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个人经历
由于工作性质关系,我每天打交道的大多是全国各地政府及中共党委。由于有一个项目,今天我要去找我的一位叔叔帮忙,我想四叔的人际关系非常广泛,特别是集累了近二十年官场的关系,一定对中共的认识很有自己的独立想法,我想趁此机会也去劝他退出中共。
温斯顿‧丘吉尔是一个传奇,他坚定如山的意志和高瞻远瞩的政治智慧给其当代和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2002年,英国广播电视台BBC举行了一次“最伟大的100名英国人”的调查中,丘吉尔获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英国人。
2008年2月7日,是农历大年初一,小娟却在自己的博客上贴上了那首凄美的清唱:她的处女作《美丽的魂魄》,表达对好友于宙的哀思……
第一次有机会读到《九评共产党》,是当我到了海外来求学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和蔼的女士给我递过来一张报纸,并且问我是否读过大纪元的社论九评共产党,我回答没有,于是便接受了女士的报纸。记得当时的那一篇是“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说实话,当时我觉得这个标题似乎过于严重,有点搞噱头的味道,但是我仍然把这篇文章看完了。
我外出一般乘车和坐地铁,通常带着三退真相资料和征签表格。
2007年7月20日上午10:00, 来自世界各地的两千多位民众聚集在美国首都的华盛顿纪念碑北广场,声援二千四百万中国民众退出中共。来自纽约、波士顿的几十位华人在集会现场宣誓退出中共, 另有二十几位大陆民众通过现场直播集会的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宣布退出中共。集会后进行了声援中国民众退出中共游行。
当时,江泽民已经凭著“元老”的一句话,取赵紫阳而代之,踏着“六四”屠杀的血迹,当上总书记,并享有“核心”这一顶后任总书记胡锦涛摸不到的帽子。说来也巧,就在我面对挽留、进退两难之际,报上发表了《江泽民同志在中央组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对于那些要求退党的人,不必进行挽留。”好,一锤定音!我的退党,大功告成。
〔小序:黑窑事件震惊世界。黑窑中奴工、奴童的悲惨境遇,不逊于古罗马的斯巴达克思。一个省的黑窑,已经上千;黑窑的存在,已逾十年;中共的卵翼,是黑窑蔓延的条件。黑窑就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缩影。这样一个邪党,谁若入其彀中,共伍共舞,必为人类所不齿,铸成终生大辱。笔者于1989年公开退党,弃之如敝屣。18年过去了,作为一个退党先行者,和盘托出我的经历,对读者不无阅读价值...
“六四”枪声过后,黑云压城,万马齐喑,魔怪嚣张。在我脑海里,留下两个悲痛到极点的印迹,一生也不会销蚀。
五十余年的苛政暴虐、秦火荼毒,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罄竹难书的血泪和苦难。为了给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历史素材,王友琴博士倾注二十余年的心血,撰写了《文革受难者》一书。这部浸透著无数受难者斑斑血泪的史迹,令人不忍卒读。尽管如此,我想,王友琴所记录的,仅仅是冰山之一角。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时代,王友琴锲而不舍、沉稳严谨治学态度,令我肃然起敬也。
坦克车和达姆弹,埋葬了人民对民主的期待。邓小平出场接见戒严部队,使趋炎附势者,寻到奶水的源头。一场场群丑登台的滑稽剧,上演了。
所谓“子弟兵”,在执行屠城过程中已经不折不扣地沦为邓小平等一小撮权贵阶层的鹰犬。作为有着十三年半军龄的我,他们的兽行,使我感到自己身上也有兽印。这使我羞愧,更使我愤怒。我的退党之心,坚定下来。明朝败亡之际有谚语曰:吃他娘,喝他娘,迎闯王,不纳粮!我说:吃他娘,退他娘,迎民主,没商量!
本文是我的亲身经历。在大陆一九六O年左右﹐我接到家信返乡﹐看到父母﹑弟弟﹑妹妹饥饿在床﹐无力走动﹐心如刀绞。就想﹕中国几十年革命﹐共产党当了政﹐现在怎么这样了呢﹖揭开锅盖﹐锅内全是树皮草根混杂起来烧出的食物﹐翻箱倒柜找不到一粒粮食。为什么呢﹖父亲在床上蠕动了一下子﹐有气无力的说﹕“大明呀﹐你不要找啦。我们吃糠咽菜还算好的。有些村庄的田地里连草根树皮都吃光了﹐...
我于1984年夏天,毅然要求从领导机关——市教育局,调到教育学院教书,以便对官场的事“眼不见,心不烦”,同时也在心中打好了退党的“腹稿”。但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在我20年有余的党内生活中,遇到过受处分的,开除党籍的,还没有遇到过、也没听说过有谁退党的。“党章”里有允许退党的一条,但在实际的政治气氛中,退党形同叛党,而叛党的遭遇,如中共宣传品所明示,是要被...
