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甲出走三周年后返国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王倩、余音采访报道)前中共官员贾甲在脱离中共3年后返回中国,如他自己所说的“甘愿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出牺牲和奉献”。他到达北京机场后就遭到拘捕。大陆退党人士钦佩贾甲回国号召解体中共的勇气,贾甲的壮举使他们感到鼓舞和感动。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报道)近日贾甲乘坐新西兰航班飞往北京返回中国,被机场边防公安扣留,与外界失去联系。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认为,回家是人天经地义的权利,当局扣留是野蛮行为。前陕西电视台编辑马晓明先生指出,贾甲返国是勇敢的举动。
10月22日,新西兰国会议员和绿党外交部发言人凯斯‧洛克先生 (Hon Keith Locke)给新西兰驻北京大使卡尔‧沃克尔先生发了一封信,希望卡尔‧沃克尔先生能督促新西兰使馆人员尽最大努力迅速地找到贾甲,如果可能的话,协助他离开监狱和中国。
三年前的秋天,山西的贾甲先生成功出国,从大陆这个大笼子出逃,投奔自由世界。贾甲曾任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并兼任山西省人民政府专家报告团负责人。今年8月贾甲曾通过大纪元郑重宣布“将返回祖国实现中国的民主”,并公开点名道,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沈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兰州军区司令员王国生、济南军区司令员范长龙、南京军区司令员赵克石、广州军区司令员章沁生、成都军...
近两天,凡关注中国人命运的民众和媒体,都在注视着贾甲先生的安危和中共当局的反应。贾甲乘坐新西兰航空公司班机飞往北京返回中国的消息,如石破惊天!贾甲先生舍身取义的道德勇气令人震撼!他的这一举动,定会令北京中南海的人目瞪口呆,中共体制内的人,也定然为之惊愕。
(大纪元记者温迪新西兰报道)自贾甲在2009年10月22日早上在北京国际机场突然与外界失去联络以来,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记者与贾甲在北京边防的最后一次通话中,贾甲还提出希望记者多与他保持联络。今天新西兰知名人权律师凯伊‧高尔先生(Kerry Gore)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贾甲在北京机场边防突然失去与外界联络那天,他立刻通知了新西兰驻北京大使馆,并要求使馆有关...
三年之前的2006年10月22日,原任中国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兼任山西省人民政府专家报告团负责人的贾甲,于抵达台湾之时,毅然出走,与中共分道扬镳,公开决裂。之后,他历尽艰险,在法轮功学员和国内外华人以及民运人士的救援下,在联合国组织与新西兰政府的帮助、安排下,落脚于有“绵羊之国”、“白云之乡”美称的新西兰。
前中共官员贾甲从新西兰回北京被扣押后﹐至今下落不明。包括高瑜等中国多位著名记者对事件表示关注﹐呼吁外界持续发声令贾甲平安释放。
前中共官员贾甲在脱离中共3年后返回中国,“甘愿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出牺牲和奉献”。他到达北京机场后遭到拘捕。北京的几位执业律师表示钦佩贾甲的勇气,贾甲的行动令他们感到振奋和感动,表示关注并愿意提供帮助。同时呼吁大家都来关注贾甲。
贾甲回中国  是福还是祸个人得失看  无福全是祸民族未来计  民福己担祸丈夫行大义  何计福与祸
近日没有看到贾甲的什么消息,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昨天听到朋友议论起贾甲的话题,只听了两句,也没太在意,及至今天又上网一查,坦白说,我的内心太震惊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个境界,这个格局,俨然就是古人再现的风度、亮节,我的眼里噙着泪,多少中华儿女,铁蹄、神州、王朝、锦绣河山、和平、悲壮与苍凉、念我故乡、望我大陆,这一个个无限深厚的情感、夙愿,与中...
