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这蒙昧的王国中危险、叫人迷惑的万物凝成清晰的形象,好叫未开化的百姓认识?在从透明的叶子筛下来的晨光中,这是禹和臣子讨论的主题。
天地初启的日子,我造的人活在大地上,浑浑噩噩,和自然、和万物没有疆界地活着。我竟有些嫉妒他们和路边的羊桃树一样无知无识,没有烦忧。
中国神话的源泉《山海经》竟然这样支离破碎。读完这些承载着神话骨架的断简残篇,不禁掩卷叹息,并突发奇想:应该有另一部《山海经》……
因缘际会,一段被尘封千年的修炼故事即将重现于人世。魏晋南北朝的动荡,古人修炼的艰辛……都将随着这本关于出家人僧恒的传记公诸于世
卷起黄袍,行走在遍地是银树香草的天庭,天帝感到一种深沉的厌倦。羲和知道,他意图这十个逆子的毁灭。他得在地下渺小的人类当中找一个心足够大的人来做这件事……
太阳的马车伕,羲和,远远坐在马车上望着十日在大地洒下的,没有人能补救的灾难。她干燥的、漆黑的眼凝望眼前的一切,黑色瞳人里没有残忍,也没有仁慈。
十太阳把火焰戴在头上,做他们的王冠。在这史前的大地,万叶的叶脉欲裂,岩石风化成粉末,老树根死抠住石头索求水滴,大地是一座不设防的火药库……
汉中、荆州这两座三国时代的古都,不只彰显了汉初三杰叱咤风云的豪义,也述说了诸葛亮、周瑜、曹操三人斗智赤壁的精彩故事
经过在虔信佛法的国度稍事休息,历劫逃生的伊吾终于抵达罗马大秦。遗憾的是,在等待登上仙山求仙丹的消息时,这位唯一抵达共和国首都的汉朝使者,也染上急病,不幸去世了……
当慕尼黑第一座老桥路德维希大桥(Luwigsbrucke)上响起了850个孩子们的击“鼓”声时,慕尼黑欢庆850周年的城市纪念活动也达到了一个高潮。这仅仅是慕尼黑为庆祝城市建立850周年举办的380个节目中的一个,活动从今年的五月一直延续到九月。
在意大利国家图书馆浩瀚如海的档案中,有份两千年以来不为人知的文件,那是一份用古拉丁文书写、记录了公元前一世纪时一段漫长且充满不可思议的旅行。主角是位远自东方来的使者,他怀着特殊的使命,代表着中国的皇帝出使西方,历经千辛万苦与重重危难,来到了罗马。
求仙功败垂成,站在咸阳街上,王福眼见着黄昏时刻又将来临,城里又即将实施宵禁,王福再一次面对难题,但这一次再也没有救星的帮忙了,一切得靠自己。
秦始皇将全国的贵族富户迁至咸阳,使咸阳人口急速膨胀,带动首都迅速的发展。但他又嫌都城拥挤不堪,“以为咸阳人多,先王之宫庭小”,命臣下另选新址起造新宫,这就是“阿房宫”。
看着吴国在夫差的一意孤行下灭亡,郑欣感受到历史之轮的无声力量。趁著出差结束之前,再踏一次前人足迹,领略苏州风情……
郑欣出差到苏州,游览深蕴吴文化的水乡古城,仿佛走绕二千五百年前伍子胥的雪仇之路,不仅看到了以暴制暴的穷途末路,也感受到被仇恨占据的心灵之苦。
苏州的前身“阖闾大城”成为历史大戏的舞台。透过宿命通功能,郑欣继续静静看着吴王在伍子胥的复仇前提下,一步步杀出一条兴霸成王以暴治国的血路。
隋唐时的洛阳,又跟曹魏时期的洛阳不一样了。旧城在魏晋南北朝长达三百余年的战争与年久失修下,业已残破不堪。隋朝再度统一中国后,隋炀帝杨广在旧城附近另择新地,营建东都。唐朝继隋朝而起,复将之改名为洛阳。
郑欣出差到苏州,饱览江南风光,晚上睡得正甜,忽然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急促地在河边的芦苇丛中奔跑并回望……
在东周时期,雒邑成为周天子之都,惟彼时周室衰微,天子之都的特殊地位遂被陆续兴起的强权诸侯的国都所取代。但由于代表天下的九鼎仍在洛阳里,欲称霸中原的诸侯便借机前来询问鼎的重量,意思是想取代周室成为天下之主,这就是成语“问鼎中原”的由来。
他毫不犹豫再次喝下隐形水,快步往宫城的方向走去,他想趁著城门尚未关闭之前进入宫城——一个普通百姓禁止踏入的地方,去瞧瞧皇宫的模样。
路上行人匆匆,赶在宵禁之前回家,依照秦严苛的法律,城门即将关闭。王福仍然在街上慢慢走着,他并非无视严刑峻罚,只是他已经没有家可回了……
郑欣外表上是个平凡的上班族,和大多数人一样有份固定的工作,每天朝九晚五的上下班,偶尔公司派他到各地出差,就像你我他一样,平淡的生活在现代忙碌的社会里。
提奥提华坎,(也译作迪奥狄华肯 )是一个曾经存在于今日墨西哥境内的古代印地安文明。提奥提华坎文明起始于公元前200年左右,是个在奥尔梅克(Olmec)文明灭亡之后才诞生,约与马雅文明同期的古印地安文明。然而,不像其它古印地安文明般在谱系上的脉络比较分明,关于提奥提华坎人的起源,迄今为止仍然是尚未厘清的谜题,也没有任何人能证实该文明曾拥有文字并且留下资料记载。今日我们之所以知悉这文明的存在,除了是因为他们遗留下了巨大的遗迹可供分析证明外,一些与他们同时期的其他周边文明在典籍或绘画中提到关于提奥提华坎人的事情,也是另一个参考的关键。提奥提华坎人并不用这个名字称呼他们自己,这名字是该文明灭亡后,接着存在于此地区的后继文明托特克(Toltecs)以他们所使用的纳瓦特语(Nahuatl,一种墨西哥中部的印地安原住民语言)用来称呼前人,意指“众神造人之地”。虽然在托特克人乃至于更后期的阿兹特克时代,该古文明早已消逝无影踪,但他们仍然视提奥提华坎人曾居住过的古代城市作为圣地,也因此会有这样的称呼。
在佛教道教出现以前,中国民间一直流传着各式各样的修炼传统,到宗教广传之后,这些民间传统也不曾中断过,只是因为它们流传的面积不大,通常都是师父带几个徒弟进行修炼,所以并没有引起世人太大的注意,直到修炼者圆满得道,或师父偶尔显露点真迹时,才恍然知觉,其实神就在人中。
进入纪元的前后,遥远古代的神祇随着文明的没落而逐渐淡出人类的记忆当中,而另一方面,中外陆续出现几个觉者。觉者们教人修炼向善,奠定未来理解正法的文化,他们的门徒创立了宗教,为其信仰的流传奋斗不懈,终于使这几大正教成为社会的主流信仰。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38期历史追思【城市的瞬间】栏目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37期历史追思【城市的瞬间】栏目
    共有约 12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