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良好的睡眠品质除了讲究睡眠时间和睡眠环境,其实,睡眠姿势也是影响睡眠品质的一大要素。研究显示,靠左侧卧能使人睡得更舒适、更健康。左侧睡的理论源自印度古老传统医学“阿育吠陀”(Ayurveda),靠左侧睡对人体的消化系统、循环系统、背部,甚至是心脏都有助益。
学说典故

有一天雷公向黄帝请问九针之道,黄帝认为雷公孺子可教,收雷公为私传弟子。雷公斋戒三日之后,请示黄帝,在正阳时分黄帝与雷公进入斋室,举行“割臂歃血之盟”仪式。黄帝亲祝曰:“今日正阳,歃血传方,有敢背此言者,反受其殃。”“祝”就是焚香祷告,黄帝焚香祷告,弟子雷公割臂歃血,发重誓,如有违背誓言,将受天谴。(《黄帝内经‧灵枢‧禁服》)

《皇帝内经》说:“君王众庶,尽欲全形。”,也就是说养生的最高境界是“全形”,最终得享天年,度百岁而去。而全形指的是:人生这趟行程,临终还保有身体的脏器,全身而退。人若是割去了扁桃腺、盲肠、子宫、乳房、肾、胃、胆、肝、手、脚,甚至掉牙、眼盲、耳聋、鼻不嗅味,这都叫“残”,即是身残。行医多年至今,难得见到老年而全形的人。

雷公在《黄帝内经》中非主角,他和黄帝一样常向天师岐伯讨教,有时黄帝也回答他问题。“黄帝坐明堂,召雷公而问之曰:子知医之道乎?雷公对曰:诵而颇能解,解而未能别,剔而未能明。明而未能彰。足以治群僚”,不过雷公在《外经微言》中就常常出现了,问的问题很多,岐伯也回答得十分详尽。

现在有许多疾病,即使遇到医术精湛的医师,或不断尝试中医的治疗方法,但仍无法治愈;因为许多人都未真正理解病的概念,生病虽然是不正确状态,但大多数人用自己固有僵化的观念去看病,以为只要吃药、打针或是开刀手术,或采用中医的针灸、按摩、推拿或吃中药就可以治好病,其实并非如此简单。

据唐贞元十一年,崔员外言,有个人被蜘蛛咬之后,肚子大得像孕妇一般,全身长满丝状物,因而被家人丢弃,只好以乞讨为生。有位僧人告诉他食用羊奶,这原本无法治愈的疾病就这样好了。

十三科是中国古代医学分科的合称。最早将医学分为十三科可追溯至北宋熙宁九年(公元1076年)。那时的十三科为:大方脉、风科、小方脉、针、灸、口齿、咽喉、眼、耳、疮肿、伤折、金疮、书禁。元丰改制后又在嘉祐九科之基础上进行调整仍为九科。因此北宋时医学划分为十三科为时甚暂。元代及明代的大部分时期,太医院都将医学分为十三科。

一直很想将《医医病书》这本书分享与大家,清朝吴鞠通在七十多岁将一生行医的心得,与对当代与后世之医所发出的建言与评语。

一、天下一身体一自组织 《黄帝内经》在国学经典中的地位非常独特,它是唯一一本以圣王命名的书。这就意味着生命之学在我国古代文化当中,被认为是帝王之业,是大功德和大慈悲。

《神农本草经》云:“药有阴阳配合……有单行者,有相须者,有相使者,有相畏者,有相恶者,有相反者,有相杀者,凡此七情,合和视之。”后人据此把单行、相须、相使、相畏、相杀、相恶和相反七个方面,称为“七情”。但在某现行《中药学》教材中,称“古代医家把单味药的应用与药物的配伍关系总结为七个方面,称 为药物的‘七情’”。即认为除了单行以外的其他六个方面都属于配伍关系。笔者认为,这种说法不够妥贴。

数千年来中医学者都必须研读《黄帝内经》哲理和《神农本草经》,每位中医专家之所以能够成为专家,离不开《黄帝内经》﹑汉代张仲景《伤寒论》和清代的《温病学说》,为学术界公认的中医学三大经典。

在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记载了治疗中风的方子去风丹的由来。

很久以前,栾川一带痢疾大流行,因得不到及时治疗,死者不知其数。当地有个财主认为这是发财的机会,便雇用了几名药工,开了个药房,抬高药价,牟取暴利,害得老百姓叫苦连天,怨声载道。

在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记载了治疗中风的方子去风丹的由来。

对比研究,会得出一个看法,西医唯实物,中医唯象。中医诊断治病与西医不同,西医是对实物化验检查,依据化验检查的结果进行治疗,中医的诊断治疗则是根据人体表现出来的象,如脉象,舌象,面象,脏象等。

惊是简化字,繁体字写作“惊”,形声兼会意,意思是马受到恐骇刺激以后突然跃起、嘶叫、狂奔。《说文解字》:“惊,马骇也。” 后来借用来指人受到突然的恐吓刺激以后,尖叫(惊叫、惊呼、惊叹)、心陡然提起(揪心、心提到嗓子眼)、心跳加速(心惊肉跳、)。总体来讲,这是人的心神受到突然震动、袭扰以后出现的不安不定、紧急应变、张惶失措。所以有惊心动魄、惊魂未定、胆战心惊之说。神明紊乱导致气行失常,中医总结为“惊则气乱”。

