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因爱情的变质而走上离婚一途的不少,因有所顾虑(面子、下一代、金钱或某种信念)而痛苦或麻木地与另一半牵手下去的也大有人在。若能统计究竟这些爱情是如何消失或变质的?你一定会惊讶地发现,它往往不是毁在重大的错误上,而是一点一滴地流逝在生活上的微小细节里。
从接触汉服到认识汉服进而热爱汉服,一群人体会到汉服对人心、道德的潜移默化之效,她们心怀大志并努力向世人展现梦想……
讲台上,老师对着学员说:“今天我们来做个探讨,看看谁陪你走这条人生道路?我们请一位同学上来,写出常伴你左右的究竟是哪些人? ” 一个女学员自告奋勇走上台来,只见她满脸幸福地写出:父母、爷爷、奶奶、阿姨、姑姑、表哥、堂妹、朋友、同学、同事、邻居-----等等。
画荷池畔曾初见,山寺静庐再相逢;坠落红尘为谁现,古来难觅是真情。
位于中部山岳国立公园内的“上高地”是一个广阔的山谷地,清澈的梓川贯流其间形成几个大小湖泊,高大的森林围绕着梓川在谷地内生长,仰头四顾,四周的高山环著谷地,山顶上仍覆盖着厚厚的积雪。
黑部水坝工程完成后,日本政府认为立山一带的风景非常优美,遂将原先运载施工人员所留下的交通工具加以整理,然后藉由这些交通工具来运送观光客入山,发展起观光事业,这就是立山黑部观光路线的源起。
北陆亦称里日本,日本人以中央阿尔卑斯山脉为界,将靠近日本海的北陆地区称为里日本;将靠近太平洋的关东与关西地区称为表日本。金泽市是北陆的第二大都市,仅次于人口约80几万的新潟市。
把手荷锄向北庭,一圆心梦少年志; 不种菜蔬栽满花,女儿心事女儿知。
总该是‘情意’游于论说、法则线上,内内外外出边出沿,活水漫漫,才生得出云影、天光的美丽
一个教授到一所著名的大学去演讲,在演讲的过程中不断地有纸条递上来。纸条上提得最多的问题是——“人生有什么意义?请你务必说真话,因为我们已听过太多言不由衷的假话了。”
一名男子,从女儿读小学三年级起,即常趁妻子外出工作,对女儿猥亵性侵害,直到女儿读高二时向同学说出自己的遭遇,才让整件事曝光。九年来,几度目睹父亲强暴妹妹的哥哥,却从未伸出援手,反而也模仿起父亲的方式侵害自己的妹妹。
别以为小孩子是不懂得刻骨铭心的,只要一转眼间失去了父母的踪影,哪怕是在人来人往之处,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立刻嚎啕大哭;然而对于已经走过生命的春天与夏天,可能正感受着生命之秋的一丝萧瑟,也可能正面临生命的晚冬的人而言,每当面对那过往而逝的岁月,又是什么最令人刻骨铭心呢?
每回见到这句话,就会让我想起国小三年级时发生的一段往事。有次上课铃响之际,我和一位同学不知为了何故竟发生口角争执,祇差一点没有动手打起来。就在气氛变僵的那一刻,已在门口悄然站立多时也看到这一幕的班导师,立刻将我们两个叫到讲台前,原以为老师要处罚我们,不料,他却是不疾不徐的对全班同学讲了一个故事。
伫立长江边注视那不断东逝的长江水,你能否察觉这曾被苏东坡写下“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江水,和昔日苏大学士所见有何不同?站在你所熟悉的城市,静静观察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他们一如10年、20年、30年前一样在你身边匆匆而过,或许你会发现不同的是,岁月的刻痕已在自己身上巧然驻留,但那过往仍是如此众多的陌生脸庞,是否也让你见识到时空的幻变?
