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政府将在周二、周三两天,以音乐会“卢沟晓月 ”,纪念七七抗战七十五周年纪念日。国防部指出,国军是抗战的主力,八年抗战期间,国军奋勇作战,捍卫国家人民,历经二十二场会战、一千一百多次大型战役、三万八千多次小型战斗,两百多位国军将领壮烈殉国,伤亡官兵高达两百二十二万多人。堪称为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民族御侮圣战,是一段不容被遗忘的历史。
叶先生说“中国不会亡于日本,但中国会亡于中共”这句话是多么贴切。现在我们祖国大陆还是在被西来幽灵中共所控制,它没有亡,实际上它的理念、道德危机四伏,人心不古,这不是真正的亡了吗?这比表面的亡国还可怕!
  八年全面抗战时期,国军三军将士同仇敌忾,浴血奋战,谱写了一曲又一曲精忠报国的壮烈诗篇。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国军抗战中推崇的军人思想及战术,看一看国军作为抗战主力军的真实精神风貌。
1943年秋,太平洋战争的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日军已被迫转为守势。在印缅战场,中美英也在计划联合反攻缅甸。日军为了策应太平洋战场和缅北作战,牵制中国军队与国军驻印军(新一军)南北夹击攻击缅北日军,认为“除了付诸于武力,别无其它方法可寻”。湖南西部的常德因其重要地位,克之即可威逼重庆﹐因而侵华日军将其作为进攻目标,集中约5个师团、4个支队共10万余人的重兵和第3飞行师团130余架飞机,在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的指挥下,对常德地区的国军发起了进攻。
在十四年抗战中﹐国军与侵华日军进行的较大的会战﹑战役共有四十多次。现大致汇总如下﹐这些战役都是国军打的﹐国军是抗日的主力军一目了然。
  八年抗战,国军师级以上将军阵亡两百人,陆军总共阵亡、负伤、失踪三百二十一万一千四百一十九人,空军阵亡四千三百二十一人,毁机二千四百六十八架,海军舰艇几乎全部损失。
在整个抗战过程中﹐国军海军对侵华日军的作战堪称英勇悲壮。当时国军海军力量极为薄弱﹐与自称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之一的日军作战﹐国军海军全凭英勇顽强﹐期间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八年全面抗战﹐国军海军为抗战的胜利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八年全面抗战,国军总共伤亡三百二十一万人,两百多位国军将军阵亡,国军抗击著日军的所有甲级作战师团。同时,在中国战场被击毙的日军共六十多万人,在中国毙命的日军将领近一百三十人,其中被国军击毙的日军将领至少一百人。国军当之无愧是抗日的主力军了。
  在八年全面抗战中,国军空军豪气如宏,创下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及辉煌的战绩。限于篇幅,我们这里只是介绍其中的一小部分,在国军空军独立作战方面,列举了四例:“八一四”空战、淞沪及南京空战、武汉“二一八”空战、远征日本的轰炸;在大规模的空战方面,列举了两例中美联合对日作战:中原空战、长衡空战。
湖南湘西的芷江素有“滇黔门户,全楚咽喉”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抗战中亦是如此。
一九四二年,日军攻克缅甸,随后继续向中国云南进攻,先后攻克怒江附近的德宏、腾冲、龙陵、惠通桥,切断了战时中国的经济命脉之一--滇缅公路,意在从经济上封锁中国,使国民政府屈服。尔后,美国开通了驼峰航线,美国陈纳德将军的“飞虎队”开始向中国大西南运输援华作战物资。但驼峰航线运输能力有限,满足不了战时中国战场庞大的物资需要。因此开辟一条连通印度与中国的中印公路及中印输油管道,将盟军在印度的战略物资输往中国就显的极为迫切。
在整个抗战中,国军有一支战力表现极其突出、名扬中外、令日军闻风丧胆、为中国争取无限荣耀的英雄部队,那就是中国驻印军。
在这一个多月规模巨大、战况空前激烈的鄂西大战中,国军三军将士创辉煌战绩﹕共毙伤日军达二万五千七百多人,其中击毙日军校级指挥官五名,内有独立步兵第九十大队大队长舛尾芳治中佐,独立步兵第八十七大队长浅沼吉太郎中佐,独立步兵第八十八大队长小野寺实中佐,步兵第一○四联队第二大队长皆塚中佐,步兵第二一七联队第一大队长广濑义福少佐。另外毙伤和缴获战马共一千三百八十四匹,击落日机四十五架,击毁日军汽车七十五辆,击沉、击伤敌舟艇一百二十二艘,缴获器械、枪支弹药无数。
上高位于锦江的上游,俯瞰赣东平原。日军占领上高,即有助于进攻长沙,又可以凭此进攻赣南。一九四一年三月,日军调集了第三十三师团、第三十四师团及第二十混成旅团,共约六万五千人,由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指挥,采用分进合击战术,分南、北、中三路向上高扑来。
日军占领武汉以后,急欲打开通向中国大西南的门户--长沙,进而直逼重庆。在一九三九年九月至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底这两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日军三次进攻长沙,三次均遭失败,总共被国军毙伤达七万多人。
一九三九年的国军与日军在广西昆仑关的大战,是国军第一次以机械化新军与日军作战。在昆仑关大战后,日军开始认识到,国军已踏入世界近代军队行列。
日军攻克南京后,国民政府迁都重庆,但将大部分政府机关和军事统帅部留在了武汉,使武汉临时成为当时全国军事、政治、经济的中心。
三月二十四日,日军开始猛烈炮轰国军防卫工事,战斗激烈期间,第二集团军阵地每日落炮弹竟达六、七千发。炮轰之后,日军又以坦克车为前导,向国军阵地猛攻。台儿庄外围阵地工事被悉数摧毁,日军步兵随后越过战壕,步步向前推进。国军因武器太差,仅能以血肉之躯与日军炮火、坦克车猛烈搏斗,当坦克车突入战壕时,不少中国士兵腰缠炸药包,与日军坦克同归于尽。日军猛攻三昼夜,才冲入台儿庄城内,与国军发生激烈巷战,第二集团军至此已伤亡过半,渐有不支之势,孙连仲总司令死守待援。自二十七日起,双方军队在台儿庄寨内作拉锯战,情况异常惨烈。
淞沪会战至十月中旬,国军已付出惨重的代价,主力各师补充兵源达四、五次之多,原有下级军官和士兵伤亡达三分之二,旅、团长伤亡竟达半数以上,如二十一军团原有旅长六人,三死三伤。坚守江湾的孙元良将军第八十八师,经过五次整补,最后仍只剩四千人。十月二十六日,从四千人中,抽出一营四百五十二人,号称八百,交给第五二四团副团长谢晋元,固守苏州河北岸的四行仓库,以牵制日军,掩护国军自北站、江湾间阵地转移至苏州河南岸。二十七日凌晨,日军从苏州河,对沿途村居民房纵火,搜索前进,来到四行仓库附近,不知到里面有伏兵,谢晋元一声令下,日军猝不及防,被打的落花流水。随后谢晋元率部孤军奋战四昼夜,于三十一日奉命退入上海租界。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谢晋元于一九四一年被刺殉国。
谁是抗日的主力军(四)武汉保卫战(续)
    共有约 8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