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交流园地
五月的天,时有乍暖还寒的时候,早上还感觉凉风飕飕,午后,已是炎炎夏日当头了。我坐在小店的电脑前,拧开小风扇,专注地敲打着键盘。一位穿绣花短袖,留齐耳短发的女生走了进来,我们相视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因心里想着正写的东西,没和她多聊。
一天过得真快,转眼即逝,不知不觉夜色降临了,小街已闪烁著灯光,路人稀稀廖廖,我的小店该打烊了,但我却不想走,坐在电脑前津津有味地读一篇轮回转世的文章。这时一位戴眼镜的年轻顾客走进店里,一看就是个书生。我起身招呼他,可思想还沉浸在轮回故事里,忍不住问顾客︰“你信不信人有轮回?”
事情发生在河北省唐山市。年前,一个朋友去小山附近想选购一辆电动车,正当他用心挑选之际,发现后面两个男子紧跟不舍,他一回头,那两人立即装作看车子,他往前走,那两人也尾随其后,这位朋友本职是做保安工作的,当即警醒,故意掏出弹簧刀亮了亮,那两个人见势不妙,一溜烟跑了。
在这个风景优美、信仰自由的国家里见到您们,我们感到很高兴。隔山涉水,远在这里相见,这是我们的缘分。尽管今生我们不是一家人,但是我们的血脉却是承连着,因为我们都是同一个祖先的后代—中华子孙。
二月十五日,大年初二,你和家人一同游览巴黎埃菲尔铁塔时,遇到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们。你对其中的一个长辈大打出手,用石头把他的前额打出一个五公分的口子。随后你被巴黎警察逮捕,还要开庭受审。
辞旧迎新之际,我和同事外出一行四人去办事,说来也巧,在中午约十二点多钟时我们开车在萨尔图卡尔加里路上去新村,当行车刚路过一厂办公楼门前约二百米处时,我们偶然发现一厂办公楼上的国旗倒置挂在旗杆上,在风中有气无力的摇动着,看得非常清楚。一厂办公大楼在萨尔图市区中心位置,是原大庆市管理局办公大楼,后来管理局办公大楼迁出,此地又成为一厂办公大楼所在地。但是萨尔图也是...
有几个大法弟子每天坚持走出去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有一次,她们遇到一位中年男子,开始向他讲真相,问他入过什么,他说我什么都入过(党、团、队都入过);让他退党,他问:退了党还用交党费吗?回答:不用。他非常高兴,又接着问:那谁给我做主呢?大法弟子告诉他:正神、正的力量给你做主!听到这个回答,他立即表示同意三退,而且高兴的大喊:“我不用交党费啦!我不用交党费啦!...
几年前,一次在国内坐出租车时,和司机聊起了时事。司机说到高房价时非常气愤,因为买不起房,他一家三口人迄今仍和年迈的父母挤在一处小房子中。他不无反讽地说道:“我们要‘感谢’共产党啊--培养出了那么多的贪官--都是一党专制闹的。”以后类似的说辞我也听过不少。让我惊诧的是,不仅仅是诸多知识份子,就连不少没受过什么高等教育的平民百姓都意识到了中国的问题就在于中共的一...
当今世上,看似文明进步,其实不然,道德江河日下,人心不古,世态炎凉、纸醉金迷,逐于名利,情欲沉沦、迷失真我。尔虞我诈、色情、暴力充斥,横行霸道;偷窃、抢劫、贪腐、诈骗;黑心货、吃喝嫖赌、吸毒、假冒,林林总总,无奇不有。洪水、台风、地震、矿难、沙尘暴、蝗灾、雪灾、海啸、瘟疫流感,层出不穷,天灾人祸各地频繁,中国大陆更是首屈一指的集大成者。
每个人都很忙,都有一堆牵挂的事情。面对现在的纸醉金迷的社会,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谁没有吃过别人的亏?谁没有对不公平的现象无可奈何过?谁没有怀疑过别人会对自己干出什么坏事来?久而久之,人们已经习惯了在猜疑和恐惧中生活,以至于没有了理智的思维,对身边发生的事情默然了。
山东省莱西市河头店镇拦马庄村是个位于胶东半岛中部的小村子。从五、六十年代起,这个村里的历任村支书结局都很凄惨,多数不是家破就是人亡,以致一段时间里没人敢当这个官。五、六十年代的村支书、村主任分别是郭振松和刘成江,这两家人后来都家破人亡。郭振松的大儿子得了一种怪病,见家人就骂,闹的鸡犬不宁,直至病死。郭振松的两个孙子结婚后一个服毒自尽,一个病死。刘成江共有子女...
笔者在中国南方某城市先后拍得一组图片,深感中国人民在逐步觉醒。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顶着邪党的残酷迫害持续讲真相,感动了世人,感动了中国大地,感动了苍天,长期受邪党洗脑毒害的中国人民正在走向希望的明天!
我代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来声援,六千多万中国同胞退出中共党团队的壮举!这标志着中国大陆全民的觉醒!这标志着中共正在全面解体!
