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器官移植现状
中国器官移植量的成长,正好和开始大规模迫害上亿法轮功学员的时间点吻合,军警和医院系统形成利益共同体。因活摘器官调查而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大卫·乔高指出,中共政府...
中国医学自古讲究医德、医道,历朝历代的医界大德留下了无数神奇事迹。同样在神州大地,如今却正上演着世界医学史上最骇人听闻的一幕:众多身披白衣的行医者,日复一日扮演着魔鬼指派的角色。这令人触目惊心的对比是如何发生的?且听亲历者的自述和独立调查专家的分析。
BBC记者:“活着?你怎么知道他们还活着?” 医师:“因为当我切开身体时,他试着挣扎,而且伤口冒着血,如果我们看到伤口流血,那就表示心脏还在跳动。” BBC记者:“所以你就继续切开身体,你取走哪些器官?” 医师:“肝脏,和两个肾脏。” 10月8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名为“该相信谁?中国的器官移植”(Who to Believe...
今年4月18日,在费城著名的常青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举办了“器官强摘与全球器官黑市研讨会”。主讲人之一的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人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会上深刻揭露了中共经营器官黑市,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中共至今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像黄洁夫、郑树森这样的移植医生,都有着很深的中共政治背景。郑树森的一个头衔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副会长”,他是迫害法轮功团体的负责人。所以,质疑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强摘器官仍旧在继续,绝非空穴来风。
中共器官移植最高层的一名官员表示,到2020年,中国器官捐赠会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中国将成为世界上人体器官移植手术最多的国家。国际民间独立调查显示,中国的移植数量早已远超美国。移植业界的专家表示,中国器官移植早就是第一大了,只是它不敢承认,或者它不愿意承认。
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再谈器官移植方面的问题,并呼吁器官捐赠系统立法问题。多位专家指出黄洁夫深度涉足活摘器官的罪行,他现在所做的目的就是为自己漂白,并由官方数据揭露其掩盖中共活摘器官的谎言。
2017年2月19日,新唐人电视台特举办【中共活体摘取器官-国家犯罪罪证:专家讲座】披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各方证人和证据。 专家讲座内容包括 对中共五名现任前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一名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总后卫生部长、多名法院、政法委、610 官员的调查。活摘现场持枪警卫的举证录音。 30多个医院移植医生承认移植所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以及中共媒体的报...
作为全美顶级医疗机构之一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UCLA Medical Center)已经选择与中国一家医院合作,而该中国医院的院长郑树森则涉嫌参与了大规模群体谋杀。 据《美国新闻和世界报告》(U.S. News World Report)2016-2017年度医疗机构排名,UCLA医疗中心位于西木和圣莫妮卡的医院排名加州第1,全美第5。该年度...
在这个国家,在辽阔的土地上曾流传的五千年神传文化,光彩夺目,崇尚敬天重德,天人合一。然而,在过去的60多年里,一个西来幽灵所组建的党,夺取政权,用恐惧与无神论控制人们的思想。17年前,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针对一个群体下达了一道命令,开动整部国家机器发动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国家犯罪:活摘器官。至今,社会多个阶层和机构涉案,被卷入这个丑闻的人群超越了国界。交织著谎言...
近日,在巴黎艾菲尔铁塔下,一位大陆游客对给她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说:“你说的活摘器官,我相信。因为我家邻居住的一个人,他特别有钱人,十多年前患晚期肝癌,后来做了肝移植,我知道他先后用了两个人的肝,都是健康年轻人的。”
(大纪元记者秦雨霏报导)在日益轰动的中共使用囚犯器官移植的争议当中,一所悉尼大学教学医院被指控跟一家中国移植中心之间维持可疑关系。
8月8日,多家陆媒报导了一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判决案。
韩国《中央日报》引述海外华人媒体NTD TV(新唐人电视台)报导,中国器官买卖的主顾客是韩国人,有韩国医生在中国现场参与非法器官移植手术,且韩国某大型医院的医生从事中国器官买卖的中介。
《渥太华公民报》(Ottawa Citizen)6月22日发表记者Terry Glavin的评论文章表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渥太华公民报》,是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地区最大的报刊之一。
6月22日发布的最新报告详述了中共如何构建了摘取政治犯器官(据信主要为法轮功学员)的庞大移植产业链。该报告分析了所有已知的700多家中国器官移植中心。
中共强制活摘人体器官的罪行,正在被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和抵制;除了“医生反强摘组织”(DAFOH),艺术家们也一起努力制止活摘。本周二(10日),非营利组织“艺术家制止活摘”(AAFOH)在纽约曼哈顿举办了一场主题画展。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先生在画展发布会上发言。下为全文。
就直接获取器官而言,最为有利的还是沈中阳的准军方头衔,中共军方和准军方与庞大的政法维稳力量有密切联系,可涉入关押良心犯的场所,因此被指认参与了大量人体器官的非法交易。良心犯被挑出来验血、验尿的现象遍布中国大陆。许多有威望的组织和个人已明确表示他们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国际移植界另一些核心人物的漠不关心则显不合拍。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2006年移植中心大楼投入运营、增加500张床位和先进的设施后,官方数据只有两个:到2010年累计器官移植总数为5,000例;2014年累计近1万例。事实是:患者传说医院的入住率远远超过接待能力;建筑工程记录显示了此后持续增容的需要;而100多名医生中,仅几人的手术量加起来就已近万。
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死刑是国家秘密……”不过,还是会有些数字从庞大宣传机器的漏洞透出来。有三个明显迹象可证实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器官移植数量巨大:大量韩国人来做移植;沈中阳团队医生完成移植手术数量巨大;天津市一中心改造工程报告透露的高床位利用率。
2005年3月17日,天津第一中心医院院长、北京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在主刀一例肝移植,“这是他所进行的第1600例手术”。转年天津市政府出资新建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楼投入使用,500张移植专用病床利用率几年来持续达九成以上。沈中阳的移植事业显然建筑在成堆的尸体之上,这些尸体从哪里来?
本周三(7月29日)佛罗里达州州长里克.斯科特指令州卫生官员,审查美国家庭计划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 of America)的堕胎办事处。
当今世界利润最大的产业是什么?最大交易市场在哪里?秘密就在一朵蘑菇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