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进化论的科学家与各界人士往往会拿出猿人的例子来说明进化论的正确性。现在一般人一提到“史前时代”脑海中就会浮现一个画面:一群毛茸茸的人,用兽皮遮掩著身子,男的拿着长矛,女的手里抱着小孩,在山洞旁边,中间生著一团火堆;首先映入脑海的,就是很原始的社会。
一九六五年,考古学家帕特森(Bryan Patterson)和豪威尔斯(W.W.Howells)在非洲肯亚的Kanapoi发现一件经鉴定为四百万年前的人类上臂肱骨化石。美国加州大学的马克亨利教授(Henry M.McHenry)和克卢希尼教授(Robert S.Corruccini)称,此肱骨和现代人的肱骨几乎没有任何差别。(见参考资料4)
对于生命的产生,现代进化论认为也是一个自然过程,认为简单的有机物和无机物在某种特殊条件下进化成复杂的生命大分子,各种复杂的大分子进一步组合演化形成原始生命。读到这么多串连的“理想化”过程,读者恐怕会考虑其中的概率问题了,英国科学家霍伊尔(Fred Hoyle)曾表示:“上述事情发生的可能性正如利用席卷整个废料厂的飓风来装配七四七喷射机一样。”
一八五九年,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根据一些零散的事例,鲜明地提出了进化的观点,认为今天复杂的生物界是从简单的原始生物一步步进化而来。不过历史好像总要在重复中循环前进。随着科学深入广泛的发展,历史流转到今天,昔日被进化论“解决”了的问题又转了回来,许多人发现进化论的问题后,重新陷入古老的疑问:生命到底从何而来?近二十年,大量的事实发现使进化论陷入了真正的危机。众多的科学发现使真理的天平明显地向人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倾斜了。
综观之前提到的考古发现,我们不免会在心中产生一个很大的疑问──为什么这些考古发现所呈现的观点,与我们现有的认识大不相同,甚至抵触学校教科书的内容?大部分的读者也许会感到怀疑:如果真有这么多证据显示几亿年前已有人类文明,那么为什么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
还记得上帝造人、女娲造人、盘古开天或是诺亚方舟的神话故事吗?当“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说法取代神造人的说法后,这些故事逐渐地被我们淡忘了,或是被当成古人由于对大自然现象缺乏科学的理解所产生的奇想。但是神话的本质是什么呢?从许多古代出土文物和典籍显示,不论东方或西方,古人是相信、崇敬神的,遵守着神所教导的道理(神话)做人处事,薪火相传。然而到了后来,神话的内涵不被后人理解了,人们就渐渐地认为神话仅仅是一种飘渺的想像罢了。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走入古老的神话研究,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法国有一家工厂于一九七二年时从非洲加蓬共和国一个叫奥克洛(Oklo)的地方进口铀矿石来使用,他们惊讶地发现,这批进口铀矿石已被人利用过了。因为这批铀矿石的含铀量相当低,铀矿石的一般含铀量为0.72%,而奥克洛铀矿石的含铀量却不足0.3%,和我们现有的核反应炉的废料几乎相同。法国政府宣布了这一发现,震惊了全世界,并吸引了世界上各国的科学家们来到奥克洛进行研究,并将研究成果于一九七五年国际原子能委员会(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的一个会议上公布。研究的结果表示这是一个大型的、天然的核子反应炉,由六个区域约500吨铀矿石构成,输出功率估计为100千瓦。这个反应炉保存完整,结构合理,运转时间长达五十万年之久。
我是一位新闻研究所的教授。美国极受尊崇的普立兹新闻奖的创办人曾说:新闻工作的三大目标就是:第一是报导真实、第二也是报导真实,第三还是报导真实。这说明了追求真实是人类十分重要的根本目标。不过,什么才是“真实”呢? 英国哲学家艾丁顿曾举例说明科学家研究“事实”的限制:一位海洋生物学者以六吋的鱼网网眼,花了很长的时间在海里网鱼来研究海洋生物,最后终于得到一个“科学”定律:所有的鱼都比“六吋”长!
    共有约 3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