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后面:瑞士归来,已是岁末年初,十多天没上网,全身心沉浸在瑞士宁静湖光山色中。两耳不闻窗外事,没曾想这段时间《独立评论》坛上硝烟弥漫,蔚然奇观;《矛盾江湖》唇枪舌剑,轩然大波。
中国驻匈使馆领事部主任彭海球在匈牙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举办的座谈会上发言2006-03-07(图片由作者提供)
临近圣诞,暮色中抵匈牙利布达佩斯,此行的重头戏——一探“共特”李震那厮的老巢《欧洲中华时报》。初履斯地,多少感慨,几多情绪,化著恺撒初见罗马时的豪言:我来了,我见了,我征服了!
李震在查理边检站(小平头/图片)
写在前面:2006年 12月 17日,在《博讯》、《大纪元》、《独立评论》上帖《"共特"李震网上逃窜记》后,当晚即启程,星夜兼程,开始自驾车途经六国(德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奥地利、瑞士)廿多个城市,行程 3800多公里的长途旅行。平头言出必果专程去匈牙利探李震那厮的老巢,实践我对李震许下的"一定赴会切磋捧场"的诺言。其中的见闻,作为另类游记。择一、二以飨读者诸君。
李震(图片作者提供)
写在前面:拙文《“共特” 柏林大会现行记》和《广西“反共救国团 ”冤案始末》上网后,在中文网络和博客上“共特”李震、陈焰曝光之照片,一致成为吸引读者眼球的看点。此招点到 “共特 ”见光死“的死穴!故特务李震对平头恨得牙痒痒的,但又不敢公开在媒体撰文反驳小平头,唯一的一招只有用几个网名,(如“ 丹麦神踪”、“阳光海滩”、“易怒为红眼”等等)在《独立评论》论坛上,围着平头的文章跟贴发泄,极尽下三滥的跳脚谩骂之能事。
并非尾声:“以人(质)为本”接下来发生三件事佐证了“五一九”指证李震是“共特”绝非虚言,那些还把李震视为“民运队伍中的朋友”的某些“精英”该警醒了!
陈焰:(欲擒故纵,摆出一副推心置腹的姿态)以前我从小接受的灌输宣传都是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这次参加(柏林)大会,听了大家在会场的控诉,才知道共产党干了那麽多不得人心的事,对我震动很大,尤其看了《新中国》里面登的,象盛雪的父亲病故了,共产党都不让她回国奔丧……
5月24日,星期三,晚上约九点多,令人意外地接到陈焰从布达佩斯挂来的电话。哈哈!国安经过两天的电话摸底,继昨天的利诱恐吓无效后,指示这位女将粉墨登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国安:(不愠不怒)我们想知道,你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平头:很简单,牢记文革历史悲剧,正是为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最终目的是为了避免类似文革的浩劫在中国重演。如果没有对历史罪恶的声讨和清算,如果没有对制度根源的发掘,那麽广西十多万民众的牺牲,便成了一场毫无意义的灾难,也就无法向文革时代作永远告别。追究历史责任,清算政治罪恶,不仅仅是为了广西“四二二”和政治贱民“黑五类”的死者和被迫害者讨回公道,更是为了埋葬一个至今还没有埋葬的黑暗时代。可是你们却没有勇气面对历史,刻意阻挠人民纪念和研究文革。这次柏林大会李震的所为,就是最好的注脚!
这台大戏并未就此落幕!就在民运内部为公开指证“共特”的策略争论不休时,国安也未闲着。似乎为了印证我在柏林大会上的指证,在我返回丹麦后,5月22日下午,也就是彭小明在博讯网上发文的同一天,我接到来自国内的一个神秘匿名电话。
“5.19”大会闭幕。中午我同刘国凯、李松、廖新军等十多个美国、英国、日本、澳洲的民运朋友,同乘一辆大巴来到柏林近郊的一家华人旅馆。
但是李震等同伙曝光了,国安还会派遣“张震”、“王震”之流的特务继续渗透海外民运队伍,刺探情报,离间民运队伍。
在“5.19”柏林大会上,一个小组的国安人员,在几条民运杂牌老枪,实施的敲山震虎“抢、逼、围”的“人盯人”全攻全守的战术中,愣是被“逼”得原形毕露,锐气全无,无处逃遁!
我看穿了她虚张声势的伎俩,赞成说:“我同意报警。最好找德国宪法保安局报案”。
李震和陈焰
5月19日,是柏林大会的最后一天,我等业余“反特”小组乘第一辆巴士先到会场布控准备。李震、陈焰则乘后面一辆巴士珊珊而来。
我先找大会负责文宣的彭小明摸底,调查李震的来路。彭说以前并不认识李,对李的背景也不清楚。是李震自己主动要求来柏林大会采访,并主动向彭小明(《新中国》杂志主编)表示以后合作,他可以提供经费赞助民阵机关刊物《新中国》。
5月17日上午,组委会安排与会代表分乘两辆大巴游览柏林墙,勃兰登堡门等景点。
月16日,李震说其女友陈焰从匈牙利过来,他另外开一间房与女友温存厮混。现在回想,他是欲擒故纵,使我放松警惕,趁机下手。
六月上旬,世界杯足球赛在德国拉开战幕,32支国家队捉对厮杀,争夺大力神杯。而五月中旬的柏林,“树欲静而风不止”,已感觉到诡异的临战气氛,不过是在另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李震在柏林大会“工作”
2006年9月28日,欧洲大陆时间下午一点锺,我正在瑞典西部的湖滨小城卡尔斯塔德(KARLSTAD)一西餐馆用餐,兜中的手机铃声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