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警恶行
(大纪元记者万平综合报导)中国每年因为环境、征地和腐败等系列问题而引发的群体事件层出不穷,掌权者贱踏人命,等到群情激愤压不住时,才以“俯卧撑”、“躲猫猫”一语代过。却从未检讨过,或是惩治暴力执法者的违法行为,若有民众要讨说法,就再以小钱、自由或性命威胁。
(大纪元记者李乐报导)5月17日,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北京西城区检察院批准正式逮捕。至今她的家属未正式收到“逮捕通知书”。在抓捕过程中,倪玉兰的另一条腿也被警察“意外至残”。
2011年05月3日12点左右,我与弟弟、母亲3人到天安门要饭要钱给母亲看病(之前母亲因被逼自焚,在治疗期间县信访局局长李学超给我母亲打毒针,导致母亲记忆力下降……)谁知被警察拉到他们分局,待了足足几个小时,大约在19点左右,又把我们拉到久敬庄。
江苏省泗洪县有个“私设的牢房”,是专门针对上访者、拆迁户的“学习班”。据亲历者不完全统计,泗洪县先后关过至少一两百人,大陆媒体《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面访数十受害者,证实该地方的存在。被关过的人说,他们在里面受到的是“不许睡觉”、“面壁”、“蹲马步”、“端水盆”、“坐凉地”、“互扇鞋板”、“用棍抽”,甚至用针扎、猥亵性骚扰等等“酷刑”。
(大纪元综合报导)上海港卡车司机罢工活动终于取得初步成果。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近日发布消息称,将推出措施“规范”集装箱运输服务有关收费行为、清理各类不合理收费。
(大纪元综合报导)总部在美国的“中国人权双周刊”网站4月22日刊出据称是新华社化名记者的消息指,北京市公安局动用酷刑逼供,还用当年折磨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录像给艾看,公安局长傅政华还声称“怎么对付高智晟,就怎样拿下艾未未”。连续折磨后,艾未未被迫承认偷税。艾的家人22日呼吁外界关注事件。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 “我的儿子已奄奄一息,命在旦夕,我要我的儿子回来治病,不能再拖了,把儿子还给我们,我们要去看病。再不看,他的生命就危险了,救救我的儿子吧,我这么优秀的儿子怎么办…… ”这是上海长宁区“郁文科技”电脑经营部总经理、法轮功学员何冰钢母亲的哭诉。4月18日,她的儿子遭到中共非法判刑五年。
(大纪元记者李慧采访报导)4月11日,山西省大同市访民李丙祥等7人到北京上访,遭大同驻京办官员雇用的原“安元鼎”保安公司黑保安暴打,并强行押送回大同。65岁高龄的李丙祥已证实被殴至轻微脑震荡,X光显示胸部有斑点。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近日,四川成都市新都区龙桥镇政府派出近千防暴警察,镇压在镇政府门前抗议的逾千居民,过程中,全副武装的警察暴力驱赶民众,见人就打,有20多个村民被抓,多人被打伤。现有不少村民躲在外面,不敢回家。
(大纪元2011年4月15日讯)2011年4月13日上午,重庆市大渡口区八桥镇八桥村村民,在抗议政府强拆过程中,遭遇暴力殴打。其中一位独腿独脚的男村民被几人在布满大石块的地上拖拽,衣服被拖掉,只剩内裤,全身布满伤痕,假肢也被扔飞。该村民85岁高龄的老母亲当场晕倒。
(大纪元记者李乐采访报导)13日,三四百名访民打出横幅到福建省信访办上访,期间访民刘建新遭到20名保安围殴,后在众访民报警下才把伤者送到医院,由于无人交钱看病,伤者没有得到治疗。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因征地纠纷,4月10日,广西贵港市港北区根竹乡发生严重警民冲突。当局派出逾百防暴警察强行驱散维权村民,过程中,有一村民被打重伤住院,有十多位村民被抓捕,现当局仍继续进村抓人,很多村民被逼出外躲藏。
(大纪元记者孟飞综合报导)二十六岁的未婚女幼师胡苗苗,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一零年六月被非法关押于河北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期间,遭严重性摧残的消息,被明慧网及其他海外媒体多次曝光。近日,参与做恶者的残忍行径及更多细节再遭知情者披露。
(大纪元记者李乐采访报导)近日无锡维权人士向记者揭露,无锡当局随意以“法制学习班”名义把众多维权上访的市民关进黑监狱。在黑监狱里,访民们不同程度的遭到警察非人的虐待,被强迫写下所谓放弃上访的“保证书”。访民们表示,黑监狱不是他们掩盖罪恶的挡箭牌,他们一定会维权到底。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遭中国政府绑架失踪又有一年,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近日投书《纽约时报》,要求中国政府:还我丈夫高智晟。