第一次见到贾甲是在2008年的6月26日新西兰的奥克兰国际机场,这是他公开唾弃中共出走20个月后,在国际社会救援下,获得了新西兰的定居,与儿子贾阔团聚重逢的那一刻。当贾甲步出海关门口,一见到贾阔,就紧紧的握住儿子的手。后来他回忆到那一刻时,他说心里当时想,这不是在做梦吧?如果是梦,就不想醒。他一直用力在掐自己的手,证实这是真的,不是梦。
前中共起义官员贾甲在出走三周年之际﹐于10月22日回到北京﹐目前被北京公安扣押﹐引起外界极大关注。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表示﹐贾甲回国是民心所向﹐现在大陆老百姓普遍爱国不爱党﹐很多人都预见中共倒台在即﹐希望在大陆推动民主化。他并指﹐中共扣押贾甲阻止他入境﹐是违法行为和非常愚蠢的。
中国过渡政府首届副总统贾甲先生经历三年的海外流亡生涯后,毅然回国,以惊天勇气直接面对和打击中国历史上最邪恶的政权。贾甲先生身体力行,敢于牺牲,敢于奋斗,当激励更多解体中共人士。
记者于早上8点59分再次打通贾甲电话,电话中传来英文语音表示,不能接受电话录音留言,接着又说,电话号码不正确。记者再打一次仍是这样的讯息。分析人士指,这表示联络中断,贾甲的电话被强行没收。
10月22日早上8点12分,贾甲被中共公安拘捕在北京国际机场的边防检察站,并被盘查。他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从奥克兰上机的时候就有一个人跟着他,一直到边防检察站之后就走了:“等于是把我交给了边防局,边防局就叫警察过来,当时过来了好几个警察,就问我情况,可能说我这有问题,警察对我的情况不太了解,他们等上级的安排。”
(大纪元记者吴雪儿香港报道)2009年10月22日,7点45分,电话再次接通,贾甲表示,准备过境,大概是一两分钟的时间。
(大纪元记者吴雪儿香港报道)2009年10月22日,7点24分,电话接通,确定了贾甲乘坐的新西兰航空班机已经到达了北京国际机场。贾甲在飞机上准备入境,一切没有什么异样。谈到回去的感受,贾甲说:“觉得挺好的,我没有做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他请外界继续关注他的情况。
前中共官员贾甲新西兰时间2009年10月21日晚,在新西兰奥克兰机场登上了新西兰航空公司飞往北京的航班。他将于北京时间10月22日清晨7时20分到达中国北京,这是贾甲脱离中共3年后再一次踏上祖国的土地。贾甲临行前表明了自己回到祖国的目的。
(大纪元记者吴雪儿香港报道)前中共官员、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发起人贾甲昨日乘坐新西兰航空公司飞往北京的航班,并将于北京时间10月22日清晨7时20分到达中国北京。对于身在新西兰的儿子贾阔来说,昨天父子俩在机场的道别心情是复杂的。沉重的心情,他多次想挽留父亲,但想到父亲的志愿,想到中国大陆的民众,作为儿子,是必须无条件支持父亲。
共产党过去的一贯政策就是从肉体上来消灭党内改革派、竞争对手、政治异己、宗教信仰者和其他一切反对共产党的人,所以说,在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的几十年里,共产党就屠杀了8千多万中国同胞,粉碎了上亿个美好家庭,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里都有一本血泪帐。共产党的灭亡是不可逆转的必然结果,他们害怕日后遭到人们的疯狂清算,现在他们改变了从肉体上消灭的杀人策略:而是利用现代科技手段...
1、能否战胜共产党取决于我们对天意的认知和顺从自然规律在推翻共产暴政和实现中国民主的运作过程中,决定成败和存亡的关键不是数量、规模或设施,也不是阴谋、狡诈或残暴而是取决于我们对天意的认知和顺从自然规律。我们要学会领悟上天的旨意和抓住时机,体察天道,顺从自然规律,才能战胜共产党。
(1)需要服从和回报的是人民而不是共产党在中国大陆,不论你是党员、干部、军人、武警、公安国安干警、还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者是专家学者、普通民众,
(大纪元记者吴雪儿香港报导)1999年7月20日,以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权在中国开始了一场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在这场灭绝人性的残暴迫害中,法轮功群体没有如江泽民预计般在3个月内灭迹。相反,在镇压踏入第10年之际,法轮功传遍全世界,广受世人支持与赞许,难怪前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法人代表兼秘书长贾甲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其实是帮了法轮功!”
抛弃中共的前中共官员贾甲近日在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奥克兰参加了声援五千万退党集会和游行活动,贾甲在集会上演讲时表示他坚信:在五千万退党大潮的带领下,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彻底地摆脱中共的残暴统治、一定能够过上民主自由的幸福生活。
(大纪元记者温迪摄影报导)8月14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已经在新西兰生活了六周的中共起义官员贾甲,贾甲感叹中国人民只有退出中共,解体中共才能过上正常人的幸福生活。
在晴朗的下午,宁静的奥克兰海边,贾甲兴奋的向记者诉说着他来到新西兰后六周来生活的感受。贾甲感叹的说:“我在大陆生活了五十五年,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幸福。小时候就挨肚子,吃不饱,一直到了四,五十岁左右,当干部了,工作收入好了点,但是也没有感觉到幸福。在中共的统治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心理总是很压抑。在这样的社会坏境下,你的地位再高,钱再多,你也不会快乐。”
7月20日本报记者温迪在新西兰采访了弃共起义官员贾甲,就欧洲卫星公司关闭新唐人电视台和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在亚洲的转播信号,使大陆民众失去一个倾听不同声音的窗口;以及法拉盛事件;对中共本性的认识及退党等问题谈了他自己的看法。
(大纪元记者温蒂新西兰报导)原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今晨安全抵达新西兰的奥克兰国际机场,得到了等候多时的新西兰民众及儿子贾阔的欢迎。贾甲从2006年10月在台湾公开退党与中共决裂到今天获新西兰接受与居留,出走共20个月的路程,终于能与日夜思念的儿子团聚,在有白云之乡之称的新西兰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大纪元记者谢梦涵雅加达报导)2008年6月25日,中国出走海外的民主人士贾甲,在联合国的协助下,顺利的离开印尼前往新西兰。贾先生由两位联合国工作人员紧密跟随,亲自护送至机舱,下午3点45分搭乘马航,并于26日平安抵达新西兰。临行前,记者在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采访了贾甲。
共有约 27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