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诸葛亮的悟性高过周瑜。周瑜拼命的努力,过度用心适得其反,最后倒把自己气出一身病来。而诸葛亮举重若轻,只在关键点上用一点力,就帮助刘备走出难关。
原本“鼓上蚤”三个字舞台不易表现,转换成麻雀形的动作,立刻把神偷身手的轻盈、位置的出没不定(以防被跟踪或锁定)等等情状,具体呈现在观众眼前,观众一下子就能抓到重点,而演员更可以将这个形象衍生,做成艺术性的创造。
《珠帘寨》全剧突出西皮快板的唱腔,像珠珠串联(用珠帘这个名,准确的传达出视觉效果),连珠发放不停歇,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盘爽脆的声音。李克用与程敬思西皮快板的对唱,以前也称为互咬,你咬我、我咬你,节奏紧凑好不热闹,前辈艺人安排唱腔真是神奇!他们的互咬,争的不过是生活中人人都有,但又牵动最大的一个“情绪”问题。
尚小云为人耿直,他是真正的不余遗力的帮助穷人,完全不像共产党只是借着说要帮助穷人而骗取政权。照道理说尚小云出身穷苦又帮助穷苦人,共产党应当对他好一些,或给予表扬吧,没想到却是完全抑制他,将他高贵的情操踏在脚底下。
古代政治很有智慧,御史(谏官)品级非常小,反而可谏大官,享有相当程度的言论免责权。皇帝因而可用小谏官处置恶势力庞大的大权臣。2006年中国政府“不小心”竟与西班牙签订引渡条约。2009年11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一项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包括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等五名高官,他们至少要被判20年的徒刑。
《芦花荡》这出戏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员能按口诀来练,精气神饱满,身体才有潇洒与圆容的劲道,让观众恍如看到真的张飞。我们试看一下口诀:“心意想,奔于腰,归于肋,行于肩,跟于臂”,是说演戏时演某人、某种状况、某种感情,需气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后气归于胸,两肩放松等等。
花旦这一角色能反映出传统中国文化的宽容,花旦不遮掩、不谨小慎微、聪明爱娇,大家都喜欢她。从花旦就知道“礼教吃人”的话,根本是在诬指中国文化,礼教吃人就不可能出现那么多不被禁忌束缚的花旦,几乎有中国戏剧时就有花旦这个角色(可能称呼不同,叫做小旦、贴旦等)。也许有很多人喜欢端庄的青衣,可是同时存在嗔笑没压力的花旦,她代表人心的无拘无束。
京剧里,程式化的程度越高,技术性也就越强。尤其武戏是高程式化的表演,所需要的技术,如果不下苦功夫去练是无法呈现的。《两将军》的战场,白天马张二人是穿靠骑马,使用长枪交战,需有熟练的把子功;到夜战卸靠贴身肉搏,也要配合的分秒不差,例如马超一个“跺子”下来,“乌龙绞住”踹张飞一个“抢背”,马超同时一摔甩发,干净俐落,台底下的人都发出喝采。
但到中共窃国,他受命为一些新戏编腔。例如《白蛇传》(田汉编剧,田汉是个学者,对京剧明明是个外行),白素贞唱“你忍心将我害伤,……”王瑶卿编这段控诉许仙的新唱腔,就依共产党要的带着歇斯底里的味道。中共恭维他“革新创造”,其实别有目的。只不过是假借他,为情绪激昂的样本戏铺路。样本戏那种十足煽情的斗争、对立、喊口号,稍微懂一点传统京剧的人都明白,那是洒狗血,不登大...
《鱼肠剑》是出老戏,编排朴素,主要由二个老生(分饰伍子胥、公子光)、三个花脸(专诸、王僚、刘展雄-公子光的侍卫)演出。花脸王僚的小心翼翼中(其行事风格宛如今年北京十一禁止鸽子、风筝飞,害怕出事)显露出他的工于心计,他的唱词里带着难逃命运的恐慌
古人对欲望的态度,其实没有排斥,只是讲究克制与忍耐。现代人不明究理,动不动就讲解放,好像古人不懂解放,其实《活捉三郎》演的正是解放欲望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耶稣说“世上的水喝了还是会渴”,这是宗教上对欲望的生动比喻,可是常人不能理解,情愿做欲望的奴隶,饮鸩止渴。
《彩楼配》是王宝钏抛绣球选丈夫的故事。王宝钏不与世人一般,历尽艰苦也不放弃她的最初选择。这是世间稀有的,她完全不被世俗的利益所转移,苦苦守着寒窑十八年。那么,讲这个故事岂能用世俗观点来讲,现实里那可能有一个富贵人家的女儿耐得这种苦与寂寞,它似乎只能在玄奇的空间中进行。
没有京剧基本功,以上成套的射雁身段就作不出来。剧中更复杂的是,穆桂英与杨宗保单枪对打,动作身段华丽炫目、美不胜收,起打、过合这些身段,尤其两个演员须合拍,有默契,没经长久训练与配合不易成功。角色的身段是京剧的精华,要达到何种成度才称得上合格呢?
