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茅庄的旅行
你要享受速度的快感,可以在台三线奔驰,从大溪到三峡,这段路我常骑车行走,倏忽而过,向前奔跑,几个转弯,就在群山之间,有时可以看到油桐花在远处山头,这段路有很多的庙宇,大部分的人都是开车经过而已,我也是比较少停下来,现在就奔驰在台三线,寻找春光。
两年多前,想要完整的寻访十大民宅,来到深坑,对永安居黄宅红艳艳的砖头和多处的枪孔,印象很深刻,这附近有五栋古厝,我之前大略的逛过,回去看资料,少走了一栋,就是开喜乌龙茶广告办桌的那栋,所以以后还要再来走透透的,近日随着研习活动,又来到深坑,除了把豆腐吃完外,也把以前的资料照片作个整理,豆腐都吃了总要有个交代,再次的了解一下深坑黄宅的永安居。
陆军联谊厅,上次来时已过了吃饭时间,我只在外围看看,也看了菜单,想要约一票人来此聚餐,网路上写着这里是超便宜的古迹餐厅,最近有人申请挖宝,据说有日人撤退时埋藏在地的黄金,价值约有十亿,还有孙立人将军的故事,如同古迹餐厅,传奇轶事,不远而来。
往新竹的路上,我们要去迎曦山室,还要去青草湖的灵隐寺,最后又来到有名的凤凰桥。
今天的天气预测80%会下雨,我们要从深坑越岭到南港,走土库岳古道,今天的活动,来参加的人很多,可能是放假下雨天,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我们桃园就来了很多人,搭捷运到景美集合,没有到景美老街闲逛,就分批直接搭660公车到深坑,有些人久未露面,大家亲切的打招呼。
清晨露水微湿帐篷,有点凉意,开窗可以看到清晨安静的松萝湖,你就在她的周遭中,昨日在玉兰茶园碰到的学生队伍,现在才走下来,昨晚他们在山上的平台过夜,还是在湖滨露营比较棒,帮学生们照相,学生们都很会摆姿势,我按著快门,念著第一张十七岁之湖,第二张十八岁之湖,第三张十九岁之湖,有彩蝶飞来凑热闹,此时湖边起了一阵山岚似雾,后面的山势慢慢的呈现,美得有点迷濛似幻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十七岁,围绕着梦17洗发精的广告,小提琴的声音“Inside of my guitar”,长发的女人,配上小提琴的优雅,让我十七岁纯净的心,也许就如松萝湖自然原始清净,松萝湖,十七岁之湖,如十七岁之少女般清新美丽,读书时就听过他的大名,向往不已,十七岁之湖,有何吸引人,不管是李宗盛的歌“我不是女生,早已过了十七”,还是白先勇的小说“寂寞的十七岁”...
紫藤庐小小的一间古迹老房子,就在新生南路旁,台北监狱围墙的附近,那次我去台北在附近晃晃,刚好看到路旁的一栋老房子,原来就是紫藤庐,这里是新生南路三段十六巷附近,我先在旁边大略的看看,然后就进去参观。
中正纪念堂的围墙,最近新闻炒的沸沸扬扬的,印象中蓝瓦白墙,有各式各样不同的窗户,拍照片是个很美的地方,在日治时期的老地图里,中正纪念堂的旧址,是陆军步兵第一联队与山炮队之军事用地,也是台北市中心少见的大片广场。
梅屋敷和台北国际艺术村,又东洋又西洋的两栋老房子,都在台北火车站的旁边,梅屋敷是日本的高级旅馆,艺术村是艺术家交流的空间,连同行政院一起作规划,可以当作是台北古城一日游的一小段。