汉唐盛世兴文德,礼义之邦服四夷;红旗染尽汉家血,天意无情莫论愁。江山万里风云变,中土薪传更向谁?万语千声叹不尽,悠悠江水自东流。
折纸飞机超过6千种,创下纸飞机飞行52公尺世界纪录,童心依旧的卓志贤,保持着对生命的赤忱,他教导别人的,不只是如何制造一架好的纸飞机,更将唾手可得的快乐秘诀散播出去……
一个富有的男人迟迟不愿与同居30年的情人结婚,他的理由是婚姻如鸟笼,两只鸟儿被关进笼子里后,会开始渴望没有鸟笼的自由,但一向尊重他想法的情人,近来却积极希望能与他办理结婚手续。
一如相信地理风水之人会想尽办法去寻找风水福地来获求先人的庇荫;相信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者,在姻缘路上也不会盲目的跳进情爱的漩涡中,将自己一生的幸福交给未知的命运摆布。
吾辈生而为人,在光阴逆旅中做百年过客,若只任此臭皮囊在饱食间胀大,任一头华发在劳心名利中染白,却从不深思生命之真谛与本来面目,那滚滚欲望红尘将更放大自私的魔性,让身心受自己所造之业力缠扰而苦不堪言。
北宋政治与文学家欧阳修为了离别之情曾写了一阙很有名的词,词牌是《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骊歌且莫翻新阙,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东风容易别。”
同样是人,为什么有的人天生聪明,家世显赫,富贵到老;有的人则是终其一生努力奋斗,到头来还是潦倒以终?若说这一切是三世因果、命定使然,那是否命运就再也没有机会改变?又究竟是谁掌握了这命运之舵?
吴哥印象 ── 镜头下的故事
看到离婚率的迅猛窜升,不禁让人对婚姻的真谛与爱情的脆弱感到不解和疑惧。常言道情人眼里出西施,从纯真的童心到略懂世事,当我们懂得寻寻觅觅,每个人心底那蓦然回首站立在灯火阑珊处的人,到底是如何被塑造出来的?有的人相信缘分,有的人相信一见钟情,而更有人则是要等到爱已闯入心扉才会猛然惊觉。
小琦和美樱是国中的同班同学也是好朋友,两个人的学业成绩都非常优异,常常不是分列前2名,便是并列第一。但巧妙的竞争,竟不知不觉中改变了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关系,课业的排名成了俩人心中最在意的事,于是彼此间的话渐渐的少了,功课也不一起讨论了,甚至当对方成绩超越自己时,妒嫉心还取代了原先能够真诚替对方高兴的心。
身边的事物常在不经意间勾起你的回忆。浴室的镜子前贴了一只带着萤光的史努比,它咧著嘴好像在对你唱歌,又似乎祇是在对你微笑,算算它来到这里已经半年多了。
邻居的老婆婆独自在田间种菜,年迈而佝偻的身形让她的动作显得有些吃力。这些菜她其实一个人也吃不完,但她一心总牵挂着她那已年过半百的儿子,希望能多种一些好吃的蔬菜给他吃。媳妇劝她不要再那么辛苦,她却微笑的对媳妇说:“你可曾看过水往高处流去?”
若说“打动人心”是人类文化活动努力的重点,那“正人心”就是人类文化活动的天赋使命。五千年敬天信神的华夏文明一直教化龙的传人善恶有报之道,几乎所有的先贤圣哲,都要为教化人心、移风正俗而努力,其背后深刻用意就是不让世人轻易沉沦于欲望与私利的满足,而败坏了人的道德与良知。
恋恋春风等闲过,对镜白头,红颜几多时?情意浓时空自知,浮生悲喜都如梦 。
勇于尝试也从不轻言放弃的个性,激发她努力学习的意志;面对生命之路难免遇到的风霜和冰雪,琼文乐观的勉励自己:“只要给自已机会,就有希望!”
小时候常听起长辈们感叹时光的飞逝,特别是每到中国新年,难得相聚的亲友一见面时总是说:“怎么一年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当时年纪小,很难体会话语中的感慨与无奈。直到上了小学六年级,在某个背著书包上学的早晨,心中突然有个声音跳出来告诉自己:“珍惜现在啊,若可以,不要再长大了!记住今天这个想法,因为你将会印证到什么是岁月如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