中共恐惧中东、北非独裁暴政接连解体的国际形式对中国大陆的影响,在全国范围内对敢言的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等,发动大规模抓捕行动已经超过一个月。上周当局再向广州律师刘正清下手,刘被抓、被抄家。4月2日晚北京著名维权律师刘晓原被警方控制在派出所内。中共持续对维权律师的残酷打压,专家认为貌似强大的中共其实极其脆弱,根本是黔驴技穷。中共早已经把所有的人都当成对手。
自五年前开始,维权律师高智晟遭中国政府逮捕判刑,绑架失踪,和施以酷刑,他的妻子耿和与儿女就一直生活在担心和恐惧之中。两年前,耿和带着儿女逃来美国,仍然是牵挂不断。
(大纪元记者李乐采访报导)3月2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东环派出所治安民警何行等人在没有出示任何合法证件的情况下,将法轮功学员卢冉绑架。她的邻居未能成功阻止警察的这种行为。卢冉的婆婆正在医院等着她照顾,卢冉三岁的儿子正等着妈妈每天接送回家。据卢冉的邻居反映,当天晚上,法轮功学员盖五反也遭到当地警察的非法绑架。
(大纪元记者李乐报导)“已读《告知书》还敢上访,你无权吃饭!再反抗就用绳子把你捆在门上。”2011年3月14被国办(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办)遣返回上海的访民崔福芳,被非法关押在黑监狱8天并遭到非法人虐待与威胁。
(大纪元记者李乐采访报导)中共“两会”刚结束,温家宝在“两会”答中外记者中许诺“警察不得参与地方拆迁”“追究当事人的违法责任,零容忍”。可上海当局在“两会”前及期间,抓捕了大量因被强拆而上访维权的访民,其中有许多访民至今未被释放。不禁让人质疑是温家宝在做秀呢?还是上海当局不把温家宝当回事。
(大纪元综合报导)在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在北京开幕之际,5日周六发生2起抗议活动,至少有4人在天安门广场边缘地带被逮捕。
中共当局正在改变外国记者该如何在中国工作的规定,并且警告记者说:如果他们试图报导民主集会,他们则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危险。某些在北京和上海的旅游区也执行象西藏之类敏感地区所执行的禁止入内的规定。官媒还指西方驻北京记者‘编故事’,专家驳斥,中共目前特别恐惧来自老百姓的声音,因此打压新闻记者。
(大纪元综合报导)美国周二(3月1日)警告北京说,外国记者在北京受到拘留和骚扰是不能接受的。在此之前,16家外国媒体北京采访受到骚扰,9家媒体记者被拘。人权组织说,北京骚扰外国记者的行为,凸显政府对最近发生在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的示威感到恐惧。
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表示,江苏灌南县李集乡日前爆发警民冲突,涉及数千人,有20人受伤、2辆警车被破坏。
(大纪元记者唐文综合报导)中国“流氓罪”虽已于1997年废止,中国最后一位“流氓”却将要服刑至2020年。北京人牛玉强在1983年因“抢帽子”等行为被以“流氓罪”判处死缓,减刑后服刑期改至2008年。但期间保外就医的12年被监狱认定逾期未归,刑期被顺延至2020年。据此,牛玉强将是全中国最后一个走出监狱大门的“流氓”。有法律专家认为,当局对牛玉强的量刑太重...
(大纪元记者安晓希采访报导)2009年7月,河北省保定市唐县高昌镇东山阳村民韩友良被保定刑警刑讯逼供强加罪名,取保候审后维权上访屡遭陷害打击。韩妻在其再次关押期间不堪压力,于2010年11月21日,在大路边喝农药自杀身亡。韩呼吁社会关注。
2月16日中午12点左右,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等十几位律师和公益人士聚餐,一是为庆祝新年的开始,二是为了商讨如何帮助正在被软禁的赤脚律师陈光诚。从12点15分开始,陆续有十数位北京市公安局的国保以及区级的国保将聚餐的饭店包围,直到14点30分聚餐结束。
日前,埃及独裁者穆巴拉克下台的消息,极大地鼓舞了贵州人权捍卫者们的士气。他们决定为因散发动态网真相资料而遭警察殴打的糜崇标先生维权讨说法,在2月7日下午,一行十几人分别去了头桥派出所、北京路派出所调查出警记录,寻找施暴恶警察,同时让警察们看了动态网上的真相资料。
(大纪元记者唐明采访报导)贵州省道真县上坝乡冉文波,由于在与警车会车的时候指责对方用强光灯,遭到协警和城管人员的毒打抢劫,身体多处骨折。报案后,当地警察包庇罪犯,胁迫医院出假证,法院也不受理,而维权上访又遭到毒打和关押。
“国保”是一个不为多大数中国人所知的神秘群体。2月4日,“中国数字时代”网站发出几篇系列文章,介绍中国“国保”的组成、工作对象、工作内容等。2月5日,中国数字时代网站遭到攻击,数小时不能登入。早有人对其合法性产生怀疑,认为国保与盖世太保类似,每当敏感期和节假日,“国保”倾巢出动,他们不遵循通常的法律程序的行为,凌驾于法律之上。
共有约 191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澳洲航空(Qantas)一架波音787-9航班在历经世界上最长的飞行航程后,于周日(10月20日)上午抵达目的地——悉尼机场。机上的所有人员都满面笑容地走下飞机。这条航线始于纽约,全长为16,200公里(10,066英里),耗时19小时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