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影西斜日  探房野风冷 孤灯透寂寥  传笺诉故人地图有疆域  思忆却无痕弦歌灯影中  仿佛声声闻
告诉我你在哪里当无数量的星球让人搜索昏迷告诉我你的道理因为所有的同心圆都环绕相系好想知道  关于你的轨道好想参与  你日夜的仰角
珍贵的初长的生命  童心天真闪耀着他将学习钟爱周围  以及真正相信神他该身处包容环境  美德富有耐心他该体会鼓励安定  直至爱己爱人
我并非挺立不掉的叶落叶也不为了伤悲是被吸引  在秋雨里打了一个秋千并确知有某种改变引我向前
您跟山岩溶为一体挚爱的父在您眼前的大海诉说着怎样的生命似水人生 体会过大海丰富惊奇海流涡漩 隐没的记忆不曾远离
空灵绿层  凝结了时间深绿水波  浸入了滟潋尘世的喧嚣  大地的温度如烟景万状的青 迷雾了心中绿芽的脉脉乍现
宇宙、天体、波澜壮阔核聚变、更更微观粒子裂变破竹剧烈 一走一过  生命掸尘间迅猛推进  时空的隙界
过度的时光  有濛亮的天色 由蓝转红  再转为深沉我的人生在变换的天色中浮沉七、八分钟的光景白日进入了黑夜却以二十年的青春送走眷恋的残月
静驻的水流  停止的光影有一个画面常在我心头那是在世纪前  或是世纪后是在人间  对应的某一时空
牛是丰饶与力量的图腾鹤也仙风道骨预言寿辰自古太阳、月亮与星星尽都隐喻神祈与规则
人间善水  万物依则下世寻觅  光洁之人心若淳善  渊广功深居低处下  宽容善德
如果能拥有  不破的梦随着一起飞翔  引领昇空缤纷的色彩  空间交错好奇心的美梦  随风飘送
破晓的时候  有人送我登上旅途等待的太久  遗忘原来愿景担忧旅途的孤单、劳苦  苦磨心志离别的凄凉、反复  挫折丰富
为什么游乐园的彩灯问候着寂寞等候谁呢揽镜自照的身影沉沉凝眸
平衡的人生棋盘意谓成功理性和感性  调和著走努力的担当  尽责诠释所有经过的角色化育你我
想像轻柔月夜湖中仙子吹着横笛轻掠水面十指如玉  莹舞飞旋幽静的空山  天籁洗涤了一切
症状是漫向的  慢性中毒在我知晓之前  毒藤蔓芜恍如大军压境  日增月盛望剩余的晴空  捆绑遮住
忏悔雀跃感受  回到当时渡口水波潋滟如常  时光憔悴影中 芳草无缘遥会  思乡断讯孤鸿凝视岸上风景  往事不堪回眸
在我的心湖中制造涟漪给我一些惊喜给我一些还来不及扩散随即被打散的情绪
闲逸的风 难耐百般聊赖它拨拨弄弄 吹开了古寺尘封乡居的雨 瓦上跳跃节奏它滴滴答答 滴沥那万年寥落
窗 映上的云 是否它独有记忆路 走过的步 是否也回顾曾经我 仔细谛听 游移中追逐光明心 辗转几许 要糖果还是真理
华灯初上  代代承传的影像细微、深沉  快速倒转着经过是淡泊不能  宁静非易世局起了变动撵不走的心事  杂陈买卖场中
旅途中  我徐徐独行杵杖的律法是静默聆听漫天漫野风起诸峰环伺  淋透春雨
此是寻常亦是珍品?琉璃的奇兽人间塑形神异灵性  却不现于世说那佛国清凉  辉煌金碧 香风琼树  琉璃广庭有无千量之金叶莲花升起
春风有伴  铁马行旅天涯忆彼当时  穷奇未来闯荡不惧不怕  前景无法估量
景色并非自然  合成无数片段缤纷人工加料  形色交替袭来 神奇的主题  醉人的喝彩你能将十万气压铸十万高温熔合自然界所不存在
门外有个磨 我退避其后不愿被磨制 承受压力重静来思磨制 身碎力成全杂质筛漏去 宁取心志坚
接连的阴雨  遮掩著方向分别时最后的笑容  还在珍藏我在等你  跟你约好了吗你与我陆续来到  各自忆往
这是心情的缝隙 一半开心一半失落这是机会的缝隙 一半掌握一半溜走这是时光的缝隙 一半遗失一半拥有这是生命的缝隙 一半价值一半感受
昨夜梦见了你依恋  温馨  仍在心里你要我称呼你别的名字梦境荒谬我却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