电影“梅兰芳”运用京剧《汾河湾》坐窑门的一段,做为邱如白(影射齐如山)指导梅兰芳演戏的开始,并成为齐梅合作成功的关键象征。这是电影的观点,梅成功的因素有很多,当然不止电影提的这一项。
这出戏戏份较重的是仆人赵旺与丫鬟荷珠,他们基本上不是自私的人。其实他们大可一走了之,不理主人刘志偕任其自生自灭,但是他们没这么做。共产党老爱用阶级斗争那一套论断历史,在这里可就完全对不上号,说地主只会压榨,仆人只会被欺负,……都成了牢不可破的概念。但是,知道真相,就知这是故意歪曲事实。其目的是恶意分化,使人相互为敌,处于斗争状态。
共产党严厉管制传统京剧,举凡‘宣传封建迷信’的戏都不准演出。1962年72岁高龄的姜妙香(1890-1972年)加入共产党,他生平有出叫座的名剧《小显》(又名《罗成托梦》),共产党统治后,早就没能再演出过,即使他加入共产党也不能为他解禁。
《七星庙》又称《佘塘关》,是芙蓉草(赵桐珊)的常演剧目,原来是一出梆子戏,芙蓉草饰演活泼聪慧的佘赛花,不慌不忙,解开一桩被父亲搞砸的婚事,而能嫁给自己的意中人。从前的婚姻有父母做主。佘赛花的父亲佘洪,将女儿许配给杨家(杨继业),但是一念的干扰,他竟又将女儿许配给崔家(崔龙)。这下事情糟糕了,一家女儿吃了两家的茶,这两家谁也不肯退让。佘洪拿不出解决的办法,佘赛...
武生的开蒙戏,通常是《石秀探庄》连着《林冲夜奔》一起学,这两出都是昆腔戏,词藻典雅固然可以变化演员气质,增添斯文气,最特别的是两出戏所表现的空间大不相同。《林冲夜奔》是沿着一条道路,往前直奔;《石秀探庄》则是在庄内错综巷弄中穿梭,平面区域分叉转弯,使人迷失其中。学会这两出戏等于学了两种不同的空间型态,往后再演他戏,就能很快溶入背景。武生的武功技法配上各种空间...
去年底的电影“叶问”,造成很大轰动。在广东佛山,叶问如同平常人一样的生活着,善待妻子小孩,对朋友也很好;除了练武,平日就爱去茶楼饮茶,品味饮食文化。叶问不喜张扬,有人找上门来比武,他关门比试,旁人无法得知输赢。这样一位低调的武术家,却引起许多观众共鸣,被他唤起一些什么来。京剧也有类似不张扬的一出戏《打青龙》。在赫赫有名的杨家将府中(天波府),不起眼的一个角落...
清代从康熙皇帝起设置宫廷戏,积极收集编纂剧目以供演出。到了乾隆时期成套的戏曲已是洋洋大观,如《升平宝筏》演西游记故事、《昭代箫韶》演杨家将故事,而《忠义璇图》演的是水浒传的整套故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清一代,全国各地都发展出自己当地特色的戏曲,对于移风易俗起了很大的作用。儒家的礼教,调和了戏曲,使中国民风出现一种活泼性,对事情的看法较有弹性,不致于刻板或...
生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可有的人任凭意气,选择糊里糊涂的死去。《锁五龙》里的单雄信就是这样的人物,他武功了得,单骑踹唐营,可是不明时势,终于自取灭亡。很少有人会把单雄信视为英雄,他也是隋末抗暴者之一,瓦岗寨(贾家楼)结义有他。但因看重私人恩怨,不能考虑大局,有勇无谋就被大潮流给淘汰掉了。
《草桥关》是一出铜锤花脸(姚期)与老生(刘秀)的唱工戏。戏很单纯,它演刘秀当上皇帝,思念镇守边境的姚期,宣他从草桥关回朝。皇帝出自内心真诚邀约,于是命吴汉、岑彭、杜茂等前去换防,让姚期回京。果然君臣、还有郭皇妃,三人在万花亭会面宴饮,十分高兴。这出戏因此也叫做《万花亭》。
人生中难免遇到各种困境,有时魔难来临如同将人整个笼罩,即使个人的能力再好,却因为看不清现实而难以挣脱;甚至情况越来越糟,眼见就要被没顶了。在这种情况下,有的人消沉沮丧,撑不下去;但也有人从消沉沮丧中神奇的走出。京剧《独木关》演的就是这种叫人捏一把冷汗的题材。
《八大锤》的艺术高度,懂的人都知道它的珍贵,没看过的不知道,或者被西方戏剧理论蒙蔽住的人,即使看过也不能知道珍贵在哪里。这出戏很奇怪总是让人想起家乡,当然它是一出有关家乡、有关回忆的故事。
《白良关》以两个花脸演绎生命的突兀,一般而言,生命的进行是查不出异状的,然而有时它出乎意料,逸出常轨,突然出现一个难以名状的空间。这出戏中两个花脸尉迟恭与尉迟宝林,在异国的白良关前,会面于神秘的柳林,柳暗花明又一村,他俩都吃一惊,从未谋面的父子竟然在此相认。
《断密涧》这是一出寓有极度深沉悲哀的戏。李密与王伯党二人,一个由于不能放下旧有的利益、一个由于不能放下旧有的情,结果双双因执著而丧命,明明新世界已经在那里了,但他二人就是无法进入那个美好的新天地。
共有约 15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我是家里七个孩子当中的长男,有责任扛起这个家庭,当时我一身疾病,随时有离世的危险,父亲又卧病在床,母亲因患癌而痛不欲生”,在韩国某公司担任社长的李重天说,“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这日子真不知如何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