小序:黑窑事件震惊世界。黑窑中奴工、奴童的悲惨境遇,不逊于古罗马的斯巴达克思。一个省的黑窑,已经上千;黑窑的存在,已逾十年;中共的卵翼,是黑窑蔓延的条件。黑窑就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缩影。这样一个邪党,谁若入其彀中,共伍共舞,必为人类所不齿,铸成终生大辱。笔者于1989年公开退党,弃之如敝屣。18年过去了,作为一个退党先行者,和盘托出我的经历,对读者不无阅读价值。
家里,共军到后,先是收缴武器。父亲的手枪被收缴以后,就开始被斗争。先是关在县城里,后来放回家,罚他去为邻人挑水,做苦工,不准任何人拿东西给他吃。邻人见他饿得可怜,偷偷的让他吃点东西。大约是民国四十年三月,他被判死刑。与曾任乡长的文树成,李希成,郑治等七人,同时被杀。父亲死时才四十五岁。行刑的那天,大公家的业培公叔不让二弟前去,因为如果去了,很可能同时被杀。只...
我怎会听从毛泽东这些一劝降的诱敌甜言蜜语?在陕北一带与共党面对面斗争有十年以上的经历,使我太了解毛泽东他们那种嘴里说的一套、手中作的又是一套之统战花招,因此,我丝毫不理会毛泽东的诱骗,毅然告诉来传话的说客:“从前我当过延安县的县长,这段交情很承毛先生看得起,还记得以往那种平起平坐、共同交往的日子,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自学生时代起即信仰三民主义,服膺蒋中正委...
三十四年前的元月十日,戡乱战争中惊天动地,令全国震撼的徐蚌战役将届结束,我的父亲清泉公,举枪自戕殉国。时至今日,他的影像始终环绕在我的身边,他的一言一行,始终铭记在我心深处。
十多年前,我曾在《人民公安》杂志上看到一个案例:在新疆某地,一位农民在半路上搭了一辆监狱的卡车回家,但这辆卡车迳直开到了监狱。农民下车后要往家里走,被监狱管理人员拦住。不管农民怎样解释,监狱就是不让走。就这样,这位农民和犯人一起在监狱里渡过了18 年,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罪犯"。前几天杭州74 岁的陈渭湘先生向我诉说他的遭遇时,我觉得他跟那个农民的遭遇颇为相...
高智晟律师在他的一篇文章的结尾说到﹐为了让后代不再在恐惧中生活﹐他要坚持维权努力。读到那里时﹐我感触很深。在大陆生活近三十年﹐对邪恶中共带给高智晟一家的恐惧是不难理解的﹔其实中国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也一直笼罩着红色恐惧的阴影。我和我家的经历就是一例。
我现为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会员、中国公共关系艺术委员会会员、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爱心大使”。书法作品多次在全国书法比赛中获奖,作品“知足者富”入编《中国当代艺术家收藏大典》并获金奖、曾在《中国书画家》、《中华建筑报》等报刊杂志上多次发表。2006年向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捐款十万元和十幅书法作品,被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聘为“爱心大使”,在政协礼堂颁发金牌。
今天我参加2千万中国人退出中共的集会游行,心里非常激动。中共建政57年的历史是用鲜血和谎言写就的历史,有大约八千万人付出了无辜的生命,和有更多的破碎的家庭﹐这其中包括了我的家庭。
我是一九五七年出生于中国黑龙江省阿城县。我于一九九七年出国,来到北美。我在中国生活的四十年当中,饱受了饥荒、文革等等动荡不安的岁月。有三次险些丢了命。准确一点讲,在中共这个邪党的独裁专制统治下,本人三次死里逃生。
近日采访了一位刘姓军职转业干部。他认为中共执政没有给老百姓带来幸福,国企被掏空、员工被迫下岗、生活没有保障;共产党实在太黑暗、太腐败了, 他决定放弃20多年党龄表明与共产党决裂。
近日记者采访了一位在文革时曾遭遇迫害,被下放至陕西偏远地区接受劳改长达16年的退党人士,除了文革的创伤之外,他感到现今中共执政下,很多人交不起学费,看不起医生,令人民怨声载道,但是许多中国人过去一直不敢反抗,现在三退的活动正好是和平的给了中国人一个摆脱中共恶党的机会。
首先感谢大家放弃休息时间冒雨前来参加座谈会,关注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这次座谈会的主题是“告别恐惧讨共诉苦”。有人问我:为何中国人不敢讲真话?为何中国人在海外也不敢讲真话?国人不敢讲真话是因为中共专制暴政非法任意剥夺了国人讲真话的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因为在国内任何人敢于讲真话,轻则失去原有的一切既得利益,重则受拘捕判刑;中共暴政当局利用反复不断的政治迫害运动...
我是生活在中国大陆武汉市的一个普通人,小时候家住在河北。我读《九评共产党》之后,往日的惨事又一件一件的浮现在我的眼前。我觉得《九评》写的太好了,太真实了。我想把我小时候所经历过的惨烈也告诉大家,进一步控诉共产恶党的罪行。
共有约 30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周二(11月20日)下午在白宫玫瑰园赦免两只火鸡,使它们免于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