今天要大台北龙脉健走,我们在士林捷运站的中正路出口集合,士林站看来都已经是新的店面了,有点我印象中日本捷运站的味道,当然不是我以前搭往东吴的那种景象,出口就是故宫展览的广告,在中正路换搭联营255公车,往内双溪的中央社区,士林地区我很熟悉,路上西欧加油站,泰北中学,东吴大学,卫理女中,都是熟悉有点回忆的场景。
午餐后上路,菁桐古道走到这里兵分两路,想要挑战的人就去爬薯榔尖,其他人就直接下去菁桐车站,就如企图心强的人,开始宣布挑战2008,我们这种没有企图心的人,就挑战2007金猪年赚大钱。
过年期间都是晚睡晚起的,骨头都睡老了,今日特别起早到汐止来走路爬山,为的是不在怠惰,也要让精神更好起来,人到中年,更要好好的保养身体了,今日主要的地点是汐止老街,然后走汐平公路和菁桐古道,最后爬山到菁桐小镇以及平溪搭小火车回家。
第一次要去九份,是桃园一家茶艺馆办的,那天刚好父亲要我陪他去姑丈家,结果缴了钱没有去,真的实在是满可惜的,那时也有看到杂志写九份,后来悲情城市在桃园戏院上演,看完后,那年的冬天过年时,我就坐火车,跟同学去了山城九份,跟着咖啡广告上的感觉走。
菁寮老街,感觉是条安静破落的老街,走到这里,近午的阳光有点热度,益发显的迷离,我们来到菁寮村与墨林村,墨林村墨客如林,好雅的名字。
行程的第二天星期日,先到盐水,在电视的气象报告里,常看到盐分地带的嘉义台南,海浪大浪转小浪,小浪转中浪的,台语念起来,就充满了趣味,这次我们在明郑时期的历史建筑里,体会昔日郑成功打败荷兰人的风采,荷兰这个国家的政治安定社会福利发达,所以现今网路上也流传着,“为什么郑成功要打败荷兰人呢?”的缪思。(注1)
傍晚时来到代天府,今天天气不好,阴阴暗暗的没什么光线,没能照出夕阳西下,南鲲鯓山门金碧辉煌的样子,南鲲鯓是拜五府王爷的,以前一直听说很有名,小时候也一直不知道南鲲鯓是什么意思,五府王爷也不知是那五府,现今得知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就是大鱼的意思,而李、池、吴、朱、范五府王爷,飘扬的旗帜就在南鲲鯓的山门。
很久没有和团体一起出访参观了,世风日下,世道艰难,不要对抗,只要文化,喜欢那种志同道合的感觉,这次我们要来到南部海边的嘉义台南一带,俗称盐分地带的区域,印象中的湿地,给我的感觉,就如“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属南台湾特有的景色,南鲲鯓代天府、佳里金唐殿等,还有盐水的八角楼,以及菁寮天主堂小车站等,这次的活动,将是同学们另一个精彩的回忆。
咖啡广告上说1908年给水盖的房子,白纱女孩优雅的往前走,绑着丝带的帽子轻轻的滑落,给自来水博物馆多一份美丽的暇想,自来水博物馆已成拍婚纱最热门的地方之一,几次前来,或多或少都会看到几对新人来此留影,同事中就有两人选这里作为景点,自来水博物馆已成拍婚纱的圣地。
今年的岁末年初,原本是准备要到竹东看老街古厝,然后走清泉白石,以及到霞喀罗古道赏枫,把自己当作是侠客,再一次的健走登高,做为年终的庆典,新竹山区的清泉白石这个地方,总让我想起露莎兰的歌声,“归来吧!归来吧!露莎兰,请问低头泣血杜鹃,哪儿是我心爱的露莎兰”,气象报告说天气不好会下雨,让我有点犹豫,懒得湿湿的走在山区,于是回归温暖的被窝,在岁末的假日整理些资料书...
