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出自于屈原的名作〈离骚〉,意思是说:在追寻真理方面,前方的道路还很漫长,但我将百折不挠,不遗余力地去追求和探索。
对于一般人来说,人世间最值得珍惜的是亲情。然而,对于道德高尚的得道之士来讲,他们在人生最看重的则是自己的人品。因为人品决定了一个人的善恶,所以人品才是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东西。小时候曾经背诵过许多唐诗,其中有一首诗虽然短小,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而且还经常在心底反复的回味:“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写文章就是表达作者自己的思想,所以文章是存世千古之事,好文章影响极其深远;一个好作家应该明白自己在写作上的得失,把写文章看成开启人类智慧的千秋大事。
学诗不成 去而学写 学写不成 去而学画 日卖百钱 以代耕稼实救困贫 托名风雅 免谒当途 乞求官舍 座有清风 门无车马
古人云:“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人处世如果能够忍辱负重,那就是一种韬晦、涵养、胸襟宽广和目光远大的象征。在中国古代,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得以复国,韩信忍受胯下之耻而最终成就大业。不断追求个人品德修养的提高,是儒家传统文化的显著特征之一。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賸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不同的思想境界就会有不同的志向,对一个想要有所作为的人来说,就必须具有远大的抱负和坚强的意志。一个人无论地位高低,处境好坏,如果他有远大的志向,并且能在苦难中坚定自己的修行,就能磨砺出坚强的意志和百折不挠的品格。
古代的读书人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气度宽宏,眼光远大而刚毅果断。因此每当我的学生们毕业与我分手之时,我最喜欢写给他们的留言就是曾子的名句:“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好逸恶劳、嫌贫爱富是人性的通病。贫穷本身不是罪恶,但却是一把逼人犯罪的利刃,而现实生活的压力,也实在非常可怕,为了求生存,有时即使只为一口饭,也可能会有人铤而走险。幸好,道德礼教的规范与约束,带来了五千年悠久的传统文化,维系民族的命脉于不坠。
竹子在自然界中是那样的朴素无华,她没有玫瑰和牡丹那样的娇艳俏丽,也无铃兰、茉莉那样的葱郁芳馨,但是翠竹美而不俗,淡中有雅,具有正直、 高尚、虚而有节、不慕荣华的品格;又因为她终年常绿,所以又是刚强、忠贞、美好的标志;再加上她不畏严寒、不惧炎热,而且生长较快,因此也是奋发向上的象征。
人类的一切活动作为,最终只是一步步踏向死亡的过程而已。生死世界是永无可能沟通的两重世界。人间的一切恩情厚爱,都在交界处化成过眼云烟,无处追寻。所以,死亡是最萦绕人心的问题,多少人为之低回,为之伤怀。
葡萄美酒夜光杯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此名句出自于唐朝王翰的〈凉州词〉,诗文的原句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好雨懂得满足客观需求,当万物萌芽生长的春天,它就适时的来了。好雨随着和风,在人们酣睡的夜晚,悄悄地降临,雨点是那么的纤细,默默无声的滋润着万物,不露行藏、不求人知。
每回见到这句话,就会让我想起国小三年级时发生的一段往事。有次上课铃响之际,我和一位同学不知为了何故竟发生口角争执,祇差一点没有动手打起来。就在气氛变僵的那一刻,已在门口悄然站立多时也看到这一幕的班导师,立刻将我们两个叫到讲台前,原以为老师要处罚我们,不料,他却是不疾不徐的对全班同学讲了一个故事。
佛经中有“花开见佛性”之说,这里所说的花是指莲花。一个人生活在浊世之中,如果他的内心拥有了像莲花那样的心境,就是他的心中出现了佛性。莲花在天国世界中是一种神圣的花,佛教中的莲花也代表着一种智慧的境界。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
每首边塞诗都是意境高远,格调雄浑、豪壮,气质磅礴,激荡人心。王昌龄是著名的盛唐边塞诗人之一,他一生由于性格耿直,经常遭到小人诽谤。其诗风瑰丽、雄健,对当世及后世都有很大的影响。
