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疯僧扫秦》这出戏的来源很古老,元杂剧孔文卿《东窗事犯》的第二折就是《疯僧扫秦》的前身。经明清艺人传演,到清《缀白裘》五编的《扫秦》所记录下的,已是独立折子戏形式,只是曲子有简省,而口白却增多,但面貌仍大同小异,现在演出都依照缀白裘这个剧本了。
《摇钱树》在今天几乎已成了失传的戏,共产党窜改京剧,由外行任意裁断,《摇钱树》在50年代已消失,等90年代再推出,根本是两回事了。武旦不踩跷,打出手也不用鞭(此鞭又称武旦鞭,其中贴有小镜片,褶褶生光)改用双头小短枪,软软的演员是方便使,观众看来则少了“刚健杂婀娜”的刚健之气。中国历来好不容易累积的“兵器舞”文化(上可通源公孙大娘舞剑器),慢慢的也将没人知道是...
京剧《黄金台》演的是恶人迫害善良人的故事:齐湣王时邹妃与太监伊立得宠,二人联合陷害太子田法章;趁齐湣王酒醉上本诬告太子调戏邹妃,齐王大怒,就命伊立斩杀太子。幸好太子得讯脱逃出宫,伊立随其后紧迫搜捕。 在混浊的环境中,许多人胆小怕事,自甘示弱倒向邪恶的一边。当然,站出来做砥柱的也不在少数。例如孔子时,为夺王位,父子、君臣彼此相弑,孔子以勇气揭露邪恶,著作春秋...
元人杂剧用四折来演一个故事。但在折与折之间,另外又夹演“爨弄、队伍、吹打、杂技”等这些热闹、有趣的桥段,让观众打发过“中场休息时间”(演员可能也要利用这个时间换衣服、休息喘口气、调度人员等)。等新的一折再开演-因为元杂剧四折是四套不同的宫调,新一折开始,进入新的音乐旋律,观众耳目一新,别有一番的新鲜感。
从前的习俗,每逢过年要贴年画,《回荆州》是一幅颇受欢迎的年画,潍坊、杨柳青的年画里都看的到。画面呈现的是舞台上精彩片段,刘备、孙尚香与赵云在周瑜的追兵下快速赶路,几次追及,孙尚香以公主身份将追兵斥退,终于到了岸边,遇到诸葛亮前来接应的船只,安全过江。 这出戏突出“遇难呈祥”的紧张与最后的平安无事。观众聚焦剧中人能否摆脱追兵,心为所苦,最后豁然开朗,欢喜见他们...
“胸有成竹”的宋朝画家文与可,同时也是一位诗人;他画的竹寓有宇宙万象之意,而诗也能把天地一切都包罗进去。他原在京中做官,但与权力中心无缘,从此外放州县,最后任职湖州,死在任上,所以后人称他“文湖州”。他最初外放四川陵州(今四川仁寿县)是个山区小县,他孤独少友却把大自然一切当做好朋友,自得其乐。在陵州他有一首“野迳”诗,说到“禽虫依月令,药草带人名;……官闲惟...
《施公案》与《彭公案》用官兵抓强盗的简单模式,演绎出千奇百怪的人生情态。京剧有许多精彩武戏,就出自这两部公案小说,其中有所谓“八大拿”、“八小拿”等戏都是戏迷津津乐道的。《溪皇庄》属于“八小拿”中的一出,故事是讲彭朋(彭公)查案山西,夜宿馆驿,突然失踪;老英雄(镖客)褚彪联合慧黠的花驴贾亮,明察暗访,终于从花德雷手中救出失踪的彭公。因而这戏又叫《褚彪拿花德雷...