2009年9月上旬,中国文物报以大半个头版,隆重推出了拆除安徽省宣城市广教寺的惊世“壮举”,并配有几幅现场照片,场景宏大。经多方调查,此历时数年、头绪混乱、前后矛盾的事件之全流程,终于原原本本的浮出了水面:
本月十五日左右,受一个朋友热情邀请去广西一趟。到了火车站,碰到的是警察候车厅入口查身份证,近些年为了更好地监控老百姓,好像天经地义一样,每倒一次火车,都要人人身份证登记,好像每个人都是杀人抢劫犯似的?为此很多次去坐火车,都和那些差佬理论好多次!都说是例行检查,发火好多次,我真的不喜欢被别人记录和监控,像个贼人似的。
三叔公在回忆文革的事时,仍心存内疚得说:“我曾害死了自己的兄长。”三叔公和在斗地主的时候,他为了寻求自保,将自己的同族兄长林六告发,一起和红卫兵批斗了林六。在关押的期间,红卫兵对林六拳打脚踢,最后把林六迫害致死。
故事中讲述一位老婆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她老人家有着与众不同的神奇见解,就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某日,在她临终前说:“当今‘皇上’是妖精,是一个赤色的三条腿蛤蟆精,它是来祸害中国、残害人民来的,但是它不会长久,就在某一天中国将发生一件大事,中共将灭亡,希望子孙们切记。”说完便带着微笑离开了人世。
大火烧了所有麦子,只有一块麦地在大火中神奇地留了下来,麦子的主人大呼:“神了!真是神了!”人们也无不称奇。
笔者自我简介:原中学教师,十余年来,为弱势群体免费代理维权讼诉、揭露罪恶。因此两度被关押,被施以暗杀,被恶警殴打,被法官当庭殴打,经常被施以恐吓,常被监控及受国保约谈。人生信条:为了活出人的尊严,愿为民主、人权、正义洒尽热血。
今天我们迎来退党月的第一个周六,剑桥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像往常一样上午10点,准时来到剑桥市中心,向来往的游人拉开了横幅《解体中共,制止迫害》和其他退党信息的横幅。义工们不断地向华人发《九评》,讲真相,促三退,打出强烈的信息:只有退出党,团,队。才能有未来。同时向来往的世界各国的游人揭露中共的丑恶面目,抵制中共的渗透。
2009年的端午节到了,中国大陆家家户户又开始悬挂鲜艳多彩的纸葫芦,祈求自己和家人在一年中幸福平安、远离疾病。
我坐在列车的下铺,踏上了回家的路。对面铺位坐的是一位六十开外的长者。我不由与他攀谈起来。谈话中得知是一位老乡。他告诉我他的儿子在大城市买了房子,每平方米一万多,总共八十多万,是按揭贷款买的。做了首付,每月还要还几千元……我说那你儿子一定工资挺高的,他说工资确实不低,但是……,我看他有点犹豫的样子,神情有点黯然,就觉的他有隐衷。
我的老爸今年已近八十高龄了,是个有着六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老干部,是中共的“忠实信徒”,也是一个叫他退党总不开窍的“老顽固”。以前,我给他讲法轮大 法的真相,他总不听。退党大潮开始后,我叫他退党,他就唱“东方红”、唱“国歌”,他说他只信共产党,只信科学。我见他这样,老不开窍,就想他怕是没救 了,后来就再没紧盯着他讲真相、劝退党了。
毛时期标语口号最多、最疯狂,一句口号一场运动,特点是:打倒一切,只剩下党;什么都反,什么都革,实在没啥革了,就革“命”。这时期的党员干部不仅能革命还有梦想,并用梦想创造了无数人间奇迹,懂得了“你可以做不到,但你必须要想到、说到”的革命真理。为标语口号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很小的时候就听老人们讲过薛仁贵的故事。老年人几乎都会讲,谈起来绘声绘色,娓娓道来,听的人是人神入迷,遐想联翩。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今年2月份,我在湖南省衡阳市出差,与有业务往来的公司总经理一道去看望他爱人的爷爷,总经理爱人的爷爷在医院住院,已经75岁的高龄。当时老人在搀扶下,还能慢慢移动。几天后,总经理爱人的奶奶与我们一道乘车,在车上她告诉总经理说:“你爷爷已经不行了,医院叫作好最坏的打算,准备后事。”说起来很伤感。我听后,马上对总经理说:让他爱人的爷爷念“法轮大法...
我已去世的奶奶曾参加过共产邪党的八路军,当的是文艺兵。因为祖辈和邪党扯上了点关系,小时候我还为此挺自豪的。现在看过《九评共产党》后,才完全知道了中共邪党就是一个害人的东西,祖辈在那个年代里被卷入其中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同时我也回忆起来了,小时候奶奶在只言片语中曾透露出来的邪党罪恶。
标语是时代的一面镜子,从很大程度上反映着执政党和当代社会的风貌。 《九评》著作中淋漓尽致、入木三分的揭示了中共恶党剧毒无比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些邪恶基因在这短短几十年里,也渗入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从身边出现的各类标语中也可见一斑。
最近在中国大陆热播的电视连续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我是用了一个周末通宵达旦地看下来的,而且欲罢不能。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团长》以特别的视角反映了国人相当陌生甚至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的中国远征军的历史,给人们补了一堂悲壮、惨烈的全民族抗战课。更加深了对那些隐瞒篡改历史,奴化人民者的痛恨。
共有约 49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由于外敌入侵,由民众自发形成的义和团运动,展现了百年前中国民众团结御侮的决心。”中共官媒新华社11月13日的一篇报导,如此写道。另一官媒人民网也转载刊发。 你没看错,奉信“无神论”的共产党,竟吹捧起相信神佛的义和团;向来自诩“现代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