静心湖在那里?在科学园区的竹村七路那里!园区在那里?就在你的心里!只要是不好讲出来的地区,就说是在你的心里,科学园区给人的感觉总是硬梆梆的,有个湖就能让你倾心,两年前曾在新竹地区工作,我的工作内容偶而会来园区管理局上电脑的课,时间较早的话,就会先来湖滨逛逛,静心湖有碑题字为“养身以动,养心以静”,人到中年,体会日深。
新竹竹北的六家为什么叫六家,以前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台湾高铁有经过,附近有个高铁体验馆,其他就是查询而来的资料了,现在流行“全家就是你家”,你家我家全家的六家,就如青埔站一样非常吸引我的注意,新竹竹北的六家旧名为六张犁,其地名起源于垦地之面积,以每五甲为一张犁计,意即有三十甲的耕地之处,故名为六张犁,大正九年(1920)时才改称为六家。
十月中秋过后,阳明山吹着特有的凉风,上山看看几栋阳明山的老房子,教师研习中心,草山御宾馆和草山行馆,这些都在阳明山顺路的附近,车子才刚开上仰德大道,就开始脱离尘嚣了,台北很方便的得天独厚,从热闹的中山北路,没十分钟就可以直上阳明山了,在全世界的首都中相当少见,刚骑上坡没多久,在岭头站的对面,就有一栋雅致的砖房,比较漂亮的就是窗眉,想起了李敖的“不看你的眼,不...
你说你要去桶后越岭,我也想要去,那是个美丽的地方,台北县的桶后溪北势溪,总让人想到红河谷和露营,还有那首优美旋律的红河谷歌声,“From this valley they say you are leaving,We shall miss your bright eye and sweet smile”,年轻时喜欢的歌声,再度在心中响起,桶后越岭,要从乌来走...
这之字形的下坡路,走了好长的一段路,又向旁边民家问了路,北平国小就在后面不远处,我们在此休息,又继续往前走,旁边有座泰安堂的民居,旁边另外挂有牌子写吕泰安药房,原来这里就是前面问路所说的药房,门口还挂着营业中的牌子,农村乡下的药房寄居在民居,倒是难得一见的景象,这里左转就是柿饼之乡的旱坑村,这里有很多的柿子工厂,已经变成柿饼特区了,看到有很多的工作室,有一些...
今年秋冬协会的研习活动,有健走翠峰湖松萝湖,还有乌来桶后越岭和湖口越岭新埔,这样子的行程都是我有兴趣的,而越岭和健走有何不同,这些都不很重要,反正就是走走走就对了,湖口新埔越岭行军,让我再次的造访新埔小镇。
我们学会每年各季举办一次户外之旅,此行学会的户外课程,是走向新竹郊外,想要有一段秋日的山城之旅,最主要的是在秋老虎的余威中,舍弃红绿的对抗,欣赏柿子的黄澄,回归最原始的怀旧心情,走向山城秋色,走向客家本色,走向最原始的客家美食。
往海边湿地走,假日里这里人潮很多,高美灯塔当然是不能进去的,这里灯塔的建筑特色,是塔身采用红白色相间的,一般看到都是全白色的,过了海堤就是高美湿地,远方的风车还有整片的高美湿地,人群散布在都是,都是嬉闹的声音,感觉到美好的景象,这样子的景象感觉是物阜民丰,人间天堂的样子。
读大学时第一次爬山,就是五寮尖,回程的时候大家都回台北,只有我从三峡转车,然后经大溪回家,年轻时的初体验,又有大山气势,对五寮尖之旅,留下美好的印象,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想再来,五寮尖很容易亲近,离家近,骑车只要四十分钟就到登口了,所以每当有决择或者心里有事,想走段艰苦行程,就会再来,曾经想每年来一次,但总没有如愿,五寮尖行程,有点累,又有点向往。
打电话和以前的朋友聊聊,想起艺术学院的月色,艺术学院已然是台北艺术大学,李祖原大师设计规划的红砖水泥建筑,有一间杂志介绍过的荷畔餐厅,后面有荒城剧场,也许有荒城之月,当然也有卖咖啡的餐厅,有看过海报宣传单,属于关渡地区和艺术学院的“干豆门艺术节”的踩街活动,关渡,应该像是个门神的堡垒,听说在某个台风之后,因为阻塞河道,所以把它炸开了,关渡老街和关渡宫,可以闲...
共有约 17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华尔街日报》报导11月20日报导,美国制造业联盟(AAM)希望,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能够第一次发现造假公司的时候,就让其支付赔偿金,或者至少承认错误。目前FTC的政策是在造假公司第二次违规后才追索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