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第二天早晨,柯林斯太太和玛丽亚到村里有事去了,伊莉莎白独自坐在家里写信给吉英,这时候,她突然吓了一跳,因为门铃响了起来,准是有客人来了。她并没有听到马车声,心想,可能是咖苔琳夫人来了,于是她就疑虑不安地把那封写好一半的信放在一旁,免得她问些卤莽的话。就在这当儿,门开了,她大吃一惊,万万想不到走进来的是达西先生,而且只有达西一个人。
   第 31 章费茨廉的风度大受牧师家里人的称道,女眷们都觉得他会使罗新斯宴会平添不少情趣。不过,他们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受到罗新斯那边的邀请,因为主人家有了客人,用不着他们了;一直到复活节那一天,也就是差不多在这两位贵宾到达一星期以后,他们才蒙受到被邀请的荣幸,那也不过是大家离开教堂时,主人家当面约定他们下午去玩玩而已。上一个星期他们简直就没有见到咖苔琳夫人母女。在这段时间里,费茨威廉到牧师家来拜望过好多次,但是达西先生却没有来过,他们仅仅是在教堂里才见到他。
第 27 章浪搏恩这家人家除了这些事以外,再没有别的大事;除了到麦里屯去散散步以外,再没有别的消遣。时而雨水泞途、时而风寒刺骨的正月和二月,就这样过去了。三月里伊莉莎白要上汉斯福去。开头她并不是真想去;可是她立刻想到夏绿蒂对于原来的约定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于是她也就带着比较乐意和比较肯定的心情来考虑这个问题了。离别促进了她想夏绿蒂重逢的愿望,也消除了她对柯林斯先生的厌恶。这个计划多少总有它新奇的地方;再说,家里有了这样的母亲和这样几位不能融洽的妹妹,自难完美无缺,换换环境也好。趁著旅行的机会也可去看看吉英;总之,时日迫近了,她反而有些等不及了。她在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最后依旧照了夏绿蒂原先的意思,跟威廉爵士和他的第二个女儿一块儿去作一次客。以后这计划又补充了一下,决定在伦敦住一夜,这一来可真是个十全十美的计划了。
      第 25 章谈情说爱,筹画好事,就这样度过了一星期,终于到了星期六,柯林斯先生不得不和心爱的夏绿蒂告别。不过,他既已作好接新娘的准备,离别的愁苦也就因此减轻了,他只等下次再来哈福郡,订出佳期,使他成为天下最幸福的男子。他象上次一样隆重其事地告别了浪搏恩的亲戚们,祝贺姐妹们健康幸福,又答应给他们的父亲再来一封谢函。
第 24 章彬格莱小姐的信来了,疑虑消除了。信上第一句话就说,她们决定在伦敦过冬,结尾是替他哥哥道歉,说他在临走以前,没有来得及向哈福郡的朋友们辞行,很觉遗憾。
    第 23 章伊莉莎白正跟母亲和姐妹坐在一起,回想刚才所听到的那件事,决不定是否可以把它告诉大家,就在这时候,威廉?卢卡斯爵士来了。他是受了女儿的拜托,前来班府上宣布她订婚的消息。他一面叙述这件事,一面又大大地恭维了太太小姐们一阵,说是两家能结上亲,他真感到荣幸。班府上的人听了,不仅感到惊异,而且不相信真有这回事。班纳特太太再也顾不得礼貌,竟一口咬定他弄错了。丽迪雅一向又任性又撒野,不由得叫道:天哪!威廉爵士,你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来?你不知道柯林斯先生要娶丽萃吗?"
         第 22 章这一天班纳特全家都被卢卡斯府上请去吃饭,又多蒙卢卡斯小姐一片好意,整日陪着柯林斯先生谈话。伊莉莎白利用了一个机会向她道谢。
柯林斯先生独自一个人默默地幻想着美满的姻缘,可是并没有想上多久,因为班纳特太太一直待在走廊里混时间,等著听他们俩商谈的结果,现在看见伊莉莎白开了门,匆匆忙忙走上楼去,她便马上走进饭厅,热烈地祝贺柯林斯先生,祝贺她自己,说是他们今后大有亲上加亲的希望了。柯林斯先生同样快乐地接受了她的祝贺,同时又祝贺了她一番,接着就把他跟伊莉莎白刚才的那场谈话,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说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谈话的结果很令人满意,因为他的表妹虽然再三拒绝,可是那种拒绝,自然是她那羞怯淑静和娇柔细致的天性的流露。
她于是换了一个话题,使她们俩都能谈得更称心。她们俩在这方面的意见是完全一致的。伊莉莎白高兴地听着吉英谈起,她在彬格莱先生身上虽然不敢存奢望,却寄托著多少幸福的心愿;她于是尽心竭力说了多少话来增加姐姐的信念。一会儿,彬格莱先生走到她们这里来了,伊莉莎白便退到卢卡斯小姐身边去。卢卡斯小姐问她跟刚才那位舞伴跳得是否愉快,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只见柯林斯先生走上前来,欣喜欲狂地告诉她们说,他真幸运,发现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傲慢与偏见》 第18章 (上)
 第 17 章   第二天,伊莉莎白把韦翰先生跟她自己说的那些话全告诉了吉英。
 第 16 章   年轻的小姐们跟她们姨妈的约会,并没有遭受到反对。
傲慢与偏见 15
傲慢与偏见 14
傲慢与偏见 13
    共有约 6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