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史海钩沉
服从命令,乃军人之天职。张灵甫并不赞成开放婚禁的做法,尽管他也觉得,军委会“禁婚”有些呆板、不近人情,但在上峰未作出更改、且并非十万火急的情况下,仍然必须遵守制度。不过,蔡仁杰这样说了,他也没有阻止,原因有二:作为男人,他哪能不知道弟兄们对结婚的渴望?作为师长,他要尊重副职的主张。而且,这老伙计有意避开他自作主张,其苦心他也体会得出来,还不是怕连累他嘛。
张灵甫牵着虎子,和蔡仁杰久久伫立在黑夜中。前方,沉沉的夜幕、滚滚的浓烟中,杀声震天,闪出团团火光。虎子禁不住收拢前蹄,高高挺立,仰天发出一声长长嘶鸣。
陈连长单腿跪地举起枪,喊了一声“跟我打!” 牛长岭上就像是谁往沸腾的大油锅里泼了一碗水,“劈哩啪啦”地炸开了,枪声不住气地连成一片。不一会儿,东洋鬼子的飞机从天上冲下来,又擦著树梢拉上去,一撅屁股丢下几颗炸弹,王天有觉得山都被炸歪了,耳朵快要震聋了。敌人的大炮还不断朝这边轰,树炸断了,土翻过来了,可是陈连长他们全不顾这些,只一个劲地对准山下的敌人猛射。附近有...
本次决战前夕,胡琏亲率全师官兵设案焚香,祭天立誓,万余名光头弟兄,人手一碗烈酒,一排排从江边的山脚下一直站到山顶,立志为十八军、为中华民族报仇雪恨。
在这次鄂西会战之前﹐由于第七十四军的卓越战绩﹐获得了美国军界在华考察人员的充份肯定﹐经美军顾问团团长罗斯少将大力争取,七十四军从一九四三年年初开始陆续换发美械装备,不久张灵甫第五十八师就举行了检验合成兵种的协同作战以及国军使用美制冲锋枪、卡宾枪、火箭筒、无后坐力炮的熟练程度的实弹军事演习﹐部队战力大幅度提高。
被周恩来称作“千古奇冤”的皖南事变,究竟是怎样发生的?中共的党史一直宣传说,是蒋介石设下的陷阱。但事实恰好相反。
但中共对此不置一词,当华人向中共驻柬使馆求救时,中共外交官竟幸灾乐祸:“这就是你们背叛祖国的下场!”一九七六年四月十六日毛泽东、朱德、华国锋“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致电乔森潘、波尔布特、农谢“最热烈的祝贺”民主柬埔寨国家独立节一周年,并表示“中国人民将一如既往,坚决地支持柬埔寨人民的革命事业,同兄弟的柬埔寨人民团结在一起,并肩战斗,共同前进”(...
陈诚提高语调,发出命令:“吴奇伟江防军固守宜都至石牌一线,王敬久第十集团军固守公安至枝江一线,王缵绪第二十九集团军固守安乡至公安一线,周磊第二十六集团军之七十五军和冯治安第三十三集团军之七十七军、五十九军固守三游洞至转斗湾一线,各部在坚决抵抗、予敌不断消耗之后,转入攻势,将敌压迫于清江沿岸而聚歼之。第三十三集团之七十四军、七十九军于石门地区担任战区预备队,待...
这时候,王大杆子终于想起一个人来,一个久违了的不威自怒的形象在他的脑海中跳了出来,他急急地叫了一声:“太君,他们是七十四军的!与您对话的这个人叫张灵甫,我认识他,他是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师长,此人冷酷无比,连老婆通共都敢杀呀。”
“搞臭自己”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岳麓印刷厂工作三年多,在左家垄一带,除认识陈亚陆之外,我没有再交上一位“新朋友”。
刘妈妈的确是一位传统型的善良老人,但是,她担任居委会主任,对“阶级敌人”却是另一副面孔。有一次,一位“四类分子”来她家请示某事,刘妈妈训斥时脸上肌肉绷紧,眼露凶光。唯唯诺诺的“四类分子”走后,刘妈妈又恢复了往日的慈祥,笑眯眯地对我说:“小陈,党教导我们,对阶级敌人就要这样。”——党性对人性的扭曲,可见一斑。
当张灵甫、蔡仁杰带着卫士、传令兵于午后亲赴虎背山的时候,日军的第四次冲锋刚刚被打下去,明灿赶紧下山接拐子。张灵甫一见他的卫兵,觉得脸熟,待听到铁蛋亲热地喊他“小胖子”,便立刻想起这小胖子不就是明灿胡编的那个什么“王长庚”吗?他拿目光扫了明灿一眼,明灿自知理亏,悻悻一笑,向长官承认道这小胖子其实叫“胡三元”,那天点名的时候,一时想不起来,就信口编了一个名字,因...