裘桂仙、金少山老一辈的花脸,唱《铡美案》那段包拯初见陈世美的印象,唱词是:“曾记得端午日,朝贺天子,在朝房我与你驸马爷相过了面皮。我相你,左眉长来右眉短,左膀高来右膀低;眉长眉短有儿女,膀高膀低你定有前妻”。这段话的意思是端午佳节,群臣聚集祝贺天子,包拯初见新科状元陈驸马微微感到诧异,留下了一个印象。
《青石山》是一出驱魔除妖的戏,又名《请师斩妖》。 天主教举行驱魔仪式是一件严谨的事,要有主教任命才能行动。驱魔的神父使用十字架、圣像、玫瑰经念珠等宗教法器,配合祈祷、诵念圣方济(1182-1226)和平祷词,祈求神或天使前来解决。在当前社会通过驱魔而被治愈的病人,时有所闻,有人相信这也是治疗。用西方这样的驱魔来对照,这不和中国古代的驱魔除妖一样吗。从原始的...
四大名旦中的程砚秋(1904年—1958年),爱演苦旦戏。一般对四大名旦的印象:梅兰芳是大家闺秀、荀慧生是可爱小姑娘、尚小云是巾帼英雄;唯独程砚秋专攻青衣,是吃尽苦头的妇女代言人。
《花田错》是一出喜剧,在清代咸丰年间就盛行起来。大抵人的一生,都希望是一帆风顺-成家立业、娶妻生子都能按部就班,水到渠成;想是这么想,但是万一在其间出了错要怎么办?《花田错》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人生就是会出错,你越刻意求好说不定错的更离谱,那么何不换个幽默的态度来看人生。广东人最能体会这个意思,他干脆把错当成喜,所以粤曲的《花田错》就称为《花田八喜》,错能产生...
《赤桑镇》原本是个老戏。民国初年,刘半农在书铺中获得光绪、宣统年间的一本“戏簿”,记载中有六个戏班-玉成、宝胜和、太平和、义顺和、小吉祥、小德顺和都有《赤桑镇》这出戏,当时这是一出颇流行的戏。
《借扇》又名《火焰山》或《盗芭蕉扇》,出自“西游记”小说的第五十九回。《借扇》原来是昆曲,杨讷《西游记》传奇第十九出《铁扇凶威》就是现在昆曲所演的剧本。民国初年,郝振基是昆曲演员,生、净皆擅;他也是著名的“猴戏”演员,与杨小楼、郑法祥鼎足而三,他们演孙悟空各自有各自的风格。郝振基功底扎实,声音宏亮,气力充沛,《借扇》是其重要的代表作,他演孙悟空急于求成,搔首...
濮阳的历史非常久远,史迹斑斑可考。1987年中原化肥厂在濮阳县城西南隅,修建引黄供水调节池时发现一处古墓,在男性墓主骨骼左右边,分别用蚌壳排出龙与虎的图形,此墓距今已6000年以上,其中的龙被称为“中华第一龙”。
《行路哭灵》是《钓金龟》的续篇,然而两者情境迥异,传统上经常是分开演出的。如果要连在一起演,这位老旦演员非得要是铁嗓钢喉不可,因为《钓金龟》、《行路哭灵》两出戏都有大段的唱,唱个不停,挺累人的。另外,老旦演员在这两出不同情境的戏中,分别要演出不同的“意”(感情及意志状态),合演实在是吃力不讨好,事倍功半,效果并不好。所以以前的戏提调(排戏人)甚少把这两戏排在...
