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之水  水中之山晨岚夜雾掩映家园景物  景物家园枝叶扶疏掩映清白真实  真实清白谎言迫害掩映世人良善  良善世人利害麻木掩映
淡雅云间  风娇水媚秀女红妆  轻柔缕烟素颜端净  绮态婵娟眉山如画  鸿雁来归曼妙无俦  冰清玉洁清透莲心  神人居间姿态典雅  凌波水仙出自污泥  终不染焉
无可无不可的活着因为  总有放不下的种种欲望和挣扎 生老与病死 一茶一饭相守 都要甜  不要痛
灵魂是身躯的操偶人人偶依背后意志生存命运却匿伏在岸上观看谁对此一灵魂左右反映人生百态的人偶全是傀儡  俘虏你我演出的舞台杂沓错落无从指挥  错误摸索
取舍之间、是非之间、得失之间我们开始变迁无法继续留恋有关历史的遗迹没有原物千年不变
这只是一座桥 不是你人生的全部你何不通过它 由青涩走向成熟看你平安走过桥将愉快放手毕竟我们都只能经过没人可在上面停留
我在找一条溪流一条能终结悲愁与痛楚的溪流好在人生每一段路都存在这样一道透明的水流我期望它流淘尽前尘往事的苦好让记忆被掏空的灵魂继续下一段旅游
夜归的人 在暮色苍茫的水雾里离分送行的人  在心上冰凉的拉扯著红尘而我  无奈  饰演着或聚或散的人
脉脉织入了因缘绳索与朽木之间 业报愚痴  纠结为缘层层牵绊了因缘蔓藤与叶片之间辗转如丝 缠绕不绝
贫富贵贱  以财富定地位老弱伤残  多无用无机会或病或饥 似多余的人类错亦对?造化说︰天覆地载  人立足世间阳光雨水 空气共清甜时间同等 年月日移迁
不愿枉受生死 我祈求正知正见不愿生而迷惘 我祈求意志超越但愿解脱世情冷暖再不贪恋温情沉醉
挂着  但愿走出巷外……就能看见孩子无邪的脸再见生命已逝的时间踯躅著  如果走出巷外…… 便能重拾自己青衫的梦重逢所有流失的岁月
春夏秋冬的美味容易满足的小嘴你可知道你将从酸甜苦辣中品尝人生的滋味
我不想责怪风向 不茍同烂水手的说法天色罗盘看星相却仍然迷失在大海上想了一个比较合适的理由是因为燃烧着最后一丝的眷恋才被那武陵山风吹落海洋
错落有致的规划  有存身的讯息封存在黄、红、绿的……色块里像是少年懵懂寻找爱情的图画所有的爱情寓言都在这里绘图者是无法自我认同的孩子他脱离了常轨  违背神的旨意
异乡迁客  蛮荒流人帝王之师  封疆大臣 荣辱、得失、穷达间狱中死囚  独醒饮泪赤绂银章  柏台森严躬耕霜降  狼狈饥馁喜怒、趋避、磨难间一蓑烟雨  任凭风雪
列队  行进  迈向人生的连续剧有将  有兵  有无数角色与百姓努力  远眺上下几十里看见  星辰海洋天与地努力  时间长短几十年看见  妻小恩怨财与病
喜欢看灯 祈愿黑暗中有光明永存几经波折 宇宙见证著暗世光魂追随信念  点亮灯身影已成修长的巨人盘坐修持的人们投影于磨练构成的门
我知道世事翻腾我是游方的鸟飞远、站高  风云、海涛祸患、灾厄  看清、记牢 旭日初升、晨光熹微时站牢月映乌云、洞明凡尘时远眺天阴地裂、万劫流亡时鸣叫我是游方的鸟
漫长蜿蜒的荆棘为何织就了人生注视仍在滴血的心无畏执著了仇恨 理智的清泉  隐没入荒原维生的条件  如此困难的而布满的棘刺  不肯放弃疼执迷棘丛深处  有蔷薇的吻
期盼走过情门遇见注定的人无涯的时空际遇里想找那双手的余温可我不知爱—平顺或坎坷都由不得我们选择人生的事 像乘着牛车缓步前路在谢尽的春天里闻着历经的香氛
回归内在酝酿无法一眼看透的光于是原矿韬光养晦  无关闻达 大地灵气产生变化结晶形、生长纹,各有风华多种颜色、杂质形象原石的核心有相异磁场
自我对话  形影相依影子与我  向往逐梦的天堂影子爱上色泽如没有一丝灰暗的天投置出变幻的云霞
应当从旧的关系中脱身离开那传统的车站跨步上离去的车厢跟往事说bye bye所以我乘转又乘转放逐着心灵追求着爱随遇飘泊等待幸福的那一天到来
正在观赏的  是相隔遥远的是被某个生命记录下来的评鉴的  包括善恶身为其中的一员请接受我对无数生命致敬然后评估他们这一生经历感觉
划分好井然有序的区块我的心这里是洁净的蓝智慧的网  和亮绿的叶还有白云上留给你翱翔的空位
湛蓝的天空斑驳的门神依旧镇守云朵来去间轮转的地球却更新中望出窗外横歧的枝枒带点离愁历史的长廊知悉迷宫尽处的人几多
1993年10月,我被外派到坦桑尼亚的一个援外专案去工作。当时我26岁,正处于一个自认为什么都懂,其实很多都不懂的年龄。当时是在中国援助的坦桑尼亚-尚比亚铁路(简称坦赞铁路)项目做翻译。从那以后,我好像就再也离不开非洲了。
这是风、是火  还是水花 这是梦、是幻  还是影像在华丽的天地间跳舞妩丽的夜色成全了惆怅千山崩雪后冰河的光在焰火处瑟瑟颤抖  多美啊它与夜色旖旎的对弈此消彼长
与勇气同行 随时检视身影评估方向在人生的冰面浮水而行有太多的指标太多阶段性的希冀拉扯著目光预告著未来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