风云突变,所有媒体大事宣传纠正“宽大无边”的右倾思想;还编造谎言,说群众反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共产党讲宽大。”一夜之间,出动大量军警搜查逮捕:一网打尽,一个跑不掉!我所在的城市,第二天,居民探头探脑打开街门,互相打听邻居“都逮走了谁?”血色恐怖,人人自危。
最后,张灵甫在动员令中希望全师官兵一定要从难从严操练战术、整饬纪律,敢打硬仗,敢出奇兵,将五十八师的各项军政素质提升为全军第一。这里所说的“全军第一”,当然是全体国军、而不仅仅是七十四军的第一名,他相信这个目标不仅是他自己、也是蔡仁杰、卢醒等诸位同志的终极目标。所以,他紧接着补充一句道:“提升为全体国军第一!”
(4),杀人杀个死。,毛对你一旦起杀机,要砍你的头,你央求道:“能否只砍我一条腿,留我一条活命?”他会斩钉截铁地告诉刽子手:“说砍头就砍头,决不能拿原则做交易!”A“毛真的要坚持‘杀人要杀个死’吗?从毛对邓小平的处理是‘留党查看,以观后效’,说明也不尽然。”
绚丽的晚霞在天上铺了一层又一层,把万山映得通红。为及时向部队传达南岳会议精神,张灵甫、蔡仁杰一回来就通知全师各团排长以上、师直各部班长以上的官佐连夜开会。大家认为,长官晋升,当然要表示欢迎,所以当他俩一进小礼堂,即全体起立,热烈鼓掌。萧云成甚至激动得带头高呼:“恭喜张师长、蔡副师长执掌帅印!”明灿、高进、常宁等人更是群起响应。蔡仁杰对此急忙摆手,示意大家不要...
就在那一年, 王玉玲女士与张灵甫将军经人介绍在长沙一个理发馆里见了面, 开始了他们的交往, 并于这一年的金秋在上海金门大饭店举行了婚礼,之后定居南京二条巷焦园一号。当时, 张灵甫将军兼任南京警备司令. 据说张灵甫十分留恋这个家,曾说:“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住上太太亲手布置的家,我好幸福呀!”
民国三十六年五月十六日的黄昏,张灵甫将军站在石洞指挥所裹,他目视着洞外不远的厮杀,终于向天掷出长长的苦喟!他集合了在石洞裹的副师长蔡仁杰将军、五十八旅的旅长卢醒将军、五十七旅的副旅长明灿将军、团长周少宾上校、参谋处长刘立梓上校,对他们晓示守土卫国的军人天职,眼看阵地将失守,惟有杀身以表白一个军人的志气。将领们都表示了不能成功只有成仁的决心。张将军频频颔首,随...
孟良崮是一处东西连绵十数里的石头山,乱石遍布,怪岩错落,既无村舍,亦无树木,缺乏水源。匪军迅即调集八个纵队(军)四面围攻,战况激烈,双方伤亡惨重,我军缺弹药粮水,枵腹征战,所用水冷式重机枪因缺水无法发射(初以人尿代替后来尿亦无出),空军虽空投弹药、大饼馒头及茶水,因山陡多落敌区。在万般困难状况下,浴血苦斗,黄沙滚滚,杀声震天,至十六日中午匪军己接近军指挥所附...
刘骁留给孟玲玲的遗书,孟玲玲还来不及收到,自己也牺牲了,死得很惨,一个人死在路边,她的遗体直到在战后才被高进和萧云成他们找到。
在网上辨论时有人说,中共建政后,虽然有过错误,但其对中国也是做了一定贡献的,尤其是大跃进之前,中国人民的日子过得还是可以的。我对此观点并不认同。
以下,让我们回顾从1914年到1923年五四运动前后期间重要的历史事件,希望读者借此对五四运动有个清楚的轮廓认识。
张灵甫 WY三剑客捞刀河:虎落平原(4)时间一晃过去两个月,侵华日军又向长沙发起了第二次进攻。这是七十四军成为全国战略攻击军后的首场恶战。最高统帅部和第九战区都对七十四军寄予重托,期望其再发虎威,力保长沙。
捞刀河:虎落平原(1)七月七日,赣北宜春。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时刻,没有一丝风,阴沉沉的乌云扣在明月山上,像蒸笼罩住了闷热的潮气,山下的河边卧著一头老水牛,只把鼻子露出水面,几株河柳也没精打采,片片树叶低垂,连树上的知鸦都懒得叫了。
共有约 31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编者按: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工程师曲善铭(Qu Shanming)2003年在北京失踪至今,一直杳无音信。曲善铭侨居美国的亲妹妹曲小杰看到留美博士黄万青到悉尼“真实人体展”(Real Bodies: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