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司法人员修炼故事
2003年5月的一天深夜,美国波士顿的Steven Gigliotti睡不着觉,半夜2点打开了电视。当地主流媒体剑桥电视台正在播放“天安门自焚案”真相片,他一下...
如果你不喜欢另外一个人,实际情况很可能是你不喜欢内心中的另一个自己或自己生命的另一部分。
王友群:我是从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到1999年4.25事件的时候,我修炼了将近4年的时间,这4年里,我没有花中纪委监察部一分钱医药费,身体状况良好。而且真正按照法轮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三个字,做到了不贪一分钱的财、不好半分的色、不迷恋任何权势、地位。我的工作深得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信任。
2008年11月19日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友群,向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胡锦涛,写了一封题为《关于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议》的检举信,在这封检举信中,王友群提出了两点要求,第一、依法逮捕周永康;第二、周永康必须赔偿王友群物质和精神损失不得少于一千万人民币。
王友群,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系,博士学位,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1999年4月25日王友群参加了万名法轮功学员的中南海上访,1999年5月7日,王友群写了一封致江泽民的公开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不知等待着王友群的将会是什么……
一九九七年,二十多岁的我在部队幸遇大法,并开始修炼大法,一下子改变了我阴暗的人生。 一、邪党教人作恶 小时候,我是一个很纯洁的小男孩,天真无邪,勇敢可爱,但是随着长大,特别是在中共邪党控制的大陆,其有意的放纵人性中恶的东西,电视上、报纸上、人们谈论的都是耳熏目染的色情、暴力,追逐名利等,因此在中学时代就开始谈恋爱,走向社会后更是五毒俱全,吃、喝、...
情断缘未断。当陈国华偶然间阅读了一本书后,他和父亲的渊怨竟然在一瞬间化解了,从此,这本神奇的书改变了他们父子两人的命运……
德国高级警督卡斯滕修炼法轮功十几年了,最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候,最吸引他的就是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卡斯滕说:“其实我们社会中很多东西都有所遗失。例如,德国一词,用中文讲,叫做‘道德国家’。德国的道德也有一些在整体发展中被压制。当我读到这些(真、善、忍)原则并且学习和理解这些原则时,我感到非常美妙。”…“建三江事件”沸腾国际,他呼唤中国同行快看《九评共产...
当警察问我:“法轮功哪里好?”我告诉他:“最有发言权的是法轮功修炼者本人,或者法轮功修炼者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
所谓的“公款”是谁的钱?都是老百姓的纳税钱。想到《转法轮》里讲的“得”和“失”的关系,我就决心不用别人的钱了。但是掏钱的时候真难受,这么多年了,早已忘了掏自己钱的滋味。我咬著牙顶着难受劲儿,硬是自己付了钱。回家后,我却感到浑身前所未有的轻松。我领略到了修炼的真谛,就是要真正地改变自己。
我是一名工作在司法部门的警察,也曾在谎言与利益的驱使下参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然而后来,我不但明白了真相,还成为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修炼与反迫害的路上坚定地走过了十年。
我是一名公安警察,由于不明真相,曾直接参与迫害一位法轮功学员,勒索了钱财。近几年来,看到法轮功真相资料,我明白了真相,自己非常懊悔,以赎罪的想法接触了法轮功,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二零一零年二月份,我也走入了法轮功修炼。
(shown)我说:“不就是共产党不准炼法轮功吗?那我退出共产党!”说完我顺手抓了一张纸写上了退党申请:“因炼法轮功多次被整,我严正申明退出共产党。”这时我心中什么也不想,没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惧,什么劳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气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钢硬。我写好交给他们就离开了,他们追出来拉着我说:“老革命,你这样做不行,你退党我们领导全完...
(shown)这时处长听到了吵闹声过来说:“老革命,你先冷静,我给你先讲一下,现在全党、全国从昨晚开始就抓法轮功,你休假可能不知道情况,每一个炼法轮功的都要说清楚怎么回事,党委紧急会议决定,纪委书记代表组织找你谈话。”凭一个警察的直觉,我反应过来了:全国开始大迫害了!我在心中直说:“完了,完了,共产党完了,好坏都不分了,我忠于邪党几十年,今天成了罪犯,我相信...
(shown)我是中层领导,管理著八十名素质不高的警察和五十多名保安,这些人吃喝嫖赌,坑蒙拐骗,黑白两道,样样精通,这群人招来是领导收了钱的,进一个就是几万。我问他们怎么进来的,他们说:“虾有虾道蟹有蟹道,我们进来也是各行其道,说到底是金钱开道。”领导跟我说:“你去把某队这个烂摊子收拾好,把它理顺,只有你的威信才能镇住他们。”
我乡政府把女职工进行排班,轮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们学法炼功。在此值班期间,我发现法轮功学员说话和气,爱清洁,讲卫生,把好事、方便让给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药,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对他们的师父和法坚定不移,虽然他们其中有很多在进洗脑前进过劳教所,吃过很多皮肉之苦,但他们从不言放弃,至死不渝地坚修大法。就这样时间一长,我慢慢地被他们深深地打动了。他们确实是一群好人...
我天目刚开不久,有一次我单位一个同事入邪党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举手宣誓的那一瞬间,另外空间一个红色恶龙形像的生命体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党旗上那个斧头镰刀的标记,后变成红色的恶龙形像),后来我找到这个同事谈心,劝他赶快退党保平安…学炼半年多后,我就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放下生死,加入到讲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我是一个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辖区内发现几起法轮功学员散发真相资料的所谓“案件”,当时由我直接主办,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拘留和劳教,说是非法,因为所有办理的所谓法轮功案件可以说都不是依法依程序,严格的讲,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脚的,更经不起历史的检验,说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实而已。幸运的是,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许多的闪光点,他们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诚...
领导说炼法轮功的就是廉洁,让炼法轮功的征兵放心,因此部队领导多次安排我征兵。
十年前,中国发生法轮功学员“四.二五”的万人上访事件将法轮功推向了国际舞台,也让我这个平凡素净的律师,和成千上万的台湾民众因此得知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的洪传,而且非常有幸的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
目前接受专访的陈昌辉,真的让人很难想像:他在五年多前,由于肝硬化末期并腹水无法控制,生命垂危。当时陈昌辉已经被医院宣判最多只有半年的寿命可活,同时也向保险公司领取了生命末期金。而今,因为炼了法轮功,陈昌辉身体得到完全的康复。他说:这几年比当兵的时候还有生活品质,人生过的非常充实有意义,真的是太幸运了。
我是一名监狱警察。修炼法轮大法前,我也和现在大多数警察一样腐败堕落,犯人给烟、给钱以换取对他们的照顾,我都收。
古金男目前在台中地方高等法院担任审判庭庭长一职,很难想像他曾经是个牧牛童。他出生在贫穷的农家,初中只读了一年半,就辍学在家帮忙牧牛种田。直到当兵之后,才在军中自修,参加普检、普考,服役中通过普考,获考试院分派到公路局任职。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11月6日,备受瞩目的美国中期选举落下帷幕。从目前结果看,国会由原先的共和党掌控参众两院变成共和党掌控参院、民主党掌控众院的局面。这一变化是否会让美中关税问题峰回路转,美中关系是否会出现转机?分析认为,从两党议员对华态度来看,川普的对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