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丽听着飞飞说明这件事的始末,心里觉得好笑,也比较放松了下来,“这种事还真的是很为难,我也碰过类似的事,可以了解。”她点点头表示理解。
飞飞高兴的拿着四袋的采购结果,快步走向小薇二人,丝毫没察觉发生了什么变化。小薇则是拍手笑着欢迎飞飞回来,不过也察觉后方万箭齐发的嫉妒目光迎面而来。
飞飞结了帐之后,赶快又冲到另一个专柜去买保养品,“小姐,请给我一套抗皱精华特惠组。”飞飞用力的吼著。
“如果爱美丽小姐怕克制不住,那我们可以交换购物项目。”飞飞看了卖场里的人山人海,心里其实有点发毛,但还是勉强故作镇定,“也就是说,我去买化妆品,你们去买其他东西。这样,就不会发生刷爆的问题了。”
“大家好,我是爱美丽,跟薇薇同一个部门。真的很谢谢大家愿意跟我合购。”爱美丽很礼貌的跟大家打招呼。“哇!你好漂亮。”阿咪笑著称赞爱美丽,“你好啊!我是阿咪。”“你好,我是茉莉。”茉莉也礼貌的自我介绍。“阿咪姐跟茉莉姐,你们的打扮真好看。”爱美丽对人家的称赞也投桃报李一番。
可能是因为晚上要去逛街,爱美丽下午的工作效率十分惊人,联络客户跟作报表都以快一倍的速度进行,让小薇看得简直是瞠目结舌。好不容易熬到五点下班时间,爱美丽赶忙着把手上工作告一段落,发完工作邮件后马上就关机准备下班。
“看来就只好兵分三路,”茉莉马上做了决定,“S百货、M百货跟B广场,大家分工进行吧!”“爱美丽,你要去哪一家?”小薇转头问她。“我去M百货吧,我有会员卡。”爱美丽想了想后回答。“我们这边要去M百货,”小薇飞快的写了回复,“我同事说她有会员卡。”
见爱美丽皱着眉头努力研究DM的表情,小薇觉得自己有一点无力感。她对于那些东西实在是兴趣缺缺,对她而言,药妆店的保养品跟化妆品就有很多选择了,加上也懒得花心思在脸上做文章,对当美女这方面的知识实在是贫乏得可怜,但是她倒挺欣赏麻吉爱美丽打扮的品味。
秋天在第一波寒流过后正式结束,冬天的天气冷飕飕,上班族的心情也变得懒懒的,不过对于爱美爱瞎拼的女士而言,冬天开始意味着某一种狩猎季节的开始。某天中午休息时间,小薇跟爱美丽二人饭后喝着红茶聊天,谈著一些没啥营养的话题。
车子驶进了一个狭小的街道,一进街道,小薇有一种历史倒流的错觉。原来陈董带着小薇到中部一个历史悠久的小镇去逛逛。
“对啊!有人会来接你去走走,我还有行程要赶。”雷蒙点了点头,“你待会去车上把行李拿下来。”“老板,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放我鸽子吗?”小薇有一点恐慌,“我……只是早上贪吃了点,对不起啦!我下次真的不敢了……”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如果雷公把她丢在这里,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不起啦!都是我的错……”小薇觉得很心虚,尤其在刚刚听到,一向颐指气使的雷公居然为了她跟人家低声道歉,她真的很想钻地洞躲起来。
这天早上雷蒙跟小薇要去郊区的一家工厂拿订制的样品。一路上,雷蒙的表情有一点严肃,似乎在赶路似的,车子也开得飞快。
“薇薇,你真的没住过饭店吗?”爱美丽似乎真的有一点不敢相信小薇真的是正港“城市乡巴佬”。“没啊!以前参加学校旅行也不是住这么好的饭店,唔!这些彩色小瓶瓶罐罐好可爱噢!我可以带走吗?”小薇边说边玩浴室准备的各项备品。“可以啊!洗手台旁边小篮子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可以带走的,但是其他的就不行啰!”爱美丽赶紧进行住饭店须知教育。
到了饭店,雷蒙帮小薇把行李拿下车,叫小薇自己先去check-in,他去停车。小薇拉着行李进到饭店,走到柜台,饭店柜台人员礼貌的询问小薇是否有订房。“我不清楚,但我同事说有。”小薇有点傻呼呼的说。
“噢!老幺今天搭车回家的路上,背包被偷走了。”一位身材略显丰腴,面貌姣好的妇人走了过来,“啊!这不是雷蒙吗?好久不见了。”雷蒙听见妇人招呼,礼貌性的微微的欠了欠身,“大嫂,好久不见了,看起来气色不错!”“这位是?”妇人视线望向小薇,带着疑问的表情。
