》一文中说“"七一"前夕,走过84年不凡历程的中国共产党,收到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从题目就可以看出,他们所指的这份特别的生日礼物就是毫无效果可言的假大空的“保先”闹剧。其实,中共恶党在七一前夕所收到的真正特别的生日礼物应该是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的发表广传及由此引发的的退党大潮。
共有约 80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9月19日晚,来自加拿大与澳洲的律师、学者在悉尼市中心的韦斯利会议中心(Wesley Conference Centre),与听众共同探讨一个正在中国发生的罪恶。现今,越来越多的澳洲人想更多的了解这一话题,并探寻自己应做些什么来阻止罪恶的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