在众多的花卉之中,梅花凌寒绽放、独树一帜报早春的高尚品格,一直为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所赞颂。 她那疏影横斜的风韵和清雅宜人的幽香,是其他任何花卉都无法相比的。梅花不畏风霜雨雪的不屈不挠的精神和顽强意志,历来被人们当作崇高品格和高洁气质的象征。
月亮在中国文化中具有很丰富的象征意义,月光是美丽纯洁的象征,她创造了许多优美的意境,同时月亮也是人们相思情感的载体,她寄托了恋人之间的相思,表达了人们对故乡和亲人朋友的怀念。那高悬于天际的月亮,自古以来也引发了人们的哲理思考,当游子们遥望夜空,看见朗朗明月之时,心中总是引起无限的遐想。
生命,必须由各种不同的角度去观照,才能把生命的层次一一显示出来。如果你立定不动,你的视野也将局促在一个角落。看山如此,生命亦复如此。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一名句语出王昌龄的〈从军行〉(其四),意思是说,在大沙漠上身经百战,穿破了铁铠甲,但如果不攻破楼兰(吐蕃),我们绝不回家!原诗为四句:“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老天安排的人生路就像一条长河,有朝一日终究会流入大海一般。刚开始的源头,只是数条毫不起眼的涓涓细流,慢慢汇聚到一起,河床加深,河面扩张成条大河,波涛汹涌。再穿过峡谷,越过山涧而水量暴增,声势浩大而达到顶峰。然后迂回蜿蜒,流经平原,淌过丘陵,慢慢趋缓,最终向下注入大海。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对于儿女的外出远行,人世间的每一位母亲的内心都是很难过的。为此许多母亲都把自己感情寄托在儿女的衣装上,“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就是唐诗中千年不衰的名句,这两句诗虽然语言直白,却非常令人感动,是游子表达思母之情的常吟之句。
见到久未谋面的同事,内心感触颇多,形体上岁月雕凿的刻痕人人都有,这且不提。我发现其中有那么几位还兼差做营养食品直销,到处鼓吹,让人加入服用,目的何在?打发时间,多存点钱留给孩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看到这种情景,除了感叹之外,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组名句。
一个人如果不懂得节欲,穷其一生也就只能是一个私欲不断产生和满足的过程而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中国传统儒家思想中的一种境界,也是古人修身养性时的一个道德标准。古人云:“心为形所累”,人的欲望越大,生活的压力也必定随之增大,人生中如果能少一点欲望,就会多一份轻松与洒脱。
我们的哀愁与痛苦,有时候来自于他人的牵累,但我们的欢乐,有时候也来自于他人的触发与分享。尤其是身旁的亲友们,他们平安、顺利的电话留言,或偶尔携著小小的礼物来敲你紧闭的门扉,或在他乡街坊乍然相遇,或灯前把臂言欢、席上倾谈交杯,或全家围桌促膝畅叙;都能为你带来满怀的欢愉与欣喜。
无论男女老幼,贫富贵贱,在真道之前能自己省悟并且勤而习之者,才是上等人。只有这样的人才有机会感悟宇宙的真理与大道,只有这样的人才有机会看到天机和神佛的存在。上品之人不会沉溺于物质利益的竞争中,他们不会局限在物质世界知识的片面性中,他们都懂得人生的终极真理在于返本归真。
圣女祠前用白石建造的门扉旁,已经长满了碧绿的苔藓,看来这位从上清洞府谪降到下界的圣女,沦落在尘世已经很久了,迟迟未能回归天上。如丝春雨,悄然飘洒在屋瓦上,迷濛飘忽,如梦似幻,终日不停的习习灵风,轻柔的吹拂著檐角的神旗,可怎么也始终未能使它高高扬起。
人世间只有正直无私、具备崇高品德的人,才能“登山则情溢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达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人生境界。唐诗中不乏豪言壮语,也有许多佳句颇能激发人的豪壮之情,“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就是最好的一例。
小时候常听起长辈们感叹时光的飞逝,特别是每到中国新年,难得相聚的亲友一见面时总是说:“怎么一年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当时年纪小,很难体会话语中的感慨与无奈。直到上了小学六年级,在某个背著书包上学的早晨,心中突然有个声音跳出来告诉自己:“珍惜现在啊,若可以,不要再长大了!记住今天这个想法,因为你将会印证到什么是岁月如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