2007年中国文物考古界最为轰动的事,莫过于对广东阳江海域的宋代木质古沉船“南海一号”的沉箱整体打捞。在打捞前的“清凝”作业时,先期出水的各类文物有65套300余件,珍贵文物有手镯、耳环、小粉盒、铜镜、铜珠,而且还有几块大小不一的黄红色物质,似乎是粉末凝结后的形态,专家考证说这是朱砂。

如今,人们把灯笼当作一种吉祥之物,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常常在门口挂上一盏大红灯笼以示喜庆。在婚礼庆典这样的喜庆日子,灯笼也是人们的首选之物。但是在古代的时候,由于没有电力,因此古人在走夜路的时候,还把灯笼作为一种照明工具来使用。据历史学家考证,中国的灯笼是世界上最早发明的便携照明工具。灯笼的出现,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无比的便利。

南(北)朝刘宋元嘉二十年(公元443年),太医令秦承祖奏准创建医学教育机构教授学生,同时还设立了太医博士、太医助教等医官。到了公元6世纪的隋朝,创立了"太医署'这样一个机构,主要是一些太医们集中在一起办公的地方,相当于现在的医学教育行政机构。隋"太医署"直属太常寺领导。"太常寺"是掌管当时礼乐、郊庙、社稷等一些事的。隋"太医署"有主药2人,医师200人,药园师2人,医博士2人,助教2人,按摩博士2人,咒禁博士2人。但是隋"太医署"的规模不大,设置不全,所以只能算是医学校的初级阶段,并不能算正规的医学校。

中药炮制历史悠久,在学习过程中,常常会遇到不少难以理解的专用名词术语,因而给初学者带来不少困难。

自然界一切事物都是在互相联系中运动变化著,其中有一种普遍的联系叫因果联系。限于历史条件,中医在古代就是靠直观观察各种现象来发现因果规律的。

升降散,一般认为是清代医家杨栗山所创,实际上可能最早见于明代张鹤腾所著《伤暑全书》。此书收集了历代医家的治暑良方,升降散是其中之一。张鹤腾指出,“凡患温疫,未曾服他药,或一二日,或七八日或至月余未愈者”,皆可用升降散治疗。《中医方剂大辞典》云:“升降散,方源《伤暑全书》卷下……炼蜜为丸,名太极丸。”杨栗山《伤寒温疫条辨》云:“是方不知始自何氏,《二分晰义》改份量变服法,名为赔赈散,用治温病,服者皆愈,以为当随赈济而赔之也。予更其名曰升降散,盖取僵蚕、蝉蜕升阳中之清阳,姜黄、大黄降阴中之浊阴,一升一降,内外通和,而杂气之流毒顿消矣……可与河间双解散并驾齐驱,名曰升降,亦双解之别名也。”可见升降散并非杨栗山创制,但后世医家对此方的推崇与杨氏的发挥运用是分不开的。

在学习中医学的过程中我们往往对某些中医理论理解地不够全面、深入,说法也不够确切,故笔者提出应正确解读有关中医理论,以便更好地指导临床实践。

中医学的十个数字

《伤寒论‧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第六》第124条、125条为抵当汤方。宋本第124条:“太阳病,六七日表证仍在,脉微而沉,反不结胸;其人发狂者,以热在下焦,少腹当鞕满,小便自利者,下血乃愈。所以然者,乙太阳随经,瘀热在里故也。

“悬壶济世”是怎么来的?这里的“壶”,是药壶,还是酒壶? 是药壶 悬壶济世 常有以杏林称中医,以悬壶济世指中医行医者也。多年来,老酒只知其然,对其所以然不甚了了。数日前,友诘诸老酒,老酒不能对,大窘。因质之文献,方醒。

中医伴随中华民族有几千年了,21世纪我们还需要中医吗?是的!中医将与我们永相随!这是因为我们的中医有本有源、有根有据、有灵有悟、有文有化、有情有义,而且有道有德、有术有理、有智有思、有学有技、有功有用

古今传说女贞子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其中“女”字指女性,“贞”字指贞节,“子”字指果实。相传秦汉时期,江浙临安府有一员外,膝下有一女,年方二八,品貌端庄,窈窕动人,琴棋书画俱通。员外贪图升官发财,将爱女许配给县令为妾,无视此女早与府中的教书先生订了终身。到出嫁之日,此女含恨一头撞死在闺房之中,表明自己非教书先生不嫁之志。教书先生闻听小姐殉情,茶饭不思,忧郁成疾,不过几日便形如枯槁,须发变白。

印度草医学也称为阿育吠陀学(Ayurveda),是印度传统医学的主要组成部分。Ayurveda一词为梵语,意思是生命的科学。阿育吠陀的原理是从平衡中获得健康。其理论基础来自于二千年前的印度古典医书《查拉卡-萨玛依》(Charaka-Samahit),治病方法是消除病因,而非治愈疾病本身,使用纯草药或草药合成物,对人体的新陈代谢没有影响,几乎没有副作用。

共有约 10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