《苏三起解》又称《女起解》,原本是一出结构非常完整的折子戏。独立演出,人物动作、情节推展、空间转换、音乐进行,完美的令人称奇,无怪乎遍传全国,人人都知道有这出戏。
《探阴山》是讲包公审案中,碰到一件特别难以理解的案子。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嫌疑犯颜查散,死者柳金蝉的首饰珠宝就是在颜查散的身上搜出来的。可是在执行绞刑时,颜查散的尸身却直立不倒。经验丰富的包拯立刻明白自己错判了这个案子。
旧唐书说:“取其诙谐以托讽谏,优伶旧事也”,意思说历代以来,优伶用诙谐的表演来传达讽谏,成为传统的惯例。汉代史记有“滑稽列传”专为优伶立传,赞扬他们的智慧所做出的贡献。明代谢在杭《文海披抄》说:“自优孟以戏剧讽谏,而后来优伶,往往戏语,微发而中”。聪明的伶人处身尴尬之中,却能用幽默的话语,轻点一下,击中要害。
岳母训教岳飞移孝做忠,既是勉励同时也是岳母的自我抒解,“死如泰山莫似鸿毛”,生命庄严的重量感,巍峨矗立在那里。
《宏碧缘》王伦表面知书达礼,男主角骆宏勋看不出他的奸险,竟与他结拜为友,造成骆宏勋及许多侠义之士(如骆之师弟任正铨)狼狈不堪的命运。好在众多江湖好汉相救出险,这出戏让观众也身历其境的体会,一个人可以坏到这样,他对着你微笑,内心却包藏祸心,将你除之而后快。
清末民初,《红梅阁》是出盛演不辍的戏。今日犹留北京景泰茶园在民国元年的一张戏单,就有《红梅阁》,由武旦粉菊花主演。戏单在《红梅阁》后二出还有《紫霞宫》,也是出著名的鬼戏。清末民初的文人易实甫很喜爱这两出戏
京剧里有不少自然本色的戏码,例如《打焦赞》就是如此。剧中四个人物:杨延昭、孟良、焦赞、杨排风,阶级并不相同,但相处一起,却亲如朋友或手足一般,彼此坦诚无隔阂。
中国文化讲“恕道”,对人有弹性,尽量给人一个回头的机会,不会硬把人塑成丑陋讨厌的形象,遭人人所唾弃。高登在戏里仗势欺人,可是在他的左耳旁却别上一朵讨喜的花朵,聪明的观众就明白:坏人是因为他“业力太大悟性差”,才会无知的干出害人之事,结果业力越发累积,害死自己。
小翠花(于连泉)是非常了不起的花旦演员,自九岁登场,四十年没离开过舞台。但到1949年后,会演上百出戏的他竟然无戏可演。1956年中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计,演了几个小戏,却种下文革被迫害的原因,可怜他没熬过文革就死了。他的徒弟陈永玲也被关,陈放出后即使再传授一些花旦戏,别人也不敢乱演。渐渐,没再听说谁是花旦名角了。
在《越虎城》里,观众亲眼看到什么叫做“初生之犊不畏虎”,牛犊子甚至能越虎而过,胜过老虎,战场上十万人都打不过秦怀玉一个人。这固然是给武打戏艺术加工,以表现尚武精神。但也还有其他理由
另外京剧脸谱,据高戈平“国剧脸谱艺术”一书,猩猩胆最特别的是其脸谱两个上方侧面,清清楚楚的画着鸟的两只大眼睛,红山玉器也是这样大大的眼睛。从现在出土文物得到的呼应,可知脸谱其来有自,不是随随便便画的。
我们大致把这出戏分成五个段落,分别说明五法。其实五法是一起的,这里分成手、眼、身、法、步五段,只是为了方便给大家一个印象,以做欣赏的参考。
别看删的是两小段,戏立即变的庸庸碌碌。令公魂子让焦孟的死亡蒙上神秘诡异,八贤王射虎则暗示杨元帅“鸟尽弓藏”的窘困处境,这些都是强烈的戏剧性张力。删掉后剩下来的《洪羊洞》像动过截肢手术,大众一伙人在舞台上哭哭啼啼,没有任何对死亡高深的体会,唱段就成耍花腔,好听却没有意义。共产党整理改编的阴谋,就是让戏里的文化死亡。
在大陆共产党统治下,没人敢演《打金枝》这种“歌颂”皇帝的戏。对共产党而言,丑化封建要不遗余力,眼前有出京剧竟把皇帝演的这么正常、这么祥和,岂不泄掉共产党的气。这出温馨的皇室戏,因此被压抑,在社会上消失。
吕布就是个美男子的典型;其他的雉尾生还有周瑜、杨再兴等。雉尾生和武生有区别,武生充满阳刚,动作很大;而雉尾生则要做到“文而不瘟,武而不刚”,一种文质彬彬的风度。
共有约 15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六(11月17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上代表川普(特朗普)总统对中共再次祭出重磅演说。他强调,美国会恪守方针,直到中共改变行为。他还警告印太国家,小心中共的债务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