“没关系!不要介意。”他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我们再继续练习吧!这次轻轻的踩就行了。”语气仍是一贯温和,并无一丝愠怒。“真的没关系吗?”小薇擦干眼泪,心里想着,这个人真好,又爬上了堆高机。
“你说什么啊!这是仓储用的推高机啦!才不是什么机器人。”杨厂长听见小薇的形容,原本有点严肃的脸不禁笑了出来。“那两根长长的像龙虾须的是什么东西?”小薇好奇的靠近摸摸推高机的手臂。
“雷蒙,这是我们这次做的成品,你们看看是不是跟规格相符。”陈董也从纸箱中拿出小薇公司指定做的成品。“嗯!看起来跟样品差不多,不过我们还要做测试。你们做过测试了吗?”雷蒙边仔细端详货品边问道。
车子离开车站后没多久就驶进了两边全是稻田的道路,一片片秧苗随着风轻摇着绿浪。小薇从小到大很少离开她居住的都市,这样的田园景致对她而言是很新鲜的经验。她很专心的看着外面的风景,表情充满着兴味,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般的兴奋,完全没有注意到中年男子在跟她交谈。
小薇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跳了起来,差一点跌坐在地上。“对不起!吓到你了。”声音显然是出自一个少年。小薇抬起头,看到一个约17、18岁的少年站在她面前,脸胀红得像煮熟的螃蟹,低着头一直道歉,这时心里才稍微一宽。
“雷蒙,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小薇进了雷蒙的办公室。“薇薇,你是第一次出差对不对?”雷蒙问道,手上正忙着打着一份文件。“是的。”小薇有一点点忐忑不安地回答。“这是你这两天拜访厂商要用的资料,先拿去详细阅读。”雷蒙走到印表机前,拿了几张文件给小薇,忽然想起什么地问了一句:“会搭火车吧?”
小薇工作的公司上半年接了不少订单,目前开始进入交货期,整个部门的人都在忙着出差。小薇刚到公司还不到一年,算是第一次赶上忙碌的出货期。每天看到办公室里的同事拖着小行李箱进出,不知怎地,从没出过差的小薇里心有一点点羡慕。
“嗯!薇薇,没想到这剩菜便当还真不错,让我对打包剩菜这件事改观。”爱美丽夹起一个海苔蛋虾卷,笑咪咪地送进口中。“我觉得,那其实只是一个观念问题而已,其实食物的本身本来就不存在剩菜的概念,是人自己去做这样的划分。”小薇吞了一口饭后继续说:“食物是食物,好吃就行了,你说超商便当还不是放了十几个小时,吃的时候才用微波炉加热。”
“有啊!手脚不够快可是抢不到,我还见过抢不到菜尾的人跑去向请客的主人抗议呢!”小薇边说边吃吃地笑着。“那……你们是用什么容器去包菜尾?难道还要带便当盒吗?”爱美丽心里在想,小薇真的是地球人吗?还是她自己才是外星人。
炎热的夏季,冷气房是最佳避暑圣地。出门对于每天总是精心打扮的白领们而言可是件苦差事,不仅热得大汗淋漓,暑气更是让人胃口全消。所以冷气对于餐饮的店家而言,可是夏天必须设备,如此才能吸引这些娇客上门。不过,也有不少人选择叫外送或者干脆就带便当,来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来个美白兼防晒。小薇办公室里就有不少是坚决抵抗紫外线的“美女战士”。
“真的吗?谢谢你们,认识你们这些‘善男信女’真好。”艾迪由衷地说。“噗,你说什么?”小薇忍不住喷出刚喝下的饮料。“好人不就是善男信女吗?”艾迪很认真地拿出字典翻找。此时,爱美丽凑到艾迪身边,一起看字典的内容。不看还好,看了之后爱美丽开始大笑,“哈哈哈,原来如此……哈哈哈……”爱美丽笑到脸都胀红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爱美丽罕见的狂笑反应,小薇跟西门也狐疑地凑过去看。只见字典上面有关善男信女的解释是形容善良、单纯与乐于助人的男人跟女人,基督徒或佛教徒也可以适用。
“呃!艾迪,猪头是用来骂说错话或做错事的人。”西门很委婉的解释,他总是不好意思跟客户说,人家是骂你蠢蛋。“那我今天是不是当了好几次猪头?”艾迪总算意识到他的成语造成的问题了。“是的,但是只有最后这一句最不可原谅!”爱美丽显然气还没全消。
    共有约 80 条记录