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界修炼故事
人都有善良的一面,那就是生命的希望。温暖的春风会融解人们心中的坚冰,善心会唤回人的良知。
那年的夏天,她把书读完了。九月份,就像书中描述的那样,嘉娜拉经过了很多消业的痛苦。她知道,修炼之路,是不能走回头路的。她读了更多更多,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后来,那些很厉害的头痛,一点点的,都没了。她的那些恐惧、抑郁、呼吸困难、神经衰弱,也都全部消失了。
像古典音乐、好的音乐可以使人心情平和、身体健康,使心灵起到提升的作用。看好的画是一种美好的感觉,是一种享受,而看不好的画就像被倒垃圾一样。
从一个普通的孩子变成一个让人羡慕的孩子,我的身上无处不体现法的神奇。
黄凯绫从小对舞蹈就有浓厚的兴趣,非常喜欢跳舞,她说跳舞让她觉得很快乐,她甚至觉得好像自己天生就是来跳舞的。步入社会后,非常幸运地又一直从事舞蹈教学工作,兴趣与工作结合,与舞蹈结下不解之缘。
以前,我经常思索一些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比如世界上为何有人?人活着为了什么?人死后又到哪里去了?但一直找不到答案,这个问题原本可以到宗教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又对宗教的各种仪式感到不耐烦,从此就沈沦于俗世中,掉入名、利、情的漩涡,想方设法追求财富、地位,以为这才是人生,这才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应有的行为。由于跌落在现实社会的大染缸中,连最亲近的太太都被我...
一般人唱歌时讲究口形要圆,甚至舌头都要侧卷,使整个口腔呈圆筒状,但关贵敏似乎从来就“不来这一套”。他的口形就像没受过训练的人一样总是扁扁的。越是专业的人就越佩服他,因此当年在唱歌的人里,有这种说法:关贵敏引领男高音新潮流。
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是中国新年的大年初一。 小娟本来应该感到快乐的,她主唱的《我的家》MV唱片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制作,这是“小娟&山谷中的居民”这个三人的民谣乐队第一个MV。但这天,小娟在她的个人博客上发表了她创作于十多年前的无伴奏清唱:美丽的魂魄。
我在看了神韵巡回艺术团在北卡夏洛特市12月19日的圣诞晚会后,当夜就住在了剧场附近的皇冠广场酒店(Crown Plaza Hotel)。第二天早晨,我到楼下的餐厅吃早饭,在找座位的时候,一个瘦高的身形映入眼帘:神韵巡回艺术团的主要歌唱演员之一,男中音歌唱家曲乐先生。原来艺术团的演员也住这个酒店。于是我端著盘子走到了他的桌对面。
刘锡铜,字明觉,现年56岁,,居住在青岛市南区。他自幼喜爱书法,对于历代书法如:秦汉篆隶、简帛、金文、魏书等无不浸润。曾先后任职于安丘、中国书法进修学院、信息产业部青岛疗养院,并于一九九二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 很早就取得了省及国家级会员等荣誉称号,并多次在全国获奖,赢得了书画界许多同行和社会的广泛赞誉。许多报纸刊物等都对他进行过专题报导。
八月初,一个炎热的上午,我坐在咖啡店里的角落等待受访者。不一会儿,一个满脸笑意,有着圆润双颊、清亮眼眸的女士向我走来。她是台湾一知名报社的新闻编辑,从事新闻工作快二十年了,坐在她的对面,我静静听她说着一段因缘巧合的故事。
美国神韵艺术团女高音白雪浑厚嘹亮的歌声征服了无数东西方观众的心。纽约富商克汉先生曾说,当他听到白雪演唱的歌词‘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时,内心产生共鸣。他说﹕“透过这些歌词,我不仅听到了,还让我深思背后的内涵”。他认为神韵的演出,向人传递的是一个正确的信息,是几千年来流传的一个真理。
巡回九场 难得一见谈到举办九场这样大规模的小提琴演奏会,苏显达说:“这是一个里程碑,也是为了要圆一个自己的梦”。
大纪元记者徐竹思纽约报导)天生一副西方人称“天使面孔”(angle face)的小桥,本名Brigitte,教中国舞的王老师不会英文,就管她叫B。小桥这个中国名字是最近起的,是因为团里的中国舞者告诉她,这个名字是英文bridge的意思。事实上,这个名字真的很适合她,也适合她正在扮演的角色。
初见齐婉琳,是在新唐人制作的室内情景喜剧《办公室的故事》中。她饰演女主角潘媛,形象青春可爱,表演自然清新。后来见她更加频繁地出现在电视上,既做新唐人电视台驻多伦多记者站的记者,又是“文化采风”节目的主持人,更是莲花艺术团的领舞者之一。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四(11月15日),美国中西部到东海岸地区遭遇今年第一场暴风雪的袭击,导致至少8人死亡、几十万户家庭停电、航班延误、交通大乱、学校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